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中文网 > 打造超玄幻 > 第一百九十章 一生敌,亦是一生友【第三更,万字更新,求月票】

第一百九十章 一生敌,亦是一生友【第三更,万字更新,求月票】

一秒记住【都市中文网 www.dszww.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苍茫大雪,从天而降。

    飘飘摇摇间,像是奏一曲哀歌。

    “咚!”

    “咚咚!”

    战鼓之声响动不断,随着最后一声轰鸣,像是鼓膜破碎的声音,震碎飘零的雪花。

    东夷大军退走了,随着那魁梧人的重伤,纷纷登船逃离。

    杨木在城楼上看的眼眸赤红,他扔下了鼓槌,身披被冻结了血的盔甲,一步一步,倚靠女墙。

    他望着那端坐在飘零的雪花中的身影,目光复杂而充满了敬佩。

    莫天语手中的剑,斜插在了积雪中,他奔跑向夫子,靠近了夫子的身躯。

    却见,夫子整个人端坐在尸体堆积的战场中,有些疲惫,有些怀缅。

    “夫子……”

    莫天语跪在了地上,心脏陡然被攥紧。

    夫子盘坐着,雪花落了他的满身,像是在吸走他身体中的热量似的,使得夫子的身躯也变得愈发的冰冷。

    夫子端坐战场,看着远处的浩瀚海洋。

    飘零的雪花,落在海洋中,被一个浪花便卷的干干净净。

    一艘艘逃窜走的木舟,像是狼狈逃走的老鼠,带着惊慌,带着失措。

    “修行人……”

    “真的很强。”

    夫子喘了口气,道。

    莫天语攥紧了地里的雪,深吸了一口冷气,钻入他肺中的冷气,让他忍不住咳嗽,呛的连眼泪都几乎要流淌下。

    “夫子,我们回书阁。”

    莫天语一边咳嗽,一边流眼泪道。

    他很后悔,他就不该算那么一个卦,什么大吉……全都是骗人的。

    “哭什么。”

    “反正老夫也没有多少时日可活,生老病死,人之常情……与其在书阁中,望着被积雪压弯腰芭蕉而老死,还不如在这一场与修行人的交锋中,以轰轰烈烈的胜利而结束,更来的舒坦,更不留遗憾。”

    夫子的声音很平静,甚至,还有些中气十足。

    “老夫这一辈子,干过很多事,走访百家,盖压当世……有的事情无悔,但是有的事情却很后悔。”

    “不过,算来……最让老夫后悔的是,便是没能与老吕他们一起,与陆少主战一场。”

    夫子道。

    “今日这一战,也算是了除老夫心中的遗憾。”

    “至少……老夫证明了,凡人,并非不可战修行人。”

    夫子平静的话语,让莫天语,心神宛若遭受到重锤。

    他真切的感受过陆番的强大,修行人的强大。

    而夫子,用行动告诉他,凡人也可以胜修行人。

    夫子望着远方,感觉天空似乎已经不再飘雪,海的地平线上,有骄阳徐徐升腾而起,映照着璀璨的光辉,洒在了夫子的脸上。

    仿佛将他的面容照耀的红润而通透。

    实际上,海上的天穹却是十分的阴沉。

    “有酒么?”

    夫子徐徐道。

    “有,有!”

