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中文网 > 打造超玄幻 > 第一百三十六章 传道台再入新人【第二更,求月票】

第一百三十六章 传道台再入新人【第二更,求月票】

一秒记住【都市中文网 www.dszww.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李三岁(身份:道宗门徒)进入传道台。”

    “墨矩(身份:儒教门徒)进入传道台。”

    “司马青衫(身份:南晋城的穷画师)进入传道台。”

    ……

    一行行的提示文字,在陆番的眼前滚动。

    习以为常的陆番,平静的看着。

    【传道台】自上一次拉入新人后,就许久不曾有过异动,如今,在他突破到练气三层后,又开始拉取新人。

    这让陆番不由的猜测,或许,他炼气晋级,或许就会出现一次新人的拉扯?

    当然,这是陆番的猜测,这一切也很有可能只是巧合。

    这三个名字里,有两个陆番并不陌生。

    “李三岁,道宗的那位小道姑?”

    “墨矩……嗯?儒教门徒?这家伙……不是墨家人,澹台玄的谋士,怎么成了儒教门徒?”

    陆番先看前两个名字,李三岁他倒是有些印象,没有想到这一次传道台居然将她给拉了进来。

    李三岁已经得到了仙缘,而且,修为还不弱的那种。

    还会被传道台拉来,倒是颇为出乎陆番的意料。

    但是,更让陆番出乎意料的是……墨矩的身份。

    “儒教门徒……这家伙,不老实啊。”

    陆番思索着。

    墨矩是澹台玄的谋士,出自墨家,结果成了儒教门徒……

    陆番不觉得【传道台】会出现错误标记,也就是说,墨矩很大可能性上……是身在帝京中的国师,所布下的暗棋?

    笑了笑,陆番没有再思索。

    心神进入了【传道台】。

    灵气翻卷间,传道台的中心,有三道缓缓凝聚的模糊身影,看不清面容。

    李三岁蹙眉,她低头看了一眼自己模糊不清的身影,这显然不是真身,但是感触居然与真实身体一模一样。

    身边还有两人,一人看上去宛若书生,一手背负身后,一手轻轻抬起悬于小腹前方。

    在另一边,还有一位流露着恐惧的人,一进来就吓的蹲在了地上。

    “这是哪里?”

    李三岁好奇。

    龙门秘境内?

    不太像,这般浓郁的灵气,可非龙门秘境所能相比。

    在空间的中心,有八卦阵台悬浮,其上,氤氲之气汇聚堆叠,很快,凝聚出了一道仙风道骨的身影。

    端坐阵法中央,灵气萦绕,缥缈出尘。

    “又有新人来了……”

    陆番淡淡道。

    他的声音萦绕整个传道台空间,让李三岁、墨矩微微惊愕,那叫做司马青衫的穷画师则是满脸惶恐。

    每一次开传道台,似乎总会混进来奇奇怪怪的东西。

    这一次还算好。

    不过,司马青衫此人,画师就画师,为何要特意加个穷?

    陆番心中对介绍有些吐槽。

    “此为传道秘境,你们皆可得仙缘雨露均沾,切记,莫要透露彼此身份,免得引起天道反噬,永堕九幽炼狱。”

    公式化的开场白,陆番说的颇为熟练。

    但是,效果一如既往的很不错。

    李三岁,墨矩听了这话,骚动起来。

    司马青衫吓的脸色泛白,立刻就跪伏在地,朝着端坐在八卦阵台上的陆番不住的磕头。

    “仙人,放我走吧,我只是一个穷画师,我没有钱,我什么都没有,放我走吧!”

    李三岁对于司马青衫的举动,没有多在意。

    司马青衫的反应才是正常人所该有的反应。

    墨矩则是好奇。

    他抬起头,看着坐在仙台上的陆番。

    比起白青鸟那识相的一批,这一批的仙人都很傲气。

    李三岁本身便有修行人的修为,所以怡然无惧直视陆番。

    墨矩也怀揣着好奇。

    陆番淡笑。

    轻轻拂袖。

    轰!

    传道台内,恐怖的压力骤然爆发。

    墨矩和李三岁控制不住,直接跪伏在了地上,膝盖砸地,砸的传道台内的灵气泛起一阵阵的涟漪四散冲荡开来。

    而陆番身后,有仙台楼阁,有飞流瀑布,五爪飞龙等等神异状态浮现。

    能入传道台便是他们的仙缘。

    陆番也懒得废话。

    继续拂袖。

    符文在周身飞速的跳动,幻化万千,宛若构建出了迷蒙绚丽的世界。

    李三岁跪伏在地,抬起头,她张了张嘴想要说什么。

    然而话都尚未说出口。

    一缕白芒便涌入她的眉心,使得她感觉自己的脑海仿佛要炸开似的。

    “去吧。”

    陆番淡淡道。

    李三岁的身躯便炸开,消失不见。

    视线落在墨矩身上,儒教门徒?

    陆番也以符文构建了一部修行法,专修浩然正气,传于了墨矩。

    墨矩感应着脑海中浮现出的篇章,面色顿时变得有些古怪。

    他张嘴,陆番却也不等他回答,便挥散了他。

    最后,传道台内,只剩下了跪趴在地上,吓的几乎要哭出来的司马青衫。

    “能入此地者,皆可求一次仙缘,你要求何仙缘?”

