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中文网 > 打造超玄幻 > 第四十三章 算一算陆少主的命

第四十三章 算一算陆少主的命

一秒记住【都市中文网 www.dszww.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夜色如霜若轻纱,让整个北洛城都笼罩上了一层荧华。

    陆长空策马,深吸了一口气,涌入口中的,是浓郁到散不开的血腥。

    他的心微微颤抖。

    难道……真的被莫天语算中了么?

    陆番当真在三大世家和剑派联手下,死于非命?

    一身冰冷的盔甲,陆长空骑乘在汗血宝马上,忽然,整个人的背部有些佝偻。

    罗岳沉默的跟随在陆长空的身后,空气中的血腥他自然也嗅到了。

    他攥紧了缰绳,面色沉如水。

    车轱辘和青砖摩擦的声音响起,五马拉车来,蹄踏声逐渐小了下去。

    帘布掀开,莫天语从马车中钻出,腰间别着巨大的酒葫芦,深深的吸了一口满含血腥味的空气。

    “这是一座充满杀戮的城池。”

    莫天语感慨道。

    “大凶之卦,这一次,我没有算错……多么希望这卦象是错的啊,可惜,天道难违,陆城主,节哀。”

    尔后,他解下了腰间的葫芦,灌了口酒,酒液喷薄,浓郁酒气,冲散了血腥味。

    他坐在车架上,耷拉着一双草鞋,一席儒衫袒露胸脯,摇摇晃晃,气质放荡而不羁。

    陆长空瞥了他一眼,眼眸中却是暴涌出了滔天的杀气。

    大有怒而拔刀,血溅五步的趋势。

    莫天语倒是无惧,灌了一口酒,打了个酒嗝后,大笑了起来。

    “这才对,农家虽衰,但也是诸子百家之一,你这农家后人,也该有一些百家诸子所该有的霸气才对……”

    陆长空瞥了莫天语一眼,眯起了眼。

    “先生,莫要乱语,言行是需要负责的。”

    陆长空淡漠道。

    “老罗,跟上,我们回陆府。”

    “若是番儿出了事,便举兵灭了终南剑派!哪怕弃了北洛又何妨!”

    陆长空抛下这句掷地有声的话语,马鞭扬起,抽打马匹。

    马蹄声炸裂,朝着陆府方向飞驰而去。

    罗岳眼波动荡,手搭在了腰间长剑上,低吼了一声:“末将誓死跟随!”

    三百铁骑,也皆是跟上。

    北洛城主轴长街上,便只剩坐在马车架上的莫天语,捧着葫芦。

    他看着绝尘而去了一行人,咧嘴笑了笑。

    便也让车夫跟了上去。

    ……

    陆长空脸色原本阴沉如水。

    可是……

    随着策马在城中飞驰,他脸上的表情就越发古怪和疑惑。

    终于,他遇到了远处数位处理尸体的铁血军士卒,目光一凝。

    “唏律。”

    拉扯缰绳,缓下速度,马蹄声如雨点般有节奏的落在青砖上。

    陆长空翻身而下,大步流星朝着那些铁血军行走而去。

    几位铁血军士卒也看到了陆长空,脸上神色浮现出激动。

    城主回来了?

    “拜见城主!”

    几位铁血军士卒单膝跪在地上。

    “少主怎么样了?”

    “发生了什么?城楼守军,还有其他人呢?”

    “前方战况如何?”

    “伤亡如何?”

    陆长空蹙眉,冷着脸,连续问了几个问题。

    单膝跪地的铁血军士卒们,被陆长空劈头盖脸的问题问的有些懵逼,支支吾吾一时间说不出话来。

    陆长空身后的罗岳早已经忍不住了。

    怒目圆瞪,一步踏出,发出如狮吼般的爆喝。

    “问你们话呢!一个个都吓傻了?!支支吾吾憋屁呢啊?!”

    几位士卒脸皮子一抖。

    “启禀城主大人。”

    “城中战斗……早已经结束了。”

    终于,一位士卒开口道。

    陆长空一愣。

    还没有等他继续询问,士卒便已经把发生的事情给娓娓道了出来。

    “刘、祝、陈三大世家被少主一令以谋反罪抄家灭族,剑派强者也全部死绝,数百儒生,北洛湖上辱骂少主,也被少主下令押解大牢全部抹了脖子……”

    士卒语速并不慢,但是他的话语,在陆长空和罗岳的耳畔,却仿佛是雷霆炸开似的。

    什么鬼?!

    之前的情报……不是这样的啊?

    怎么一切都反着来?

