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中文网 > 打造超玄幻 > 第九十四章 公子让你们继续说

第九十四章 公子让你们继续说

一秒记住【都市中文网 www.dszww.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这是陆番第一次闭关。

    一天一夜的时间,他在【传道台】中构建了新的秘境,并且将“养龙地”与新的秘境结合在了一起。

    这是一个浩大的工程,需要精益求精。

    如果说卧龙岭仙宫秘境只能算是一次小打小闹,那这一次的秘境构建,就是真正的大手笔。

    毕竟,陆番规划,这一次的秘境结束,需要能够诞生足以跨入体藏境的修行人。

    至于秘境,陆番还没有投放,仍旧保存于【传道台】内,等待合适的时机。

    睁开眼,微风徐徐,吹动他的满身白衫。

    轻轻吐出一口气。

    陆番抬起手,揉了揉太阳穴。

    构建秘境,需要消耗巨大的魂魄强度,特别是这一次完善大型秘境,让陆番脑子都有些朦胧。

    随手一招,摆在红衫木雕花桌子上的青铜酒杯便飘了过来。

    杯中的酒早已凉透,陆番闭关,凝昭也不敢擅入热酒。

    一口喝尽杯中酒,冰冷酸涩之味让陆番的脑子微微清明。

    尔后,心神一动,一句句话语顺着风,从岛外传来,涌入他的耳朵。

    陆番眉宇一挑。

    白玉京楼阁下。

    聂长卿挎刀而立,整个人刀意滚滚。

    他镇守楼阁,不会让人逾越半步,凝昭和伊月也同样是如此。

    至于远处的倪玉,则是用香囊装了满满一袋子的丹药,坐在石板上,有一个没一个的磕着。

    公子说让她边吃边修行……

    她真的做到了。

    景越在一边,背着黄梨木剑匣,幽怨无比的盯着倪玉……手中的丹药。

    吃了聚气丹,景越也成功凝气,跨入了气丹境。

    那种美妙的感觉,让他根本无法忘怀。

    忽然。

    岛屿上,庞大的压抑散去了。

    众人皆是一惊,抬起头,望向了白玉京楼阁二楼。

    却见,露台上,白衫少年倚栏听风,望着底下众人微微一笑。

    “公子出关了!”

    凝昭和伊月对视一眼,皆是心头一喜。

    公子再不出关,北洛城可能都要乱成一锅粥了。

    凝昭白裙蹁跹,飘然到了二楼,推着轮椅下了楼阁。

    “公子,天子出帝京,亲自来见你,不过,被我等拦阻,如今在北洛城中等候……”

    凝昭道。

    陆番坐轮椅,手肘抵着护手,轻揉太阳穴。

    “我知道。”

    陆番的回答很平静。

    凝昭一怔。

    “凝姐,给我找一根钓鱼竿……”

    陆番忽然道。

    凝昭一愣,一边挎着杀猪刀的聂长卿也是不由挑眉。

    “公子要钓鱼?”

    聂长卿问道。

    陆番微微颔首,望着面前的北洛湖,微风徐徐,吹动湖面波光粼粼。

    北洛湖,便是陆番点出的第一个“养龙地”。

    “喏。”

    凝昭没有问太多,很快便去寻找钓竿。

    “公子,天子在等候,不去见么?”

    聂长卿白衣飘飘,问道。

    陆番揉着太阳穴,微微闭上了眼。

    “等公子我正事做完再说。”

    聂长卿顿时不再言语。

    气氛变得有些静谧,只剩下湖风吹拂,吹动远处朝天菊迎风摇摆的声音。

    “咔擦,咔擦……”

    忽然,有诡异的声音响起。

    陆番睁眼,视线微微横移,落在了声源传来之处。

    倪玉瞪着眼,从塞的鼓鼓满满的香囊里取出一粒包裹着糖衣的聚气丹,塞入口中,咬下,咯嘣脆响。

    那样子……仿佛在吃糖豆。

    倪玉被陆番的眼神,看的有些发毛,手都在抖,颤颤兢兢的从锦囊中抽出了一粒包裹糖衣的聚气丹。

    “公……公子……来一粒?”

    陆番嘴角一搐,摆了摆手。

    “你好好吃,多吃点,吃完记得找个没人的地方……”

    倪玉微微发懵。

    很快。

    凝昭归来。

    陆番接过钓竿,这是很普通的钓竿,他捏住了弯曲锋锐的鱼钩,白皙手指摁在其上,徐徐用力,居然将鱼钩给掰直,化作了锋锐的直钩。

    “公子……直钩如何钓鱼?”

    凝昭一愣。

    陆番笑了笑,没有言语。

    独自乘孤舟,陆番端坐轮椅于船头,甩出了鱼线和鱼钩,“咚”的一声,鱼钩入水,泛起点点涟漪。

    聂长卿、凝昭、伊月等人则伫立另一叶孤舟。

    望着陆番拿着直钩钓竿在湖中垂钓。

    ……

    北洛湖畔,早已经乱做一团。

    陆长空冷着脸,他身后的罗成盯着跪伏在地上的百官,目光中涌现杀意。

    这群狗官,骂谁呢?谁是妖人?!

    天子车辇中,毫无动静。

    “诸位,慎言。”

    陆长空看着跪伏在地上,捶胸顿足的几位大臣,冷着脸道。

    天子车辇旁的老宦官鼻腔中也哼出了轻声。

    “国不可一日无君,陛下入北洛已有二日,帝京早已乱做一锅粥。”

    “如今贼匪刚退,大周朝百废待兴,陛下岂可在此地等候妖人!”