    莫天语回过神来,赶忙将腰间的葫芦解下来。

    他是个好酒之人,岂会没有酒。

    酒过三旬,他定会算上一卦。

    他取了酒葫芦,小心翼翼的扒开了塞子,用衣袖在葫芦口擦了擦,递给了夫子。

    夫子笑了笑。

    徐徐抬起手。

    动作有些缓慢,终于,夫子的手抓住了葫芦。

    指尖碰触到了莫天语的指肚,莫天语只觉得触摸到一块冰,冻彻心扉。

    接过了葫芦。

    饮了一口酒。

    夫子长长吐出一口气。

    像是醉酒似的眯起了眼。

    葫芦则是被他捧在手上,抬起头,望着前方骄阳绽放的一片通红。

    画面逐渐定格。

    冰冷的雪落在了莫天语的脖颈处,带来彻骨的冰凉。

    他的身躯往后一仰,瘫坐在了地上。

    风雪越来越大,将夫子的身躯都掩上了一层厚厚的雪绒。

    ……

    北洛,湖心岛。

    白玉京楼阁之上。

    陆番长叹了一口气,他万万没有想到,夫子居然会以这样的方式,给百家时代拉上帷幕。

    这是一位值得敬佩的长者。

    陆番捏着手中的青铜酒杯,凭栏处。

    他伸出手,酒杯往身前划过弧度倾倒,晶莹扬洒。

    这一杯酒,敬夫子。

    底下。

    正满脸期待陆番讲道的吕洞玄,看到公子的动作,以及迎风飞洒的酒液,脸上的期待逐渐的僵硬。

    他似乎预料到了什么,天机推演术让他的心在微微颤抖。

    抬起手,捏在了脖颈间的大金链子上。

    大金链子快速转动,传来了嗡吟之声。

    尔后,他的脸色陡然变得煞白。

    公输羽,谢运灵还有华东流似乎察觉到了吕洞玄的不对劲,蹙眉望了过来。

    “老吕,怎么了?”

    华东流脾气直,直接开口询问。

    吕洞玄嘴唇嗫嚅了一番,他望向了东方,虽然被湖心岛的灵气所笼罩,但是,他的视线仿佛可以望穿这浓厚的云雾。

    “老孔,逍遥了。”

    吕洞玄道。

    他的声音有些沙哑,有些低沉,也有些感慨。

    谢运灵身躯一震,瞳孔顿时不由一缩。

    华东流身上更是控制不住自身的剑意,仿佛化作了出鞘的锋锐长剑。

    公输羽张了张嘴,却是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他这一辈子,都站在墨北客的一方,与孔修斗了这么久,忽然听到这个消息,他还是有些震惊。

    震惊之后,便是如暗潮般涌上来的无奈和感慨。

    周围的其他人尚有些不解,却见几位诸子,望着天穹,都是出神不已。

    在结合白玉京楼阁上,陆少主迎风撒酒,显然……在这一刻,发生了足以让天下震动的事情。

    但具体是什么事情,他们却都不太清楚。

    ……

    北郡。

    墨北客望着东方,他的手在抖,抖动的十分剧烈。

    他捂住自己的手,可是却根本控制不住。

    许久之后。

    才有些怅然若失的感觉涌上心头。

    他从椅子上站起来,走出了大帐,望着天函关外一望无际的雪原,天空下着鹅毛大雪。

    一片雪落在他的掌心,融化的很快,像是一缕滴落的泪。

    他厚重的眼袋,颤了颤。

    许久之后,化作了一声长叹。

    一生敌,亦是一生友。

    “老东西,一路走好。”

    ……

    帝京。

    书阁。

    悠悠檀香升腾。

    孔南飞一身儒衫,伫立在窗前,他望着那在积雪堆压下的芭蕉叶,目光微微有些恍惚。

    他的心,隐隐有不安感。

    忽然。

    听得“咔擦”一声。

    芭蕉叶终于被积雪压断,砸落在了书阁后院的地上。

    孔南飞望着这折断的芭蕉,逐渐变得沉默。

    心中有种莫名的沉重感。

    ……

    白玉京楼阁上。

    陆番的发鬓迎着风飞扬。

    他没有关注东阳郡的战斗,毕竟,他做不到无时无刻都关注着天下的事情。

    不过,此时此刻,眼眸中线条跳动,他的眼眸中回放着东阳郡外发生的一场战斗。

    夫子以凡人之躯,燃烧意志和浩然正气,居然将一位巅峰筑基级别的强者,轰的七窍流血,重伤而逃。

    “无一丝灵气,竟单纯的以意志引起天地本源的反应,在那一刻……夫子燃烧浩然正气,几乎超越了体藏。”

