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中文网 > 打造超玄幻 > 第二百一十五章 澹台玄的魄力,立学宫【第三更,万字更新,求月票!】

第二百一十五章 澹台玄的魄力,立学宫【第三更,万字更新,求月票!】

一秒记住【都市中文网 www.dszww.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灵气凝聚压缩成纸,凤翎甩着火尾成笔。

    以此在虚空中书写着一篇诗章。

    一个个文字,仿佛活过来似的,在虚空中跳跃,让孔南飞眼眸中的瞳孔在不断的紧缩。

    初看这篇文章,似乎并没有什么令人震骇的地方。

    但是……

    越是看,就越是心惊,仿佛有一个巨大的旋涡,将他的心神拉扯入了其中。

    孔南飞浑身上下,浩然气自动涌动而出。

    他骇然万分,淬炼的心藏灵气旋涡浮现,其中一柄乳白色的浩然剑显现而出。

    他居然无法控制自己的浩然气。

    这是什么?

    这到底是什么?

    孔南飞浑身俱颤。

    不知何时,陆番已经书写完毕了。

    一篇《正气歌》,这便是陆番答应赠于孔南飞的礼物,也是陆番奖励孔南飞走出浩然正气道的奖励。

    陆番端坐在白玉京楼阁之上,舀了一勺青梅酒。

    虚空中的文字,只会显现二刻时间。

    二刻过后,便会消散。

    至于孔南飞记住了多少,陆番便不理会了。

    孔南飞浑身的浩然正气涌动,口中喷吐出浩然剑。

    那篇文章像是一页天书,在天穹之上抖动着。

    孔南飞的浩然气仿佛在被天书所洗礼。

    一点点的黑气,一点点的污秽,被这篇文章给洗刷,孔南飞的浩然气一刹那从拳头粗细,削弱到了手指粗细。

    但是,孔南飞不仅没有在意,反而越发认真的盯着篇章。

    他艰难的诵念着,仿佛每念一个字,都要消耗巨大的气力似的。

    许久之后。

    天空上的篇章《正气歌》开始徐徐的散去,一个字一个字的散去。

    就像是雨后的彩虹,无法在天地间残留太久,他们终究只有片刻的魅力和炫彩。

    噗嗤。

    孔南飞心力交瘁,咳出一口心血,脸色惨白,身躯在原地一抖,跌坐了在地上。

    却是哭嚎了起来。

    这倒是让陆番有些错愕,怎么就哭上了?

    陆番书写《正气歌》是为了让孔南飞能够有所悟,毕竟走儒道,这篇文章,定然会有给些启发。

    只不过,万万没有想到,孔南飞却像是个孩童一般,坐在了地上,伤心的哭泣。

    那是发自心底的悲伤和遗憾。

    “你终究是没能看到这篇文章,没能看到这篇《正气歌》,遗憾啊……”

    孔南飞抹了一把脸上的涕泪。

    陆番闻言,方是恍然。

    远处。

    莫天语观望着这边,他看到了孔南飞,也听到了孔南飞的哭声。

    《正气歌》他一个字都没有看到。

    因为陆番只是给孔南飞参悟的。

    但是,他猜得到,陆番定然是给了孔南飞一些特殊的机遇。

    孔南飞没有哭泣太久。

    他从地上爬起来,用衣袖擦拭着泪珠,天穹上的文字彻底消失。

    凤翎剑也回归到陆番的护手处。

    孔南飞摆了摆衣裳,朝着陆番拱手,“多谢陆少主。”

    没有多说什么。

    孔南飞转身大踏步的往湖上行走而去。

    一步一步,仿佛让他彷徨的心,在这一刻变得坚定。

    他踏在了北洛湖的湖面上,不仅仅没有下沉,反而如履平地似的。

    湖水炸开。

    小应龙从中冒腾出了脑袋,他拍打着翅膀,悬在了孔南飞的面前。

    口中水流转动,便打算“滋”出一道水流。

    不过,刚喷出一半,陆番的声音便飘了过来。

    “莫皮。”

    小应龙赶忙哧溜一声,射出一半的水流又被他给吸回了口中,仿佛得意而开心的在空中扭动着尾巴。

    像是在告诉陆番,你看,我没有皮。

    孔南飞则是对这一切,熟视无睹,他的身影逐渐消失在了朦胧的厚重浓雾中。

    他走出了北洛湖,回到了西山。

    他找到了在白玉塔前,泡着热茶的吕洞玄,要了纸墨。

    孔南飞端坐,绞尽脑汁,开始书写《正气歌》,可是写着写着,他却发现,他似乎一个字都记不住了。

    北洛,陆府。

    陆长空没有去湖心岛,他呆在了陆府内,准确点说,是坐在了园林中。

    园林的绿色,被覆盖了一层厚重的白雪。

    陆长空抹去了石椅上的白雪,他的手中捧着一瓣桃花,桃花娇艳,其上有一滴湛蓝色的液滴,这是灵液。

    以灵气压缩而成。

    陆长空知道灵石,但是灵液……他还是真的不知道。

    “压缩灵气……这手段,体藏境都做不到吧?”

