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中文网 > 打造超玄幻 > 第三百零六章 他亲手结束了白玉京的时代

第三百零六章 他亲手结束了白玉京的时代

一秒记住【都市中文网 www.dszww.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巨鲸驮仙岛。

    这是多么壮观的一幕,浓郁的灵气笼罩着,巨鲸喷薄的水柱,像是扬洒的大雨,七色的彩虹犹如一道桥梁,悬挂在仙岛上空。

    美的让人心醉。

    但是,这一幕,却也让人心慌。

    北洛城。

    城中的百姓们都惊呆了,看着巨鲸在天穹上晃荡着尾巴,伴随着雷鸣般的轰鸣,宛若遨游在九天,徐徐出了北洛城。

    百姓们心猛地一抖。

    “咱们的白玉京……怎么离开北洛了?”

    “陆少主带着白玉京离开北洛?还会回来么?”

    “陆少主这是带着整个白玉京出去逛街?”

    ……

    许多人交头接耳,百姓们似乎看不透陆番要做什么,这壮观的一幕,让他们惊叹的同时,还有无限的疑惑。

    而北洛城中的修行人,则是身心拔凉。

    他们可比寻常的百姓看的要通透的多!

    当初,湖心岛离开了北洛湖,悬浮九天,不少人还没有这种想法,只当陆少主想要将白玉京打造成悬浮仙岛。

    但是,如今……

    巨鲸自东来,驮岛出北洛……

    北洛城中的修行人便明白,陆番是打算带着白玉京离开北洛城。

    罗成腰间挎着刀,他仰着头,看着巨鲸白皙的腹部横亘天穹,看着那巨鲸背上,掀起萦绕,悬挂七彩的湖心岛。

    曾经熟悉的湖心岛,仿佛在离他越来越远。

    罗成莫名感觉到内心有些发堵,他锤了锤自己的胸口……

    “公子,要离开北洛么?”

    罗成呢喃。

    一位龙血军中的强者似乎猜到了什么,发出了一声大喊。

    “少主带白玉京离开北洛了。”

    “从此北洛……再无白玉京!”

    话语一喊。

    原本还在惊叹和疑惑的百姓们顿时愣住了。

    因为白玉京,北洛城的百姓获得了太多的好处和荣誉。

    他们以北洛城民众为骄傲。

    哪怕是一些强大的外地修行人,面对他们,都要小心翼翼。

    百姓们都清楚,这一切荣誉都是因为北洛城中的白玉京,因为那位白衣飘飘,端坐轮椅的陆少主!

    然而,如今,陆少主和白玉京要离开了……

    一些百姓突然嚎哭了一声。

    跪伏在了地上。

    他们朝着九天之上的驼峰巨鲸跪伏,磕头……

    “陆少主!不要走啊,不要离开北洛!”

    “北洛不能没有白玉京,不能没有陆少主啊……”

    “少主,留下吧,留下……”

    一位位百姓在哭嚎着。

    龙血军们情绪万分复杂,可是却也不知道该如何表达自己的情绪。

    他们不理解。

    为什么白玉京要离开北洛城。

    带给北洛辉煌的是白玉京,而如今……白玉京竟是宛若仙岛,乘风离去。

    许多人都难以接受这一切。

    一位位百姓从屋舍内走出,他们迷茫,他们跪伏,他们祈求。

    然而,巨鲸依旧是徐徐的飘飞出了北洛城。

    百姓们开始奔走,他们顺着北洛的十里长街不断的奔走。

    仰望着天穹上的巨鲸,追逐在巨鲸之下。

    “打开城门吧。”

    罗成伫立在城头,声音有些沙哑。

    龙血军立刻将城门的木栓开启。

    一位位百姓追随着巨鲸,蜂拥出了北洛城……

    簇拥在北洛峰的峰顶。

    他们眼巴巴的望着,望着巨鲸驮着湖心岛,在通红圆日下远去,心中莫名的有些发堵。

    他们明白……

    从今天起,北洛……再无白玉京。

    ……

    巨鲸背上,湖心岛。

    陆长空眼眸微微波动,他看了眼底下追逐的百姓,叹了口气。

    “你小子,可比我这城主还有威望……”