    陆长空脸皮子微微抖了抖,“当真?”

    那位禀报的士卒,都快哭了,他难不成还敢谎报不成?

    “城楼守军怎么只剩几个,其他人呢?死伤很严重?”

    陆长空继续问道。

    士卒抱拳:“启禀城主,这一战……弟兄们伤十八人,亡三人。”

    “至于其他人……都被罗统领叫去搬尸了。”

    吊在陆长空三百铁骑后的马车中,骤然传来了惊诧之声。

    “不可能,剑派七侠来了五人,你们凭什么,又拿什么来赢得胜利?!”

    马车中,传来了莫天语的质疑声。

    陆长空的脸色刹那间便拉了下来。

    “莫天语,陆某说过,阁下要为自己的言行负责,难道因阁下一卦,我儿便不配活么?”

    陆长空听了莫天语的话语,脸色骤然变得冰冷。

    罗岳也是不善的盯着莫天语。

    “你若不是国师首徒,陆某现在便斩了你。”

    陆长空淡淡道。

    莫天语也不傻,自知言语有失,不过,心中的高傲,让他并不认错,只是朝着陆长空拱了拱手。

    尔后,自顾自的从儒衫中掏出了三枚铜钱,仔细打量。

    他的卦,难道又错了?!

    陆长空深吸了一口气,扭过头看向了士卒,眯起了眼,脸色缓了下来。

    “好,很好……番儿平安就好。”

    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不过,陆番似乎都处理好了。

    知道陆番安全,陆长空反而不急着回陆府。

    他要去替陆番收个尾。

    ……

    “剑派七侠来了五位,除非陆长空坐镇北洛,以三百武人组建的精锐铁骑围杀……否则,以北洛城守军之力,陆平安必死!”

    “我不信……”

    马车中。

    莫天语抓了抓乱蓬蓬的头发,以花指捏铜钱,饮葫芦酒,抛起铜钱,喷一口酒雾。

    铜钱在酒雾中翻卷,平铺在了他手掌中。

    他眯起眼,就着马车窗户照耀下的月华,琢磨卦象。

    “仍为大凶之卦,陆长空之子……明明在劫难逃才对。”

    莫天语收起了铜钱,有些烦躁的抓了抓头发。

    “不行,我得当着这陆少主的面,算一卦,算一算此人的命!”

    “去陆府。”

    莫天语对着车夫喊道。

    ……

    陆府。

    陆番的别院中。

    景越背负着黄梨木剑匣,盘坐在地。

    望着星辰遍布的夜空,有几缕惆怅。

    他活下来了。

    此刻的他,回想起坐在轮椅上的陆番,淡漠望着他的眼神,还是心有余悸。

    原本,他以为自己投降便可活,可是,陆番那句“给我一个让你活的理由”让景越心凉了半截。

    他给不出理由,那便是死。

    剑派在北洛城中的势力被陆番以强绝的实力,直接拔除。

    剑派七侠中的四位,都被杀了。

    而他,如果不是急中生智,交出了剑派最重要的搬血术和数套剑术,以此来换得性命,恐怕……哪怕他投降,下场也只剩被抹脖子一途。

    因为……他知道的太多了。

    月华森冷,就像景越冰冷的心。

    如今的景越,已经不是剑派七侠之一,他有了全新的身份……

    陆少主的奴仆。

    没名没分的那种。

    没错,景越为了活命,不仅仅卖了搬血术和剑术,连自己也一起打包卖了。

    不过,他倒是没有太多的屈辱感。

    就像他一直以来的想法。

    活着……难道不好吗?

    抬起头,陆番房间的屋顶上,凝昭一席白裙盘坐,月华洒落她的身躯,像是出尘的谪仙,风华绝代。

    闭着眼眸,运气的凝昭,心有所感,睫毛微颤,睁开了眼。

    眼神淡漠的瞥了景越一眼。

    景越脸色一僵,朝着凝昭露出了一个僵硬的笑脸。

    忽然。

    凝昭抬起头,眉头蹙起,望向府外。

    院子中的景越也是目光一缩。

    陆府外。

    五马拉扯的华贵马车缓缓停下,马匹嘶鸣。

    披头散发,拎着葫芦的莫天语,走出了马车。

    看到陆府大门紧闭,莫天语眯起了眼。

    他掂了掂手中的葫芦。

    尔后,耷拉着草鞋的脚掌,踩在了马车架上。

    潇洒的身躯腾空起,跃上了陆府屋顶,踩着砖瓦,操着轻功,直往陆府深处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