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中文网 > 打造超玄幻 > 第二百三十三章 升级!大地扩张,本源蜕变!【第一更,求订阅】

第二百三十三章 升级!大地扩张,本源蜕变!【第一更,求订阅】

一秒记住【都市中文网 www.dszww.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天穹上的阴云散去了,原本笼罩住的黑暗,像是冰消雪融一般。

    有璀璨的光束从散开的云层中投射而下。

    笼罩住聂长卿,竟是有种暖洋洋之感。

    聂长卿本来焦黑的,被雷霆轰炸,布满伤口的身躯,在这一刻,居然一点一滴的愈合。

    聂长卿感受到这光的不同寻常,他盘膝而坐,感受着这光,属性之力调动,竟是泛起了点点金光,使得聂长卿看上去犹如一尊金人。

    “这或许便是公子所说的,渡劫后的反哺。”

    聂长卿心中一凝。

    他可以感受到,在这光束照耀下,他不仅伤势恢复,对于属性的理解更是突飞猛进。

    而聂长卿在恢复伤势的时候,周围人则是彻底的沸腾了。

    渡……渡过了啊?!

    那恐怖无比的天锁劫,竟然真的被聂长卿渡过了!

    除了陆少主外,世间第一位天锁境……诞生了啊!

    原本盘坐在四周的修行人彻底的疯狂了,这个消息对他们而言有着极大的冲击力。

    亲眼见证一位天锁境的大修行人的诞生,这岂能不让他们感到惊喜,感到兴奋?

    吕木对持着木杖,哪怕稳重如他这时候也有些扛不住。

    忽然,他面色微微一变。

    却见吕洞玄从西山外提着衣摆,飞速而来。

    吕洞玄的胡子微微一翘,拎着竹杖,转身就跑。

    他的猪血还没有准备呢。

    再不跑,老吕又得让他咳血,宣告天下了……

    他……太难了啊。

    然而,吕洞玄何等眼尖,脖子上的大金链子一抖,就知道吕木对要跑,竟是拦在了吕木对要逃离的路径之上。

    吕木对生无可恋的被吕洞玄拉了回来。

    聂长卿晋升成为天锁境,这对于白玉京而言,无疑是巨大的喜事。

    吕洞玄寻来了玄黄纸,让吕木对咳血后,握笔书写。

    将聂长卿成为天锁境的消息,公布天下。

    霸王揉着胸膛站立起来,他的神色复杂,有不甘心也有失落。

    他本想转身进入试炼塔中继续修行。

    可是,想到聂长卿跨入了天锁境,而他,却远远被抛在了脑后,一时间有些百无聊赖。

    竟是没有了修行的欲望。

    他转身离开了西山,策马离开了北洛城。

    聂长卿的突破,远在北洛西山,世间知道的人并不多。

    但是,一些大修行人却也心有所感。

    破旧落雪的小山村中。

    孔南飞一身邋遢儒衫,他的身边,孟浩然跟着,两人在风雪中踱步。

    蓦地,孔南飞却是骤然回首。

    他的心中似乎有些怅然若失,“有人度过天锁劫了……”

    “是谁?”

    “聂长卿?霸王?凝昭?”

    孔南飞呢喃一阵。

    笑着摇了摇头,“罢了,管他是谁,都与我无关……我若能成天锁,自然能成……”

    孔南飞笑完,带着孟浩然,再度在雪中踱步而行,行走名山大川。

    ……

    北郡。

    不周峰下。

    端坐在青牛背上的李三思,徐徐睁开了眼。

    他的神情无比的苦涩。

    他是第一位突破体藏境的,然而,如今却被远远的甩开,第一个突破天锁的却并不是他。

    感慨了一番,抒发了一阵不甘的情绪之后,他便徐徐闭眼,继续修行。

    漫天飞雪落在了他的身躯上,似乎将他覆盖成了雪人。

    不周峰顶。

    少女抱着双腿端坐在青石上,峰顶之上,四季如春,花开的娇艳,草长的清脆。

    竹珑闭着的眼眸微微一颤,长长睫毛抖动。

    有人突破天锁了么?

    看来天地很快要发生大变了……

    竹珑隐隐竟是有些期待。

    ……

    南郡。

    闭关的唐一墨徐徐吐出了一口气。

    “终究还是慢了一步,《八脉遁甲》如今的我,第三脉却是迟迟无法开启……到底哪儿不对呢?”

    唐一墨面容上满是纠结之色。

    他去天荡山道阁挑战了那么多次。

    被李三岁集合了道阁诸多弟子之力,所形成的阵法,给一次次的毒打。

    唐一墨以为自己已经触摸到了突破的边缘,然而,却仍旧是差了许多。

    难道真的要去北洛城才能寻到突破的办法么?

    唐一墨的表情有些纠结。

    他不想去北洛,他去过一次,北洛城太恐怖了,那位陆少主……太可怕了!