    陆长空道。

    他知道,他留不住陆番,所以,他也看开了。

    陆番端坐千刃椅,白衫在风的吹拂下,不断的飘摇着。

    对于追逐的百姓,对于哭嚎送别的民众。

    他的心绪,其实也有些起伏。

    白玉京庇护着北洛,等于也庇护着这些百姓。

    若是没有白玉京,作为原大周六大护城之一的北洛城,怕是早就被战火所绵延和侵袭。

    这些百姓,也只能沦为流民。

    可是,如今,他们几乎堪称天下最尊贵的平民。

    就是因为他们生在北洛,因为白玉京。

    陆番不知道白玉京消失后,北洛会遭受到什么。

    但是,陆番相信,有陆长空在,有龙血军在,北洛城……不会有太大的危机。

    “天下无不散之筵席,终究有一别。”

    陆番淡淡道。

    杜龙阳、女帝等人心中则是俱震。

    看着曾经天元瀚海霸主巨鲸,居然被陆番当做搬运宗门的地基……总感觉有些古怪。

    可是,更让他们惊骇的是,陆公子所在的白玉京,这是准备归隐?

    虽然他们入五凰大陆没有多久,可是他们对于天下的局势却是很清楚。

    互相对视了一眼,彼此都看到了眼眸中的惊异。

    若是失去了白玉京的镇压。

    天元域中,属于他们的势力,若是全部进入五凰大陆,怕皆是会成为一方霸主吧!

    天下的格局,会因为他们的出现而改写。

    毕竟,如今的五凰大陆,除了陆番以外,似乎还没有其他的元婴境。

    陆番明白杜龙阳等人心中在想什么。

    “婴变之后的境界,修行之路也都告诉了你们,你们或许该把握好机缘,好好修行,否则……被后来者给追上,打的可就是你们的脸了。”

    陆番瞥了四人一眼,道。

    四人心头一震,明白陆番这是在告诫他们。

    女帝抿着红唇,大眼睛微微一眯。

    “陆哥,本宫可不可以呆在湖心岛啊?”

    “三神境的修行……本宫还有很多不理解的呢,可以与陆哥一起交流。”

    女帝掩嘴笑道。

    陆长空捋了捋胡须,眉角微微一挑,看了女帝倪春秋一眼。

    唔……

    尔后,又看了陆番一眼。

    露出了意味深长的微笑。

    儿子,也大了啊。

    “不行。”

    拒绝的很干脆,丝毫不拖泥带水。

    女帝眼眸顿时黯然。

    陆长空眉头一锁,顿时感觉到了事情的不同寻常。

    儿砸这是要注孤生的节奏?!

    另一边,天虚公子也是捂着嘴,笑了起来:“陆哥,别理这女人,她的目的不单纯,本座就不一样了,本座目的可就纯粹的很。”

    陆番淡淡的瞥了天虚公子一眼,也不说话,就这样平静的看着。

    看的天虚内心莫名发虚。

    “别,陆哥,我自己滚。”

    天虚道。

    巨鲸在不断的飞驰。

    很快,在北洛峰上众人的目光中,消失不见。

    卧龙岭秘境上空,巨鲸抵达。

    九狱秘境,第一狱门内。

    正泡在往生池内的莫天语忽然睁开了眼。

    他微微掐指,顿感事情的不同寻常。

    他取出了三枚铜宝和一个龟壳,轻轻一抛,铜宝在龟壳上陡然弹飞。

    “噗!”

    莫天语下一刻,眼前一黑,一口老血吐出,飞溅三尺远。

    “算不得,算不得……”

    他爬出了池,换上了衣裳后,离开了秘境。

    秦广城内。

    浑身伤口,沐浴在往生池内的孔南飞和聂长卿皆是心头一震。

    他们睁开眼,不约而同,朝着秘境外赶赴而去。

    秘境外,原本呆在秘境中的许多人,居然都出来了。

    霸王、司马青衫、刘元昊、裹在黑袍中的李三思等人,皆是默然出现。

    他们抬着头,望着天穹。

    凝昭一席白裙,娉婷而立,她似乎有些黯然的望着天穹一方,那儿,巨鲸驮仙岛而至。

    倪玉和白青鸟一齐从狱门中爬出。

    往口中塞了一颗包裹糖衣的淬体丹的倪玉,望着天穹上的画面,顿时呆住了。

    “那……那不是湖心岛么?”