    陆番有些感慨。

    唯有一气照汗青。

    看着那抱着酒葫芦,面朝大海而坐落的老者。

    陆番在护手上叩击的动作,顿时一止,尔后,手掌在凤翎护手上轻轻一拨。

    一声嘹亮的凤啼响彻,下一刻,凤翎剑便化作了展翅飞驰的火凤,冲入了龙门之内。

    东阳郡,赤龙龙门中。

    鼾睡中的赤龙陡然睁眼,赤红火光大盛,他张嘴发出了震耳欲聋的龙吼。

    却见,龙门之内。

    一头火凤飞扬而出,火凤中心是一柄赤红的剑。

    可怕的气息,从这剑上弥漫。

    赤龙原本凶戾的表情一僵,立刻缩回了身躯。

    望着消失的火凤后,赤龙赶忙窝回了龙门之上。

    火凤展翅而出。

    飞驰过了东阳郡的天穹,像是一道流光,划破天空,映照光辉。

    东阳郡守城上,杨木抬起头,看着那拖曳着火芒的火凤,惊骇中带着茫然。

    却见那一缕火芒冲出了沙滩,冲入了无边瀚海之上。

    轰!

    火凤伴随着嘹亮的啼叫,陡然落下。

    水底之下。

    包裹在泥浆中修炼恢复伤势的魁梧人顿时大惊。

    “位……位面之主?!”

    他抬起头,却发现的头顶上的一片炽烈,瞬间将其给吞没……

    瀚海被焚烧出了一个凹陷的旋涡,许久之后……才缓缓的恢复过来。

    而白玉京楼阁上,拨出了凤翎剑的陆番,就仿佛做了什么微不足道的事情似的。

    他看着底下的众人,徐徐开口。

    该讲的事情,差不多可以开始讲了。

    “天地有意志,化本源,成属性,修行人逆天而行,聚灵气,修长生……”

    陆番开口。

    声音不大,但是却响彻在每个人的耳畔。

    众人身躯皆是一震,回过神来。

    他们明白,陆公子要开始讲道了。

    “世间存在属性,分金木水火土,对应体藏境所淬炼的五藏……”

    “初入修行人,聚一缕灵气于丹田,是为气丹,气丹极致聚灵气旋涡,开始跨入体藏,挖掘人体宝藏,衍生属性,诞生属性灵气。”

    “而再往上,便是超越体藏的境界。”

    “其实体藏境之上,与气丹境有些类似,气丹以气成丹,是为虚幻,为虚丹,而体藏境之上,乃聚集人体精华与灵气融合,化成实丹,可称金丹境。”

    陆番的话,响彻在湖心岛,所有人在愣神之后皆是震骇。

    而北洛湖外的修行人,则是侧耳倾听,只能听的个模糊。

    陆长空等人听的如梦似幻。

    虚丹,实丹……

    这完全刷新了他们对修行的认知。

    这也是他们第一次接触到体藏之后的境界。

    凝昭目光一凝,体藏之后……是为金丹?

    在体内凝聚出实丹,这难度定然比凝聚气丹要难太多倍。

    毕竟,由实化虚易,由虚化实难,无中生有,等同于创造,自然极难。

    湖畔中。

    墨舟上浮沉的司马青衫也是拧起了眉宇。

    聚气成金丹……

    当然,在此之前,还需要领悟属于体藏境的属性灵气。

    就在众人沉思的时候,陆番又开口了。

    “当然,金丹之法乃是来自天外的修行法,属于水到渠成的一种,修行人本逆天而行,因而,本公子还有另一种修行法。”

    陆番端坐在白玉京楼阁二层,望着众人,徐徐道。

    众人解释一愣,尔后,凝眸。

    “体藏之后……是为天锁,何为天锁,人体有脊柱共三三数,分九极,也称九极天锁,淬炼脊柱打破天锁,便是体藏之上的境界,第九极为天宫锁,若是破之,便可引起天地劫罚。”