    陆长空感慨。

    “番儿的实力……越发的看不透了。”

    他没有炼化灵液。

    反而是在园林中踱步,替一些花草,扫去了其上的积雪。

    陆长空有些惬意,也有几分慵懒和怀念,他行走在陆府园林中,欣赏着雪景。

    ……

    原赤城。

    一匹黑鬃马在雪原上驰骋,扬起无数的雪泥。

    城楼上,一位玄武卫看到黑鬃马以及黑鬃马上的人影的时候,面色顿时一变。

    “是西凉第一猛将,许楚!”

    这位玄武卫面色有些凝重。

    这位西凉第一猛将怎么会跑来原赤城?

    他飞速赶往原赤城的城主府,如今的澹台玄就坐镇在城主府内。

    澹台玄听闻后从中走出,他手中握着半枚帝龙印。

    “看来,这霸王对半枚金龙玺印很看重啊。”

    澹台玄笑了笑。

    墨北客佝偻着背走出。

    “让许楚进来。”

    澹台玄没有命人阻拦,反而让人打开了城门。

    许楚策马而入,魁梧的许楚,浑身上下都散发着凶猛的气息,犹如一头野熊。

    他翻身下马,看到了披着战甲而来的澹台玄和墨北客。

    拱手道:“西凉许楚,见过北玄王。”

    澹台玄大笑不已,大踏步上千:“久闻西凉猛将许楚,闻名不如见面。”

    澹台玄身边的墨北客则是没有说话。

    许楚,他自然是熟悉的,毕竟,曾经的墨北客也在西凉辅佐过霸王。

    许楚对于墨北客倒是颇有不屑,嗤之以鼻。

    即使对方是墨家巨子又何妨。

    当初抛弃了霸王,如今,霸王还不是占据了紫金宫,而你墨北客只能在皇城外观望?

    “在下奉项王之名,传宴函于北玄王……”

    “项王偶得金龙玺印,听闻北玄王也得一枚,特邀北玄王入紫金宫赴宴,也邀北玄王共同赏鉴金龙玺印。”

    许楚取出了一份,霸王手书的信件。

    信件上,霸王狂野的文字充斥着霸气。

    澹台玄接过,扫了一眼,仿佛透过着信纸都能看到霸王那肆意张狂的面容。

    “本王虽得金龙玺印,但是比起霸王的玺印,犹如萤火与皓月,怕项王会失望,所以……便不去献丑了。”

    澹台玄很平静的笑了笑。

    他将宴函递给了墨北客。

    墨北客看完,厚重的眼袋不由眯起,仿佛连眼缝都消失不见。

    “而且,今日,本王麾下悍将江漓卸甲归田,本王心中犹自难过,而且,本王今日打算走一趟北洛城……所以,暂时无法赴项王之约了。”

    澹台玄道。

    墨北客在一旁眯着眼,笑了笑。

    澹台玄倒是懂得知进退。

    霸王这宴会明显是冲着澹台玄手中的另一半金龙玺印而去,澹台玄若是真傻乎乎的去,怕是就走不出帝京了。

    墨北客让澹台玄什么都不争,撤出了帝京,如今,澹台玄又跑回去,那才叫傻。

    许楚有些愣住了。

    澹台玄的意思很明显,我摊牌了,我不去。

    而且,江漓卸甲之事,也让许楚有些惊异,甚至,澹台玄还将要去北洛的事情说出来作为推脱之词,意思已经很直白,倒是让许楚不知道该如何回答。

    澹台玄……这么惨的吗?

    本来就打不过霸王,如今,军神江漓还卸甲归田,这等于……大玄国这猛虎,亲自断了一只爪。

    许楚犹豫了半响。

    不过,他毕竟非寻常人。

    他抬起头,看向了澹台玄,目光微微一眯,坦然笑道:“既然北玄王不往赴宴,那也行……在下回去与项王说清便可,不过……”

    “项王偶得金龙玺印是真的欢喜,希望北玄王也能将另一枚玺印借与在下,在下带回去,霸王赏鉴完,在下亲自交还与北玄王,北玄王觉得如何?”

    许楚的话,响彻在房间中。

    话语在他落下的瞬间,一下子就变得凝滞了起来。

    门外。

    一位位玄武卫严肃的出现,他们腰间的刀锋白刃徐徐出鞘,仿佛有寒芒倒映在许楚的脸上。

    澹台玄脸上的笑容收敛了起来。

    墨北客则是安静的站在一边,厚重的眼袋微微抖动着,猜不透他到底在想些什么。

    许楚很平静,哪怕身处大玄腹地,被数百位玄武卫盯着,他也很坦然,就仿佛一滚刀肉,无所畏惧。

    霸王亲自派许楚来,显然也是料到了澹台玄会拒绝的事情。

    否则,霸王只要让一位侍从亦或者斥候,带着宴函到原赤便可,根本不用派遣西凉第一猛将。

    哪怕霸王勇武无双,若是失去许楚,也会是沉重打击。

    可霸王依旧是派遣了许楚来……而许楚,虽然看上去粗犷,但是心很细,并不傻,也的的确确悟到了霸王的意思。

    空气中似乎都弥漫着争锋相对。

    许楚面对四方针锋相对,泰然自若。

    脸不红,心不跳。

    身在敌营,犹如于自家后花园般。

    墨北客厚重的眼袋抖了抖,看了澹台玄一眼,轻轻咳嗽了声,沙哑的声音响起,欲要开口。

    不过……

    却是被澹台玄止住了。

    “许统领这建议甚好,既然霸王欲要赏鉴这金龙玺印,本王便成人之美吧。”

