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中文网 > 打造超玄幻 > 第二百一十四章 天地有正气【第二更,求订阅】

第二百一十四章 天地有正气【第二更,求订阅】

一秒记住【都市中文网 www.dszww.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这是……玺印?”

    澹台玄看着漂浮在他身前,雕刻的栩栩如生,仿佛要腾飞而起的金龙的玺印,面色不由的一变。

    他握住了这枚玺印,一股温润之感从玺印上传出。

    虽然澹台玄不是顶级修行人,但是,他接触过不少修行人,可以感受到这玺印中所蕴含的强大的力量。

    隐隐之间,这玺印似乎可以和他体内刚刚得到的力量互相辉映。

    毫无疑问,这定然是好东西!

    “这到底是什么力量?”

    澹台玄深吸一口气。

    他身边的墨北客观望着这枚印记,刻龙,毫无疑问,代表的是权力和地位。

    不过,这玺印看上去似乎被斩去了一半。

    也就是说,这龙印还有另一半。

    澹台玄望着被斩去一般的玺印,也是无言……

    他太难了,第一次得仙缘垂青,还只得一半。

    墨北客沉吟了半响,仿佛想起了什么,他厚重的眼袋抖了抖,看向了北洛城的方向,胸中有一股沉重的气不由的徐徐吐出。

    “这一切,难道是白玉京中的那位搞出来的?”

    墨北客心中想到。

    “巨子,本王感觉体内有一股强大的力量,不知道是否是传说中的仙缘,苦于之前未曾得到过仙缘,竟无法调动……”

    澹台玄下意识的想要调动龙气,可却发现,体内的龙气似乎和灵气不太一样。

    “恭喜王上。”

    墨北客笑着拱手道。

    “至于这能量,王上若是有空,可以走一趟北洛城。”

    墨北客的话,倒是让澹台玄沉凝了几分。

    “北洛城么?”

    那是他第一次吃瘪的地方。

    不过,墨北客说的对,或许……他的确该去一趟北洛城了。

    澹台玄抓着手中的半块帝龙印。

    墨北客告退之后,澹台玄便继续研究帝龙印和龙气。

    帝京中。

    紫金宫的狭长走廊前。

    霸王伫立,满天飞雪,都不近他的身躯。

    “龙气……龙印……”

    霸王眼眸精亮。

    他握着手中的半块帝龙印,看着其上雕刻着的栩栩如生的金龙,隐隐感觉到了一股熟悉感,那熟悉感他不陌生,毕竟,他才刚刚与黑龙战过。

    “大周的黑龙么?”

    霸王握着帝龙印,可以看到帝龙印缺了另一半。

    “黑龙曾是宇文秀的倚仗,龙气难道代表的便是大周的气运……而如今,这气运一分为二,本王有一分,那是不是澹台玄也有一分?”

    霸王心中一动。

    寻来了一位项家军,他让人去打探澹台玄的情况。

    果然。

    不一会儿之后。

    项家军飞速归来。

    “王上!据原赤城中的探子报回的消息,北玄王确实也得到了半枚玺印。”

    项家军道。

    消息不难探查,毕竟天地异象在原赤城中很明显。

    原本坐在椅子上的霸王,顿时眼眸精亮了起来。

    “果然……龙印代表了大周皇朝的气数,如今,大周崩塌,龙印一分为二。”

    “这天下,果然变了。”

    “江湖变成了修行人的江湖,而如今这庙堂……也要变为修行人的庙堂么?”

    霸王低吟着。

    修行人的时代……莫名给他一股沉闷压抑之感,仿佛一只大手,覆盖着天穹。

    不过,霸王心中反倒是有些火热。

    龙气、龙印……

    能够增强修为,霸王对于变强,自然是渴望的。

    或许,他该想办法得到另外半枚龙印。

    “另半枚龙印在澹台玄手中么?”