    倪玉嘴唇在颤抖。

    “走!”

    凝昭拉住了倪玉。

    轰!

    灵气喷薄。

    凝昭的长发被风吹动。

    蝉翼剑顿时被她抛射而出,脚尖一点,炸开。

    凝昭带着背着黑锅的倪玉,冲入云霄。

    金丹境还尚且无法飞行,只能做到短暂的腾空挪移。

    不过,凝昭显然在九狱秘境中增强了不少的实力,竟是以气血抽动空气,带起气流,脚踩蝉翼剑冲入天穹。

    “公子!”

    倪玉拉着凝昭的素手,朝着巨鲸和仙岛,大声的喊道。

    凝昭和倪玉都有些惊慌。

    因为……

    陆番居然将湖心岛都给搬到了巨鲸背部,飞出了北洛。

    再联想到陆番将他们安排来闯九狱秘境。

    倪玉顿时有些心慌。

    她两眼泪汪汪的望着巨鲸。

    “公子这是……不要倪玉了?!”

    距离越来越高,凝昭凌空变得更加的吃力,特别是还带着倪玉。

    已经有些无法往上继续腾跃的感觉。

    湖心岛上,绿草悠悠。

    陆番看着坚持着腾跃而上的凝昭和倪玉,轻叹一口气。

    他抬起手,轻轻一挥。

    嗡……

    凝昭和倪玉顿时被拉扯到了湖心岛上。

    凝昭汗流浃背,气喘吁吁。

    倪玉两眼泪汪汪。

    “公子……”

    两人望着陆番,都有些小委屈。

    “本想让你们去好好历练的,没有想到你们硬是要登岛。”

    陆番靠着千刃椅,徐徐道。

    凝昭站立,“公子不要我们的服侍了么?”

    “白玉京将要隐世,接下来很有可能十年,百年,乃至千年都不会出现在世间,要远离滚滚红尘,你们真的还要跟随?”

    陆番看着凝昭和倪玉,道。

    “公子去哪,我们便去哪!”

    倪玉抹了把涕泪,认真道。

    “不悔!”

    倪玉想了想,又郑重的补充了一句。

    靠在千刃椅上的陆番,笑了起来。

    凝昭没有说话,但是她的态度比起倪玉更加的坚决。

    “行吧,那便留下,不过,留在岛上,你们每日的修行一样不能拉下,万一白玉京重新出世,结果我陆平安的婢女,竟是不能天下无敌……公子我可丢不起这脸。”

    陆番道。

    凝昭和倪玉顿时一滞。

    他们都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不过,至少,陆番答应留下她们,这倒是让她们紧张的情绪稍微缓了缓。

    远处。

    女帝犹豫了一下,手指勾着手指,稍带几分忸怩。

    “陆哥,你还缺婢女么?”

    女帝问道。

    “不缺。”

    陆番想都没想,回道。

    陆长空在一边,止不住的叹气。

    “对了,公子,伊月姐出去修行了,我们……”

    倪玉似乎想到了什么,开口道。

    然而,陆番却是摇了摇头。

    “不了,便让她在外界好好修行吧……既然她自己选择了路,便该让她好好走下去,公子我,不会去干涉。”

    陆番淡淡道。

    倪玉和凝昭顿时无言。

    心情莫名的变得有些沉重。

    轰隆隆!

    底下。

    聂长卿目光一缩。

    他气血轰鸣,天锁脊椎绽放金芒,脚掌跺地,刀气纵横间,冲天而起。

    陆番要带着白玉京离开?

    为什么?

    聂长卿不解。

    他要入湖心岛。

    然而……

    相比于对凝昭和倪玉的接引。

    聂长卿却是感觉到了天穹上传来了巨大的阻隔。

    却见,端坐在岛屿边缘的陆番,徐徐摆手。

    顿时,天幕降下沉重的威压。

    咚!