    他还是在南郡好好闭关苦修吧。

    天锁境的诞生,让不少强者感觉,天地间的桎梏似乎被打破似的,不少大修行人,心中都隐隐有种奇特的感觉,仿佛天地要发生大变似的。

    ……

    吕洞玄写一纸天机令,用天机鸽传讯,昭告天下。

    聂长卿成就天锁境,成为当世第一位天锁修行人。

    白玉京周围的江湖沸腾了,世家也炸锅了。

    如今的江湖和世家都在培养修行人,修行人就相当于当年的武人,拥有武人才算是有资格掌握权力。

    因为培养修行人,所以如今的江湖和世家对于力量的追求,也远超寻常。

    一位天锁境的诞生,就等于寻常马匹中诞生出一匹千里马似的。

    聂长卿的突破,也给诸多修行人指明了修行的方向,原来天锁境是可以突破的!

    孔南飞的渡劫的失败,天下无人知。

    可是,聂长卿的成功,却定然会天下皆知。

    的确是很残酷,修行之路,本就只记得住成功者。

    没有人会去铭记失败者。

    刚刚赶到北洛城的剑圣华东流正好见识了这一场渡劫盛会。

    他感慨万千。

    修行人竟然可以对抗天威,逆天而行,这便是修行之道么?

    剑圣华东流的世界观遭受到了剧烈的冲击。

    北洛西山,沦为一片欢腾的海洋。

    当然,有人欢喜有人忧。

    聂长卿突破,有人会高兴,也有人会失望。

    陆番倚靠在千刃椅上,看着沐浴在光华之下的聂长卿,这是位面本源投放下的光华,蕴含本源气息,对于属性领悟有大帮助。

    聂长卿抓住这个机会,的确能够让属性之力有大幅度的提升。

    天锁境很强。

    比起寻常只修魂魄和灵气的金丹境,天锁境太全面了。

    肉身强是一回事,还拥有强悍的灵识。

    只不过比起金丹境,天锁境的突破和修行会更加的困难。

    当然,陆番此刻在意的,却并不是聂长卿的情况。

    系统面板中弹出的话语,让陆番徐徐的吐出一口气……

    “终于……等到了。”

    陆番百感交集。

    低武升中武,终于达到要求了。

    聂长卿突破入天锁,让整个五凰大陆的层次提升,达到了升级的要求。

    陆番此刻竟是有些感慨万千。

    当然,陆番没有立刻选择升级,一个世界的升级,不知道会伴随着哪些意外。

    至少,他不能在此地选择升级。

    陆番觉得这次升级可能并不会很简单。

    “系统,低武升级到中武……会出现哪些变化?”

    陆番询问。

    不过,系统并没有弹出任何的回答消息。

    陆番蹙眉。

    之前他点破位面壁障,爆发出了磅礴的灵气潮汐。

    而这一次的位面升级,哪怕是升级所诞生的灵气和能量,就绝对不会弱。

    陆番有些犹豫,手指在护手上轻点着。

    远处。

    云层中投射下来的光华,一点一点的消失。

    聂长卿徐徐睁开了眼,他感觉整个人神清气爽,仿佛心灵遭受到洗礼似的。

    他可以感觉到一缕金色的意识,那是他的灵识。

    灵识一动,似乎可以看的更远,看的更清晰。

    他看到了聂双,灵识缠绕间,可以清晰无比的看到聂双因为激动而喷张的毛孔。

    他也看到了倪玉,看到倪玉张大嘴巴将一颗包裹糖衣的聚气丹塞入口中。

    太清晰了,感知变得更加敏锐了。

    天锁境……果然是一个新的境界!

    比起体藏,强悍太多。

    聂长卿灵识一动。

    往陆番的方向飘来。

    正在沉思的陆番,瞥了他的灵识一眼。

    聂长卿只感觉陆番仿佛一团炽热的烈阳似的,让他的灵识飞速的缩了回来。

    “灵识的运用很神异,算是金丹境和天锁境的标志……”

    陆番道。

    “你既然渡过了雷罚,我答应你的刀,现在就给你铸造。”

    轮椅上。

    陆番抬起手。

    符文在他的手掌心中涌动着。

    远处,公输羽看的浑身一震,公子要打造灵具了!

    他眼睛瞪大,如饥似渴的盯着。

    却见陆番手中出现一枚枚灵石,更有压缩的灵液,一团炽热的白色火焰燃烧着,仿佛让空气都扭曲似的。

    看到那火,公输羽震撼的不可置信。

    对于一位铸造师而言,好的火焰能够让铸造的水平提升一个档次。

    这等火焰,简直宛若传说中的神火。

    不愧是公子,竟然掌握这般火焰!