    霸王嘴角微微一翘。

    缓缓踱步,魁梧的身躯,伫立在紫金宫前,望着飘雪的天空,轻轻吐出一口气。

    “来人。”

    随着霸王一声落下。

    大门外,一位霸王的守卫飞速而来。

    “唤许统领来。”

    “喏。”

    守卫领命退走。

    不一会儿,魁梧的许楚便大踏步,来到了紫金宫前。

    “王上……发生了什么?”

    许楚有些不解,他让人将藏书阁中的书籍整理好,堆积好,刚点了火,霸王就让人来喊他。

    “你去一趟原赤城。”

    霸王道。

    许楚一呆,啊?

    去原赤?

    这么刺激的任务吗?

    原赤城如今是大玄国的地盘,他这西凉国的统领跑去,不就等于一块肥肉扔人家嘴里么?

    “怕什么?澹台玄还敢杀你不成?”

    霸王笑了笑。

    的确,澹台玄不敢,许楚若死,霸王肯定会发狂,以如今气势正盛的项家军,一路踏平大玄国可能都问题不大。

    “怕?王上,俺五岁就光着屁股在虎口撒欢跑,岂会怕?”

    许楚瞪眼。

    “那就去一趟原赤,顺便带一份宴函。”

    “邀请北玄王来紫金宫内,本王刚得金龙玺令,喜不自胜,特摆宴邀北玄王来赏一赏。”

    霸王倚靠着紫金宫长廊的雕花木门,轻笑。

    平平淡淡的话,却是让许楚浑身一震。

    金龙玺印?

    “听闻北玄王也得了金龙玺印……本王就是想看看,与本王的是不是同一枚。”

    霸王又道。

    这下子,许楚终于闻到了不同寻常的意味。

    “喏!”

    许楚郑重拱手。

    “敢去么?”

    霸王看向了许楚,笑道。

    “有何不敢?”许楚一拍胸膛,道。

    霸王转身入了紫金宫书房,拟了一份宴函,递给了许楚。

    许楚接过便大踏步往皇城外行去。

    他让人拉来了一匹黑鬃马,甚至褪去了身上的铠甲,也没有拎着他那两个生刺大铁球,就这般,孤身往原赤城而去。

    风雪逐渐吞没了他的身躯。

    但是,许楚的心却是火热的。

    ……

    北洛,湖心岛。

    陆番凭栏处,微风徐徐,听着雪落下的声音,倒是颇为有几分惬意。

    他的身前,漂浮着三枚圆珠。

    一颗是佛家舍利,从那佛僧出所得。

    一颗是白色圆珠,里面封压着一种产于高武世界的天地玄火“骨幽火”。

    还有一颗是金色圆珠,是金发男子的传承。

    三种不同的修行体系,来自三位天外流浪者。

    对于陆番而言,也是一种意外之喜,他要实现修行人的百家争鸣,这三种修行体系也能出不少的力。

    收起了三颗珠子,隐隐的波动从西方传来,让陆番的视线不由的落在了北洛西山的“试炼塔”,他有些意外。

    因为……

    有人突破了。

    ……

    北洛,西山。

    试炼塔。

    孔南飞盘坐在蒲团,可是他却发现意识变化,出现在了一处广袤的原始密林中。

    有带着面具的诡异生灵出现,朝着他厮杀而来。

    一开始,孔南飞还颇为不适应,因为对面的这些诡异生灵,居然也与他一般,一身儒衫,除了那诡异的面具,和面具圆孔中透露出的冰冷眸子让孔南飞有些心寒以外,其他的表现,差点让孔南飞以为自己面对着一群书生呢。

    相比于聂长卿在试炼塔内的战斗。

    孔南飞的战斗就比较儒雅的,毕竟是读书人的战斗。

    一位位带着面具的诡异生灵,口中居然诵念着他听不懂的话语,尔后,天穹之上浮现出了……浩然正气!