    “请陛下回头吶!”

    一位华服肥胖老者,跪伏在地,大腹便便,哭嚎到老泪纵横。

    “他陆平安何德何能可以让陛下这般等候!”

    “陆平安虽有功名在身,但他是臣,陛下是君,君臣之纲不可乱!”

    一位位大周朝的官员,劝说不断。

    北洛城外,车辇驰骋,烟尘滚滚。

    一架架载着官员的车辇入了北洛,这些官员都要劝皇帝回头是岸,若是能劝得,自然便是青史留名。

    然而,车辇内的皇帝,始终没有任何的动静。

    只有微微颤动的马车,让老宦官察觉到车中人的不平静。

    ……

    原赤城外三十里大营。

    墨北客捏着手中的信件,厚重眼袋微微颤动。

    “北洛陆平安闭关,天子亲自伫立湖畔等候,百官大臣入北洛泣血劝君回京……”

    淡淡的嗤笑之声从墨北客口中传出。

    澹台玄高坐首位,墨矩轻摇羽扇,也是流露出了嗤笑。

    “大周朝的百官,一群迂腐之辈,勾心斗角自是厉害,但若真涉及国家大事……只是一群愚昧蠢狗。”墨矩毫不留情道。

    澹台玄靠在椅子上,嘴角微微上挑。

    “如今我等争夺的就是个时间……”

    “项少云率领大军从西郡赶赴,可若是我等率先入主帝京,坐拥六大护城,等同于立于不败之地,哪怕西凉铁骑号称大周第一军,也无可奈何。”

    澹台玄道。

    墨北客微微颔首。

    “大周帝京如今等同于一锅沸腾到极致的热粥,待到达临界点,自然会炸开……”

    “哪怕天子请动陆平安又如何?”

    “天下大势……不可逆。”

    墨北客道。

    ……

    养龙地,顾名思义,蕴养天龙之地。

    湖心岛作为白玉京的基地,陆番投放灵气,使得周围的北洛湖也同样晕染。

    如果说世间何处是真正的钟灵神秀之地,北洛湖可得一名。

    况且,北洛湖作为养龙地,养的龙还可以看家护院,何乐而不为?

    氤氲湖气萦绕在湖面。

    孤舟垂钓的陆番心神涌动之间,湖中,密密麻麻的游鱼纷纷汇聚而来,在陆番的船底下不断的扑棱着。

    万物皆有灵,这些游鱼仿佛感受到了什么。

    他们追逐着直钩,哪怕其上没有鱼饵。

    可是那鱼钩就像是世间最美味之物,吸引着他们。

    陆番很平静,一边在摆盘山河局,另一边握着鱼竿。

    不管湖中游鱼如何追逐,鱼竿都岿然不动。

    水雾渐浓。

    朦胧的孤舟和白衫少年身影模糊。

    凝昭,聂长卿等人都看不清陆番的身形了。

    许久。

    游鱼扑棱声停止。

    陆番淡淡的声音从浓雾中传来。

    “凝姐,让天子过来吧……”

    船上,凝昭青丝在风的吹拂下,扬起。

    她撩动青丝挽于耳后,红唇轻启,“喏。”

    尔后,凝昭莲步轻迈,白色绣鞋点在湖面泛起涟漪,居然就这般,踩着湖面往湖畔而去。

    在凝昭离去后。

    雾气隐隐中的陆番似乎思索了一会儿。

    又开口道:“老聂,伊月……”

    “在。”

    伊月赶忙躬身,聂长卿挎刀拱手。

    “北洛非帝京,由不得他们乱讲话。”

    “但公子我脾气好,让他们继续说……”

    陆番淡淡声音传来,伴随着落子声。

    伊月和聂长卿眯眼。

    二人乘船离去。

    湖中心,便只剩陆番的孤舟在荡漾。

    ……

    北洛湖畔。

    凝昭踩着湖面,犹如谪仙,翩然而来。

    不少官员看呆了,骂声微微戛然。

    “陛下,公子有请。”

    凝昭立于湖面,微微躬身。

    天子车辇中,宇文秀猛地揭开帘布,眼眸中有兴奋之色闪过。

    老宦官扶着宇文秀下了车辇,登上了早已经备好的船只。

    “陛下不可啊!”

    “莫要受妖人蛊惑!妖人乱国!大周将亡啊!”

    “陆平安此子甚是可恶!此子误国!误国吶!”

    一位位大臣哭嚎起来,捶胸顿足。

    凝昭淡漠的看着。

    船只上,宇文秀攥紧了拳头,面色赤红。

    老宦官轻甩拂尘,脸色极其难看,这些家伙看陛下软弱……变本加厉,得寸进尺了!

    忽然。

    雾气缭绕的湖中。

    一艘孤舟飞速而来,扬起白色水浪,若白蛇翻腾。

    伊月和聂长卿从孤舟上一跃而出,稳当落地,落在了那些跪伏的大臣之前。

    登船的宇文秀一怔,回首。

    老宦官手中拂尘一抖,有……有杀气!

    聂长卿白袍风中轻摆。

    怀中抱着的杀猪刀,飞驰而出,化作一道黑芒,迅雷不及掩耳,骤然扫过一位捶胸顿足,口中怒骂妖人的大臣。

    “噗嗤。”

    血溅三尺。

    骂声戛然而止。

    杀猪刀淌血,让他们遍体生寒。

    聂长卿控制着杀猪刀徐徐转动,嘴角一挑,淡淡道:

    “公子脾气好,他让你们继续说……”

    PS:作者菌脾气好,求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