    说完,澹台玄便从怀里,掏出了半枚金龙玺印。

    一旁的墨北客眼眸爆闪出了璀璨光华。

    却是没有想到,澹台玄竟然有魄力做出这样的决定。

    许楚一直很淡定的神色微变。

    他居然从澹台玄身上感受到了一股压力,他可是气丹巅峰的修行人。

    澹台玄递给了他金龙玺印,隐隐间,澹台玄身上,却有金色的光华在闪烁。

    仿佛有一头金龙,盘旋着澹台玄的身躯,注视着他。

    许楚自己都恍然未觉,他接过金龙玺印的手,在轻微的抖动着。

    “送客。”

    澹台玄道。

    几位玄武卫眼眸中迸发着怒意,踏入了屋内。

    “请!”

    澹台玄的贴身玄武卫,更是有些怒道。

    许楚欺人太甚。

    霸王欺人太甚!

    他们都替澹台玄感到委屈。

    这可是王上辛辛苦苦得到的仙缘啊,他们跟随澹台玄许久,很清楚,澹台玄的仙缘之路有多艰难……

    许楚捧着金龙玺印,只觉得此印重逾千斤,震的他心神都在抖动似的。

    他深深的看了澹台玄一眼。

    尔后,转身离去。

    入原赤城的时候,许楚虽然是入敌营,但是还觉得很轻松。

    而如今出城,虽然带走了金龙玺印,但是……他却发现自己后背早已浸透满汗水。

    原赤城内。

    澹台玄抬头望着漫天飞雪。

    深吸了一口气。

    “在这个时代,唯有掌握真正的力量,才会有说话的底气……”

    澹台玄的目光有些波动。

    仙缘被许楚带走,他很平静。

    毕竟,他早已经习惯了。

    “巨子……”

    “本王本想等分出了胜负,再建立大玄学宫……现在看来,等不及了。”

    “从今日起,大玄国于泰岭问天峰下,设立大玄学宫。”

    “大玄国八岁以上,十五岁以上孩童全部可入大玄学宫修行,从大玄学宫走出者,有资格入我大玄朝堂,入玄武卫,以修为高低,享爵位待遇……”

    澹台玄道。

    他的话语很坚定,望着窗外的飞雪,目光中闪烁着一股火焰燃烧的光芒。

    他要他身上所吃过的亏,不会在大玄国后辈身上出现。

    既然是修行人时代,那他便以修行人立朝堂!

    墨北客身躯俱震,不可思议的看向了澹台玄,这一刻,他从澹台玄身上再度感受到了魄力。

    做出设立大玄学宫的要求并不轻松。

    因为,要投入的资源……太多了。

    面对西凉这样的大敌,澹台玄仍旧要做出这样的决定么?

    不过,墨北客没有出声,这个决定,他不敢干涉,他甚至无法评价这个决定的好坏。

    这是一个足以改变大玄未来走向的决定。

    澹台玄徐徐吐出一口气。

    “替本王准备车马,本王……要去一趟北洛。”

    澹台玄道。

    “喏。”

    一位侍官赶忙应道。

    ……

    北洛,湖心岛。

    陆番轻酌轻饮。

    他一直在关注着澹台玄和霸王得到帝龙印后的态度。

    当他知道霸王居然让许楚宴请澹台玄的时候,他不由诧异的挑眉。

    “鸿门宴么?”

    陆番笑了笑。

    有点巧,不过,这并非真正的鸿门宴。

    澹台玄若真的赴宴,那大玄国和西凉的争锋,就提前落下帷幕了……

    毕竟,澹台玄在霸王处可没有什么内应,一旦赴宴,霸王杀澹台玄,轻而易举。

    所以,澹台玄若是不傻,不可能去赴宴。

    不过,接下来的事态发展,却是让陆番饶有兴致了起来。

    “拒绝了,还交出了金龙玺印……”

    陆番眼眸中线条跳动。

    不由饮了一口青梅酒。

    有些哑然失笑。

    仙缘绝缘体……

    当然,陆番在哑然失笑的同时,倒也感慨澹台玄的魄力。

    另外,澹台玄下令的决策,才最是让陆番感觉到他的魄力和决心。

    眼眸波动,陆番品着青梅酒,不由一笑。

    “建立大玄学宫么?”

    PS:第三更到,万字更新,还有两小时,求月票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