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中文网 > 权门贵嫁 > 八十七·孽缘

八十七·孽缘

一秒记住【都市中文网 www.dszww.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长公主驾到,从正门进来,可是却并不要求见家里的老太太,也不说要人迎接,更不留饭,这么急匆匆的来,急匆匆的走,实在勾起了徐兆海的好奇心。

    英国公世子夫人自己也有些浑浑噩噩的,似乎一时反应不过来。

    隔了许久,她才面色古怪的说:“是为了当天在承恩侯府寿宴上的事来的。”

    承恩侯府寿宴?!

    徐兆海一下子坐直了身子,脸色变得十分不好看起来:“难不成是为了贺二的事?虽然贺二跟永昌公主的驸马沾亲带故,但是贺家是什么人家现在谁不知道?永昌公主不会是要硬把贺二塞给我们吧?!”

    其实这倒是不无可能。

    毕竟永昌公主这人任性,什么事儿都能做得出来。

    而且她偏偏还跟虞夫人是极好的关系,她这么眼高于顶,但是为了屈就虞夫人不喜热闹的个性,每年都要去庐山陪虞夫人两个月。

    而贺二作为虞夫人的弟子,也作为永昌公主府的亲戚,向来是挺被永昌公主高看一眼的。

    这也是之前为什么英国公府如临大敌、而卫家会给贺二发帖子的缘故。

    这么一来,事情就闹的有些大了。

    徐兆海提起二房的事的时候还能忍得住,等到事关自己儿子的终身,他也管不得什么公主不公主的了,恼怒道:“若是为了这事儿,想都别想!我就算是死了,也不让这种人进门!”

    否则岂不是毁了徐二少爷的一生?!

    世子夫人见他暴跳如雷,这才反应过来,苦笑了一声就摇头:“不是为了这个,贺二的事,永昌公主似乎不放在眼里,她这回过来,是为了旁事。”

    徐兆海被妻子这欲言又止的样子弄得有些莫名其妙,见她吞吞吐吐的,便摆了摆手皱眉:“是什么就是什么,那到底是为了什么事?”

    “他们家......”世子夫人斟酌了一下,才看着徐兆海咳嗽了一声说:“永昌公主的儿子看上了朱元,所以永昌公主过来,意思是想问问我们,坊间传言卫指挥使有意朱元的事,到底是不是真的。”

    啥!?

    徐兆海一下子被惊呆了,被口水呛得说不出话来,惊疑不定的看着世子夫人,觉得这件事简直无异于是天方夜谭。

    不是吧?

    齐焕吉是脑子进水了吗?他不是那天被朱元设计了,祸水东引跑到了人家卫家四小姐的院子里,被人打得半死吗?

    就这样,竟然还能看得上朱元?

    世子夫人知道徐兆海的想法,有些不甘心的垂着眼帘冷笑:“别的不说,齐焕吉就是个贪花好色的,而偏偏朱元那小丫头片子,其他的没有一点优点,但是偏偏长了一张招人的脸!她活脱脱的跟她从前那个狐媚子的母亲没什么两样!你说齐焕吉喜欢不喜欢?!”

    那就是个色坯子!

    徐兆海还是忍不住皱眉:“就算如此,永昌长公主竟然就这么由着他?!她也不怕外头的人指着他们公主府的门匾嘲笑他们荤素不忌,什么脏的臭的都能往家里抬!”

    主要是朱元坏了英国公府的事,又显然是五皇子的人,现在徐兆海实在是恶心这个丫头,如果这个丫头还被永昌公主府娶回去了,那以后岂不是就更难对付了?

    他哼了一声,跟世子夫人道:“这件事你少管,这也反正不是咱们能管的事儿,你怎么回答她的?”

    英国公世子夫人知道他的意思,笑了笑便道:“还能怎样?就顺水推舟的说了......”

    正说着,隔壁暗间的帘子却被掀了开来,徐游急急地走出来,挽住了世子夫人的手:“娘亲!不能这样!”

    ......

    没想到女儿忽然会出来,徐兆海有些诧异:“大人说话,你小孩子家家的怎么出来插嘴?你刚才一直都在隔壁?”

    徐游低声嗯了一声,又急急地打断世子夫人:“母亲,这是一件好事,我们该成全朱元啊!”

    什么?

    徐兆海就算是对疼爱的女儿也有些忍不住了,出声呵斥:“小孩子懂什么,这不关你的事。”

    世子夫人却对女儿向来是娇宠的,听见她这么说,便下意识问她:“怎么?她嫁进了公主府,那还不变成了金凤凰了?”

    国公府为什么要给朱元抬这个轿?

    徐游叹了口气,觉得母亲实在是有些太想当然了,她忍不住低声问母亲:“母亲觉得长公主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她能忍受朱元这样的人当她的儿媳妇吗?”

    世子夫人被绕晕了。

    但是徐兆海却一下子反应过来徐游所说的话的意思,他眉目舒展,拍了一下手就问女儿:“小游你的意思,是长公主其实不是要娶她当儿媳妇,而是.....”

    而是要让朱元回去当个齐焕吉的妾室?

    徐游见父亲明白过来,便笑了一声:“长公主爱子心切,只怕是因为齐公子回去之后对这等美人念念不忘,所以跟长公主纠缠,长公主实在是推不过,所以才来打探打探我们的口风的,母亲为什么不成了这桩事?”

    是啊,如果朱元真的成了齐焕吉的妾室,那可跟现在没人管的野丫头不同了,公主府的规矩大的能够压死她,但凡是她有什么违逆的地方,长公主就算是让她死了,那也是不碍着什么事的。

    何况当人家的妾室从此以后就再也不能出来交游了,还有她那手治病的绝活儿,也根本再也排不上用场。

    这真是极好的。

    徐兆海也反应过来,立即便让世子夫人:“是了,你听小游的,想法子让永昌公主把朱元弄回去,真要是这样,那也算得上是替咱们自己报了这一箭之仇了,到时候朱元成了齐焕吉的妾室,五皇子再厉害,也总不能跟人家公主府要人家的妾室来使唤吧?那成了什么了!这个小蹄子进了这等门第,也轻易不能出来兴风作浪了。”

    世子夫人也知道这件事如果成了的话朱元便再也不能出来蹦跶了,立即便站了起来:“我这就去让人过长公主府一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