    孔南飞惊呆了,但是那可怕的杀机,让孔南飞立刻还击。

    他盘坐在一棵苍天大树之上。

    风云涌动,目光熠熠,口若悬河。

    浩然之气碰撞,这是一股“气”的交锋。

    孔南飞运转气丹中的灵气,施展了他独自研究出的手段,可是,让他错愕的是,这些诡异生灵,仿佛洞悉了他的手段,居然将他的手段给模仿了出来。

    同样是灵气与浩然气的融合。

    甚至,这些人融合的比他孔南飞还要精深。

    一开始,孔南飞吃了大亏。

    但是,他目光却是放光,感受着自己手段与这些人手段的差别,开始修改。

    轰!

    浩然正气炽烈如火华。

    这些诡异生灵便纷纷冰消雪融似的。

    天地变得寂静,孔南飞却是心中有了感悟。

    脚下浮现阵法,化作了玄奇阶梯,蔓延往第二层。

    试炼塔……

    这就陆少主所说的试炼塔,孔南飞毫不犹豫,踏入了第二层。

    因为,他需要寻找一个答案。

    第二层。

    孔南飞险象环生,毕竟诡异生灵的修为提升了。

    但是,在战斗中,孔南飞逐渐让浩然气与灵气实现了融合,甚至在他诵念之间,浩然气从他口中喷薄而出,隐隐形成实质,将敌人贯穿,泯灭。

    他又学到了新的手段。

    孔南飞虽然每一战都险象环生,但是,却莫名的兴奋。

    他曾经迷茫过,而如今,在试炼塔中,他仿佛找到了浩然宗未来的路。

    在第四层的时候,孔南飞遭受到了巨大的打击。

    因为他遭遇到了五位体藏境的“儒生”的口诛笔伐。

    对方的浩然气,宛若巍峨大山,那股炽热,孔南飞抵抗了半响便被融化……

    身躯一点点的消融,那种死亡的感觉,让孔南飞有种心脏被攥紧的感觉。

    第四层失败,孔南飞在蒲团上枯坐了许久。

    他有所感悟后,吸收灵气,凝聚灵气旋涡淬炼体藏,便继续闯第四层。

    第四层艰难闯过。

    他跨入第五层。

    刹那便身死,被诡异生灵爆发出的浩然气,直接融化。

    他没有气馁。

    修整后,第二次闯荡。

    他艰难挡住了对方的雷霆一击,浑身是血,几乎每一个毛孔都在渗透着鲜血。

    他没有放弃,枯坐树顶,岿然不动。

    他秉承着心中的一股浩然之气,蕴养于心。

    儒,原本是鄙称,柔也,术士之称。

    而随着儒教先贤,以及夫子这类人的改变后,儒教则是以教义入人心。

    不过,随着修行人时代的开启,儒仿佛也渐渐恢复了原本的术士手段本质,随着浩然气的显化,浩然气与灵气的融合。

    仿佛与阴阳家方士的手段一样的诡异。

    但是,浩然正气是堂堂正正的正面硬刚的手段。

    孔南飞仿佛明悟了,眼眸越来越亮。

    他想起了在书阁中,夫子与他曾说过的话,他拱手询问夫子,何为儒,夫子对他的回答。

    夫子的浩然正气,其实也是脱胎于术法。

    孔南飞端坐在大树之顶,树叶在哗啦作响。

    在他的身躯周围,五道黑色儒衫身影,盘坐在五棵大树顶端,他们带着诡谲的面具,口若悬河,镇压孔南飞。

    孔南飞邋遢的儒衫染血,他大笑起来。

    怡然无惧,朗朗诵读声萦绕天地。

    浩然气从他的口中喷薄而出,宛若化作了一把实质的剑。

    浩然正气剑,骤然斩灭了五尊身影。

    而孔南飞也浑身融化,消失在了原始密林中。

    试炼塔底层。

    端坐蒲团的孔南飞头顶上的数字“五”一阵模糊后,化作了“六”。

    不过,孔南飞也苏醒,却是畅快大笑了起来。

    他闯过了第五层,不过是与对方同归于尽的方式。

    甚至来不及领取闯过第五层的奖励“天地本源的感悟机会”。

    孔南飞身躯之上,五个灵气旋涡成型,吸收着天地间的灵气,隐隐化作了灵气铠甲。

    周围,众人都盘坐在蒲团上闯关。

    孔南飞的气息越发的凝实,他心口处的灵气旋涡在盘旋之间,有一股浩然气蕴养其中,呈现一柄小剑状。

    “浩然宗,浩然显化……”