    灵石融化,还有被陆番收集起来的杀猪刀的残片在其中融化扭曲。

    陆番的灵识控制着刀胚,很快一柄刀的形状就浮现而出了。

    陆番打出一个个符文,隐入刀身之中。

    也没有思索太多,陆番直接按照杀猪刀的模样捏出一把刀的形状。

    火焰消失。

    陆番手一招。

    这把刀便在空中高速旋转起来,飞雪落在其上,发出了嗤嗤之声。

    陆番手在虚空中一抓。

    灵液入雨滴洒在了这把烧的赤红的刀上,使得刀很快便冷却了下来,可怕的波动,和强绝的灵气波动,让周围的修行人都看的贪婪而羡慕!

    “此刀唤作何名,由你定吧。”

    陆番摆手。

    那把炼制好的刀便飞驰向了聂长卿。

    聂长卿眼眸精亮,握住了这刀。

    虽然和之前的杀猪刀有七八分相像,但是刀身却更加黑的深邃。

    刀身上更有玄奇的纹路在流转着。

    握在手中,温热之感顺着手掌心蔓延到聂长卿的浑身。

    聂长卿眼眸精亮,可以感觉到这把刀的强大,他的实力至少因为这把刀,提升三成!

    而且,这刀让他对自身力量的掌控似乎都达到了七八成左右。

    宝物啊!

    这是一把不弱甚至要强于景天剑的灵具。

    “多谢公子!”

    聂长卿惊喜万分,跪伏在地。

    虽然跨入了天锁境,但是聂长卿却不觉得自己就是陆番的对手。

    陆番给他的压迫感一如既往,之前灵识感应到的画面,也让聂长卿心中骇然。

    “天锁境不过是修行路的开始,修行路漫漫,要戒骄戒躁……”

    陆番道。

    聂长卿摩挲着手中的刀,刀身漆黑如墨,哪怕阳光照射,都不反射丝毫的光华。

    隐隐之间蕴含的可怕波动,让聂长卿感觉到心潮澎湃。

    “曾经的刀是杀猪刀……可,经过公子的重新锻造,就不能再继续叫杀猪刀了……”

    聂长卿轻轻摩挲。

    尔后,嘴角一翘,目光一凝:“既然如此,此刀便名‘斩龙’吧。”

    陆番闻言,没有说什么。

    刀取何名是聂长卿的自由。

    趴在陆番肩膀上的小应龙,则是不满的朝着聂长卿滋了一口水。

    仿佛在说……

    来啊!斩我啊!

    陆番笑了笑,转身,消失在了西山风雪中。

    陆番一走。

    公输羽便飞速的跑到了聂长卿的身前,狂热的盯着聂长卿手中的刀。

    “能让老朽看一眼这‘斩龙’否?”

    聂长卿自然没有拒绝,将刀递给了公输羽。

    公输羽摩挲着,布满老茧的手都在颤抖,他一身痴迷炼器,曾花费一生打造暗器,暴雨梨花。

    然而,他如今才明白,原来炼器之道,深不可测。

    “不愧是公子啊……以灵石为基,灵火焚烧锻造,灵液来冷却……此刀之珍贵,举世罕见!”

    “这可能是一把接近玄阶灵具的宝刀啊!”

    公输羽嘴唇都在嗫嚅。

    眼眸中甚至有晶莹流淌。

    远处。

    景越很不是滋味,他的景天剑也很强的。

    ……

    陆番回到了湖心岛。

    剩下个头颅被埋在土外的西门仙芝心有所感。

    随着陆番的离开,西门仙芝感觉被全世界抛弃,如今陆番又归来,他的心就舒坦多了。

    当然,如果西门仙芝知道,剑圣华东流其实早就到了,不过是在试炼塔中看了会儿热闹,西门仙芝可能会很绝望。

    陆番端坐在白玉京楼阁二层。

    徐徐微风吹拂,吹动他的垂鬓飘扬。

    陆番望着眼前的选择。

    是否选择世界升级?

    低武到中武……是否会发生一些他意想不到的变化呢?

    许久之后,白玉京楼阁上的陆番忽然笑了起来。

    他感觉自己有些魔怔了。

    他的目的不就是为了让世界升级进化么?

    而如今,到了可以升级进化的时候……怎么反而变得畏畏缩缩了?

    “有什么好怕的?”

    陆番眯起了眼。

    心神一动。

    “是否进行世界升级?”

    “是。”

    话语落下。

    一瞬间,天地之间的一切,似乎都安静了下来。

    万籁俱寂。

    而陆番似乎心有所感。

    陡然抬起头。

    望穿了天穹的云层,看到了那位面本源。

    位面本源中,有雄浑的能量涌动而起,使得本源开始膨胀鼓胀……

    不断的变大!

    低武升级成为中武……位面本源的能量开始大爆发!

    而这……

    仅仅只是开始!

    陆番的眼眸中一根根的线条跳动。

    眉宇一挑。

    他发现,整个大地都开始震动,在震动之间……

    地面在扩张变大,有雄山峻岭,有巍峨大山,拔地而起,凭空出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