    聂长卿从天穹上跌落,砸在了大地。

    他伫立在坑洞中,攥紧拳头,望着陆番。

    “公子……”

    聂长卿低声呼喊。

    下一刻,他的耳畔,传来了陆番的传音。

    不仅仅是聂长卿。

    聂双、景越、白青鸟、吕洞玄等人的耳畔都有陆番的传音。

    “白玉京隐世,尔等入世修行,待时机成熟,自会接引尔等回归。”

    陆番的声音有些缥缈。

    可是所有人的面色却是忍不住波动起来。

    景越满脸的慌张,他取出了景天剑,一剑抽在了地面,弹飞而腾空。

    难道,他已经不是公子最看好的崽了?!

    然而。

    天地间仿佛存在磅礴的阻隔。

    让景越根本无法逾越。

    景越不信,气血爆发,脊椎如龙,压抑的修为,竟是一举突破到了天锁境。

    他的剑,越发的锋锐。

    景天剑往前一戳。

    空气竟是都被戳出了可怕的裂缝!

    湖心岛上。

    陆番有些诧异。

    没有想到,景越竟是将剑意修行到了这等程度,哪怕没有道碑的参悟,似乎都快要悟出道意了。

    陆番屈指一弹。

    景越的剑气直接被冲散。

    景越跌落在地,有些失落。

    “老景!加油变强!不然,等我归来,你可就没有资格为我护丹和试丹啦!”

    湖心岛上,倪玉背着黑锅招手呼喊。

    鼻头莫名有些发酸。

    大头聂双也在奔走。

    因为一直仰着头,聂双更是在地上摔了个跟头,滚了数十米。

    可是他翻身而起,仍旧盯着湖心岛。

    最后,他明白了什么。

    站起身,攥起拳头,朝着湖心岛。

    “等我!”

    大头聂双,坚定了发誓。

    头顶之上,巨鲸驮着湖心岛,徐徐飞驰。

    聚集在卧龙岭秘境中的所有修行人都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这一幕太震撼人心。

    各大世家家主对视,压不住心底的震动。

    他们很清楚,白玉京的隐世,对于整个天下局势会产生何等的冲击!

    天下……要大变了!

    霸王情绪复杂的看着天穹。

    白玉京……要隐世了?

    从此,世间……再无白玉京?!

    许久后。

    霸王看着逐渐远去,在巨鲸背负下,消失的湖心岛,豪气顿生。

    压在他心头的一块无法撼动的山岳似乎都在这一刻,松动了许多。

    他感觉到,在这一刻,陆番给他的压迫消失了。

    曾经压的让人喘不过气的白玉京,消失了。

    霸王却是内心中战意凛然。

    “待下次相见,我项少云……定然要拥有与你对话的资格!”

    霸王攥起拳头。

    唐显生、唐一墨也都望着天穹。

    唐一墨犹在吃惊。

    唐显生却是叹了口气,目光闪烁,情绪万分复杂。

    许久后,他发出了轻笑:“白玉京,陆平安……真是个有意思的人啊。”

    “他的修行已经到了凡人难以理解的程度。”

    “这是将白玉京的传说,留给了世人。”

    唐显生感慨万千的笑。

    唐一墨有些不解:“为什么白玉京要隐世?”

    唐一墨明白自己笨,猜不透。

    所以他看向了唐显生。

    唐显生面容上的笑容逐渐消失,认真而严肃。

    “为什么?”

    “当然是……为了天下。”

    “等同于将被白玉京压迫的喘不过气的天下修行人的枷锁给解放。”

    “因为,没有人能结束白玉京的时代。”

    “所以……陆平安亲自结束了白玉京的时代。”

    卧龙岭秘境。

    吕洞玄摸着大金链子,百感交集。

    公输羽情绪也万分复杂。

    “送公子。”

    吕洞玄和公输羽同时拱手,躬身,沙哑的声音,响彻在卧龙岭上空。

    而在他们的身后,吕木对抬起手,一击锤胸,咳出一口血。

    笔墨染血,写下文书。

    欲要传讯天下。

    江漓,司马青衫,孔南飞,莫天语等人也纷纷拱手,与吕洞玄和公输羽一般,道:“送公子。”

    不仅仅是他们,越来越多修行人,朝着巨鲸消失的方向,拱手躬身。

    他们明白。

    他们在送别一个时代。

    一个无人能够结束和镇压的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