    陆番说道,他的话语宛若迎风传到了每个人的耳畔似的。

    让众人都是心头一愣。

    “比起金丹修行法,这种修行法难度更大,也更危险更困难,但是相应的,战斗力也会更强。”

    “当然,如今谈及这些修行法还太早,尔等想要成金丹,碎天锁,还远着呢。”

    “天地异变,乃是仙人布局,灵气弥漫全天下,人人皆可为修行人,当然,因为存在天赋差异,真正能成修行人的屈指可数。”

    陆番道:“上古时代,其实也有一个辉煌的修行时代,不过,落寞了,而如今,灵气再复苏,仙人现传承,仿佛一场轮回。”

    “上古修行时代之所以失败,主要的原因便是弱,修行人太弱,世人太弱,面对灾厄,毫无抵抗之力。”

    “而如今,灵气复苏,修行再现,我白玉京作为引领世人修行的修行势力,自然不能让世人重蹈上古修行时代的覆辙,因而才有了这次的讲道论修行。”

    陆番徐徐道。

    许多人听的云里雾里,毕竟,他们不曾踏入过那中心宫殿,不曾见过陆番故意设置的上古战场的画面。

    陆番拂袖,灵气顿时在空中凝聚,很快……幻化出了一副画面。

    所有人抬起头,看着画面。

    却见画面中浮现出了一个惊心动魄的时代。

    那是属于上古修行文明和天外邪魔的战争……

    所有人看完后,心情久久无法平静,原来……他们脚下的大地,还承载着这样一场悲歌。

    看到那些前赴后继死亡的上古修行人,在场的许多人都是感觉到了紧迫和危机。

    “如今,世界本源凝聚,属性可成,万般修行道,皆可话长生。”

    “修行道是死的,人是活的,你们每个人都可以走出属于自己的道。”

    陆番扫视众人,道。

    “就像是曾经波澜壮阔的诸子百家时代……”

    “百家争鸣下,才能互相进步。”

    “而如今,也一样,修行时代……更要争,更要胜,唯有胜者,才能在修行路上走的更远。”

    “修行人的世界,远比你们想象中来的残酷。”

    陆番道。

    他的白袍在风中猎猎,他的目光如炬。

    他的口中吐出一句又一句的话语。

    尔后,底下的众人存在困惑的,皆是开口询问,陆番也不曾拒绝,皆会解释。

    许多人都很珍惜这次机会。

    因为,他们明白,这一次之后,下一次公子讲道,就不知道要到什么时候了。

    天色开始逐渐变得昏暗。

    这一日讲道,从白日讲到了黑夜。

    终于……

    陆番不再继续讲,他留给了大家一夜时间,让众人消化。

    他这一次的传道,是为了跨入中武世界而准备。

    一个精彩纷呈的修行界,不可能全由他一个人创造,世人才是缔造辉煌世界的主力军。

    而陆番,只不过是帮助众人,加快这个缔造的过程,以及少走一些弯路罢了。

    一缕红芒从龙门中飞驰归来。

    安静的悬浮在了陆番的面前。

    凤翎剑绽放着极致的光辉,如烈焰般灿烂。

    最后一位流浪者的魂灵都被撕的粉碎,没有任何的残留。

    陆番叹了一口气。

    夫子是死,出乎他的意料之外,却也在他的情理之中。

    夫子不曾入龙门修灵气,不走修行路,便追寻不了长生,因而时日其实也无多。

    而东阳郡外,夫子以凡人之躯,几乎泯灭一尊巅峰筑基的修行人,以这等战绩给诸子百家拉上帷幕,夫子其实已经无憾,走的逍遥而坦然。

    让凤翎剑回归轮椅,化作凤翎护手。

    而他,则是望着北洛湖,徐徐吹拂着微风。

    黎明的光辉撕裂了漫天大雪,洒下万千光辉。

    在北洛城中的修行人,还沉浸在陆番所讲道的内容中的时候。

    一道沉重而震骇的消息,却是传遍了整个大周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