都市中文网 > 权门贵嫁 > 一百九十六·绝路

一百九十六·绝路

一秒记住【都市中文网 www.dszww.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之前的那些伪装都褪去,朱正松露出了他最真实的一面。

    这个男人,虚伪懦弱都只是他的表面。

    真正的他,远比他表现出来的要自私要冷酷得多,这个人是没有什么感情的,对待枕边人说舍弃就舍弃。

    之前不过是因为有些用处,利益摆在眼前,所以他愿意维持他懦弱的表象。

    不过现在,显然他觉得已经没有这个必要了。

    朱元挑了挑眉,冷冷的也露出一个冰冷笑意:“好啊。不知道大老爷想要跟我谈什么?”

    “你说呢?”朱正松抽出椅子坐下,一只手放在膝盖上,神情自若的盯着朱元:“都到了这个地步了,那咱们也不必再卖关子了,你知道你母亲是我们逼死的,是吧?”

    他提起这件事的时候,竟然丝毫不觉得有什么不对,语气冷漠得那仿佛死的不是他的妻子,不是他孩子的母亲,只是一个陌生人。

    苏付氏只觉得不齿,一个人冷漠成这样,简直已经不配做人。

    绿衣也忍不住看向朱元。

    虽然姑娘已经跟从前不同,虽然姑娘从来不说,可是她知道,姑娘不是真的外表看上去这么无所谓的。

    不过现在也是真的无所谓了。

    这样的父亲有跟没有没什么区别。

    朱元果然连眉头也没有皱一下,仿佛已经对此司空见惯,她嗯了一声面上仍旧带着微笑:“大老爷知道了?那可真是不大好玩了。”

    什么叫做不大好玩了?合着她一直是觉得这是在玩儿?

    盛氏忍不住怒气冷笑着指她:“你笑什么?!你竟然还笑的出来?!”

    朱正松皱眉拦住她,心里忍不住叹息了一声。

    虽然付氏懦弱,不过至少不会如此聒噪,有些时候真觉得如果付氏跟盛氏能综合一下便好了。

    不过现在想这些也没有什么意义,他拦下了盛氏,自己淡淡的对着朱元说:“你是什么知道的?”

    “这不重要吧?”朱元坐在椅子里,秘密被揭穿也没有失态或者是害怕,仍旧镇定的坐在朱正松对面:“重要的是,大老爷想要怎么样呢?”

    朱正松目光有些冷淡,长长的叹了一声气:“我能怎么样?你现在这么风光,整个京城的人都知道你现在了不得,身怀精湛医术,是五皇子的大恩人,我的确是不能拿你怎么样,你也的确可以不可一世。”

    有本事的人么,骄傲一点儿也是可以理解的。

    朱正松淡淡喝了口茶,见朱元没有开口接话便有些无奈:“不过,红儿既然在你手里,她除了告诉你你母亲的事,有没有跟你说过另外一个秘密?”

    绿衣竖起了耳朵。

    苏付氏也想到什么,有些不可置信的瞪大了眼睛。

    “你知道先儿吧?去见过他了吗?”朱正松面上浮现出微笑:“这孩子跟你不同,他自小就是我们朱家的宠儿,大家都喜欢他宠爱他,连贵妃娘娘也夸他。”

    苏付氏全身的汗毛都立起来了,只觉得胳膊上全都是鸡皮疙瘩,她心里发毛,有些控制不住情绪的拽住了朱元的衣袖。

    盛氏冷哼了一声,面上显出解气的得意。

    怎么?不是凡事都很有把握吗?不是从来都不知道着急和失态是怎么回事吗?她就要看看,朱元能不能对朱景先的事也一如既往的镇定。

    朱元面色冷下来,冷冷的看着他问:“大老爷想做什么?”

    “我不想做什么,只是有些事不能闹出来。”朱正松有些惋惜:“你也知道,我好不容易才到了现在这个位子,而且先儿现在什么也不知道,过的自由自在,荣华富贵什么都有,这有什么不好的?”

    “可要是之前的事都闹出来......”朱正松看着朱元:“那我是完了,身败名裂,你或许也解气了,这没错。不过你既然看不起我,那就该挺了解我的......你猜猜我,会怎么做?”

    朱元没有说话。

    苏付氏打了个哆嗦,睁大眼睛看向他:“你到底想怎么样?!”

    “我的确很喜欢这个儿子,可是我不止他一个儿子。”朱正松唉了一声:“他姐姐要我的命,要我一无所有,那我能怎么办呢?现在他姐姐有太后娘娘护着,有五皇子帮着,我的确是拿他姐姐没法子......不过这人活在世上,天生便是欠父母的,他的命都是我给的,我要是死了,他当然也得陪着我,你说是不是?”

    绿衣气的跳起来了:“你还是不是人?!”

    这样的话竟然也说的出口!

    苏付氏也气的眼泪都来了:“他不过才是个孩子!他才九岁啊!”

    朱正松只看着朱元,目不转睛的看了一会儿,他才冷冷的说:“你们也说了我不是人了,既然不是人,怎么能用人的标准来要求我?我自己都要死了,哪里还顾得上别人?”

    他满意的看着朱元变了脸色,将背放松了些靠在椅背上:“谈个交易吧,你如果不想先儿出什么事,付氏在地底下也不能安息的话。”

    苏付氏想扑过去掐着他的喉咙问一问他,到底良心是什么做的,为什么可以不要脸到如此地步。

    可是朱元已经先行一步伸手拉住她,嗯了一声看着朱正松:“好啊,大老爷说说吧,想让我怎么做。”

    “我已经把先儿送出府了,去了哪儿除了我自己,没人知道。”朱正松看着朱元:“你明天就要进宫,我知道,你原本是打算明天替太后治好病之后把付氏的死因跟太后说的,不过现在,恐怕你的计划要变一变了。”

    屋子里安静下来,绿衣有些想哭,眼圈红红的带着哭腔喊了一声姑娘。

    朱正松单手放在膝盖上轻轻点了点,脸上不曾现出得意也没有任何愤怒或是悲哀的情绪,在他看来,眼前的人,不过是个再陌生不过的陌生人。

    不曾释放过感情,那么当人找上门来的时候,也就不会因为她的目的而被牵动情绪。

    在他看来,不管朱元做什么,只要不触及他的利益,那就都不值得引动情绪,如果触及了利益,也没有必要愤怒,除掉就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