    陆番开口,声音空灵,萦绕在仙台楼阁间。

    司马青衫身躯一颤。

    却是紧张的连话都说不出来。

    传道台内一下子变得安静了下来。

    陆番无言。

    尔后,也没有等司马青衫开口,直接摆手间,让符文构建出了一部修行功法伴随着一缕灵气没入了司马青衫的眉心。

    尔后,司马青衫的身躯便支离破碎。

    “搞定收工。”

    陆番嘴角一挑,心神退出了传道台。

    屋内馨香升腾着。

    陆番睁眼,取了青铜酒杯,杯中的酒已经有了些凉意,不过陆番不在意,一口饮尽。

    外面,大雨仍旧下个不停,滂沱不止。

    天,灰蒙蒙,宛如被挥洒上了淡墨。

    他再度取出灵压棋盘。

    黑白两组棋盒摆好,陆番持白子,轻轻摩挲。

    “棋谱《奕天势》共有九局,山河局我已经摆盘,如今我突破到了炼气3层,或许可以尝试一下新的棋局。”

    陆番持子呢喃。

    尔后,修长手掌在一尘不染的灵压棋盘上轻轻拂过。

    白子落下。

    “《奕天势》第二局,风雨局。”

    闲逸的楼阁内。

    陆番端坐轮椅,灵压棋盘摆在身前,他持子不停落下。

    陆番的眼眸中闪烁着惊异,聚精会神。

    摆过山河局,陆番的棋艺已然不弱,如今这风雨局更让陆番感到惊叹。

    而在落子之间,陆番的魂魄强度开始不断的凝练。

    ……

    道宗,小竹楼内。

    李三岁睁开了眼。

    竹林中的风有些清冷,阳光透过竹叶,却也驱不散那彻骨的寒意。

    “仙缘……”

    “这是……”

    李三岁有些惊愕,红润的小嘴微微张开,仿佛看到了什么不可思议之事似的。

    她站起身,在竹楼中踱步。

    陆番传给她的,不是什么修仙法,反而是……一种种奇特的道法。

    李三岁和聂长卿有过一战,那一战,让陆番见到了李三岁的天赋,她对于道法似乎有着天然的敏感。

    居然以龙门为基础,牵扯浓云做云龙。

    所以,陆番便传李三岁道法修行之术,陆番自己懒得去研究道法,只能给李三岁创一个开头,让她好好的研究。

    李三岁走出了竹楼。

    竹林中,落叶飘落,不断的堆叠,散发着一股发霉的味道。

    李三岁脑海中思索万千。

    她像是发现了新玩具的孩童,脸上满是惊喜。

    她抬起手,手捏一个个印诀。

    “乾印。”

    李三岁轻喝,气丹中的灵气飞速流逝涌动。

    地上的竹叶纷飞而起,在空中不断的翻卷,很快,便堆叠成了一尊小小的竹叶人。

    竹叶人随着李三岁的心意,居然可以施展武学,能够攻伐,虽然尚有些不太熟练,毕竟李三岁是第一次掌握。

    “道法,这便为道法……”

    李三岁惊喜。

    对面的竹楼,门打开了。

    谢运灵仿佛苍老了许多。

    他看到了李三岁手捏印诀,竹叶堆成甲,化甲人而行,可凭空挥拳,施展武学。

    谢运灵一怔。

    “尊上。”

    看到了谢运灵,李三岁便收了道法,顿时竹叶崩散,化作了飘荡的叶片,枯败,无力。

    “仙法?”

    谢运灵咳嗽了一声,问道。

    李三岁一怔,点了点头:“偶得仙人传承,唤此为……道术。”

    道术……

    谢运灵笑了笑,看着李三岁的目光颇为和蔼。

    “三岁啊。”

    谢运灵,道。

    “叫我莫愁。”李三岁很冷酷。

    谢运灵一滞,“好的,三岁。”

    “老朽要出一次门,若是回不来了,道宗下一任诸子,便是你。”

    李三岁蹙眉,“为什么下一任诸子是我,我哥呢?”

    谢运灵摆了摆手:“你比三思更适合做道宗之主,你哥去了边戍之地,他这一生放荡不羁爱自由,不适合做道宗之主。”

    李三岁抿了抿嘴,的确,李三思是不太靠谱。

    “你要去哪?”

    李三岁问道。

    谢运灵佝偻着背,踩着柔软的堆叠着落叶的地面,笑了笑。

    “白玉京的野心很大。”

    “老朽要去看看,他到底有没有承载这野心的实力。”

    谢运灵笑的很深邃。

    “所以……你到底要去哪里?”

    李三岁面无表情的继续问道,能不能说的直白点?

    谢运灵憋了一口血,瞥了李三岁一眼。

    “找几个老家伙,一起去北洛。”

    李三岁眉宇一挑,结合谢运灵之前的托付言辞,不由道:“去北洛?你要去送死?”

    谢运灵差点一口血喷出。

    他摆了摆手,实在是懒得和李三岁说什么。

    ……

    北郡。

    军帐之内。

    羽扇纶巾的墨矩有些古怪的睁开了眼眸。

    “仙缘……”

    “与卧龙岭秘境,还有八大龙门秘境不一样……这仙缘,似乎是仙人直传,霸王、北洛陆少主这些突然获得仙缘的,定然便是因为这种方式。”

    墨矩思绪一转,分析道。

    仙人么?

    北洛陆平安常说的与仙斗,斗的便是这位仙?

    墨矩忽然有些佩服陆平安,在那诡异之地,面对高高在上的仙,墨矩连反抗的心思都没有。

    而陆平安却是想着要斗仙。

    “可为何……仙人传我……儒教浩然气修行法?”

    “仙……无所不知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