    “敌灭,人亡。”

    孔南飞目光闪烁精芒,浩然气蕴养化出心中的所想,每一位儒生的浩然显化都不同,孔南飞是浩然小剑,孟浩然就可能是一把长枪,又亦或者是一本书籍等等。

    而浩然宗修的便是心中浩然显化。

    此时此刻,孔南飞并不知道。

    在湖心岛上,陆番正诧异的观察着他。

    “还真让他开创出了一条道……”

    陆番笑了笑。

    虽然孔南飞是站在夫子的肩膀上继续走出的道,但是,有的时候,能够在一片杂草丛生之中,走出一条道,就很难得。

    试炼塔中,心中有所悟的孔南飞没有再继续闯荡。

    他走出了试炼塔,外面,一张张面孔都是望向了他。

    孔南飞的气息越发的强了,让不少人都是倒吸冷气。

    眼眸中所蕴含的锋锐,几乎让人不敢直视。

    孟浩然小跑过来,惊喜的看着孔南飞,“师父,你突破了?”

    孔南飞一身邋遢儒衫,点了点头,接过孟浩然捧着的一坛酒,便大口喝了起来。

    他心中痛快,需要发泄。

    “不错,上岛。”

    忽然。

    正在喝酒的孔南飞耳畔骤然响彻起了声音。

    他用儒衫袖子,抹了下嘴,眼眸精亮。

    他闯过了第五层,陆少主说过,他若闯过,便会赠他一物,对浩然正气有帮助的一物。

    他忽然有些好奇。

    将坛酒塞给了孟浩然,孔南飞拍了拍孟浩然的脑袋,道:“好好修行,早日九段气丹,再不努力,你就跟不上为师的步伐了。”

    尔后,孔南飞负着手,踩着大雪,身上骤然五个灵气旋涡浮现,化作了一件精致的灵气铠甲,覆盖身躯,在雪地中,踏雪无痕,消失在了漫漫飞雪中。

    孔南飞离开了西山,飞速往湖心岛而来。

    他登上了孤舟,晃着船篙一路赶赴。

    远远的,终于看到了白玉京楼阁。

    楼阁下。

    孔南飞抖了抖衣袖,朝着陆番拱了拱手。

    “陆少主。”

    孔南飞深吸一口气,他如今已经淬炼完体藏,五藏合一身化灵气甲,但是,陆番在他面前,却依旧深不可测。

    可怕到让他喘不过气。

    陆番端坐千刃椅,在白玉京楼阁二层,凭栏听雪。

    白衫猎猎。

    看着孔南飞,淡淡道:“我曾说过,你若能够闯过第五层,我便赠你一物。”

    “你倒是有毅力,以同归于尽的方式闯过第五层……”

    “陆少主谬赞。”孔南飞一笑。

    陆番摆了摆手,“答应你的便不会食言。”

    “你且看之,只书一遍。”

    陆番道。

    底下,孔南飞顿时身躯一紧,猛地抬起头。

    却见,陆番抬起手,在空中后轻轻抹过。

    无数的灵气堆积压缩,仿佛化作了一张卷纸,徐徐展开。

    搭在护手上的手指一拨。

    仿佛火焰燃烧的凤翎剑便飞驰而出,拖曳着火尾。

    像是一把火焰毛笔。

    陆番面色一正,以灵气为纸,凤翎为笔,徐徐书写。

    孔南飞仰着头,那乱蓬蓬的发丝被气浪吹的不断的飘摇。

    他盯着虚空中的灵气卷纸。

    却见……

    火羽之下,有文字显现。

    孔南飞便深深的蹙起了眉头。

    “天地有正气,杂然赋流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