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中文网 > 打造超玄幻 > 第三百九十五章 古墓开启

第三百九十五章 古墓开启

一秒记住【都市中文网 www.dszww.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陆番回到了湖心岛。

    端坐在白玉京楼阁之上,抬起手,轻轻拂过,灵压棋盘便浮现而出,悬在他的身前。

    陆番倚靠着千刃椅,烧了一壶梅子酒,开始一边下棋,一边喝酒。

    微风吹拂而来,撩动湖畔的风轻轻扬动。

    刚给陆长空打造了特殊的体质,虽然是人工打造,但是陆番相信,应该不会弱于大道伴生的特殊体质。

    岛上,一声轰鸣炸响,伴随着一阵恶臭。

    陆番落子的动作微微止住,举目眺望。

    便看到了远处,倪玉黑着脸,拖着黑锅,从黑烟中走出。

    这一幕,陆番倒也不陌生,炼丹失败,总会出现这样的画面。

    小应龙在本源湖中仰面如咸鱼般飘荡,仿佛思考着龙生,以及对未来是否要继续做一只咸鱼的彷徨。

    看着黑着脸,有几分委屈的倪玉,陆番倒是想到了些什么。

    控制着千刃椅,下了楼阁。

    “公子?”

    倪玉看到陆番,赶忙擦了擦脸上的黑灰。

    “最近在炼什么丹药?”

    陆番手中捏着一青铜酒杯,看着倪玉,笑问道。

    远处,似乎感应到陆番的出现,小应龙眼睛咕噜动了一下,又继续保持着咸鱼的姿势,一动不动。

    倪玉则是咧嘴一笑,黑糊糊的脸上,洁白的牙齿,特别的显眼。

    “咱在炼制五品丹药,融元丹!”

    陆番倒是微微错愕。

    五品丹药?

    倪玉已经能够炼制五品丹药了?这丫头,成长的还真快啊。

    丹药分九品,五品丹药,已经称的上是灵丹了,对于阳神境强者怕是都会产生巨大的吸引力。

    融元丹的丹方,算是陆番给倪玉所有丹方中最高品的一种,也是最难以炼制的一种。

    看来,这丫头,在一边吃,一边修行的路上越发的有天赋了。

    “不错。”

    陆番赞叹了一句。

    倪玉黑糊糊的脸上,顿时流露出了惊喜之色。

    公子……夸她了!

    真少见啊!

    “唔,瀚海之上飘来一座古墓,你如果炼丹遇到瓶颈,可以去那古墓中走一遭,虽然你只是炼丹师,不需要打打杀杀,不过,那古墓中或许会存在一些珍惜药材,亦或者是珍奇丹方等等……”

    “你去闯一闯,也算是提升自己吧。”

    “炼丹是一门学问,有天赋是一回事,闭门造车又是一回事。”

    陆番的话语,倒是让倪玉,微微惊喜。

    公子又准备让她出去走走了?

    远处。

    一副咸鱼状的小应龙反应过来了,好像可以出去耍了,所以扑棱一下直接翻身而起。

    化作一道流光,飞速来到了倪玉的头顶上。

    听到可以出岛玩耍,小应龙还怀疑个球的龙生。

    陆番瞥了一眼小应龙,面无表情,这厮……怕是养废了。

    看来,得找个时间扔到竹珑那儿,好好的捶打捶打。

    “去吧,你们一起去。”

    陆番摆了摆手。

    倪玉应了一声,便欢天喜地的跑去整理自己,准备出行。

    陆番笑了笑,在湖心岛上闲逛起来。

    碧落桃树摇曳,桃瓣纷飞,使得岛屿上,宛若桃花林,带着几分美艳。

    ……

    北郡。

    大玄皇宫。

    澹台玄蹙着眉头,微微揉着眉心。

    如今的天下局势,让他有几分头疼,看着一份份传上来的奏章,尽是有几分心累。

    要管理天下,事事都要关心,面面俱到,的确有几分劳心。

    特别是,随着天地蜕变。

    人族兴起,修行振兴,各种各样的修行门派犹如雨后春笋建立。

    这些门派多了,是好事,对于修行界的发展有好处,可是,从另一方面,却也动摇着大玄的统治。

    这些修行门派,总是遗世独立一般,对于大玄的命令,完全无视。

    甚至,还有不少门派,视平民为蝼蚁,以恩赐仙缘之名,招收大量平民作为劳动力,甚至圈地,自立山头,为一方豪强。

    却是惹得民不聊生。

    这使得宗派界和大玄,产生了一些矛盾。

    宫殿外,马车的轮毂,碾散了尘埃。

    墨北客裹在厚厚长袍中,徐徐行走而出,苍老的面容上,带着几分笑意。

    “王上。”

    墨北客躬身。

    他如今,算是半归隐了,不过,这一次,澹台玄特意请他出来,他不得不来,显然,澹台玄遇到了麻烦。

    澹台玄赶忙放下手中的奏章,赤着脚,提着衣摆,过来搀扶着墨北客。

    “墨老来的正好。”

    澹台玄笑了笑,将所遇到的麻烦和墨北客诉说。

    大殿中陷入了几分沉寂。

    许久后,墨北客喝了一口茶,咳嗽了一声,才徐徐道:“王上……魔怔了。”

    “王上要分清楚修行界和宗派界……”

    “一院二国三宗四阁……这才是修行界。”

    “大玄国,实际上是修行界的大势力。”

    “至于那些刚成立的小宗小派,他们才叫做宗派界……作为大修行势力,岂能被宗派界给牵着鼻子走呢?”

    “王上,你在乎的只是民生安定,天下太平,这些宗派,非九凰院,体宗,画宗等势力,王上根本无需理会,也无需忌惮。”

    “他们处于大玄国境内,那便是要受大玄国的统辖,所以,王上你只需要颁布命令,制定规则,他们若是遵守规则便罢,若是不遵守……”

    “王上命令玄武卫,踏平便是了。”

    墨北客道。

    澹台玄听的微微有些发愣。

    这么简单粗暴的么?

    “相比于各地的民众,朴素的百姓,其实从来不是什么严重的问题,王上能让他们过的好,过的舒适,没有百姓会不服王上。”

    “而这些小门小派,有实力,就会有野心,再加上……邪教蔓延渗透,很有可能会引起风暴,王上要做的,直接暴力镇压便可。”

    “普天之下莫非王土,当然……除了白玉京。”

    墨北客继续说道。

    澹台玄却是听的微微咂舌。

    “至于妖族与人族争锋,其实正是这些邪教在其中作祟,不过,如今,妖族与人族已经势同水火,难以和平相处,因为,这其中掺杂了利益,妖族的妖晶能给为人族修行而有所增益,这点,就很难解决妖族与人族的问题。”

    “相反,小宗小派与大玄国的问题,就很简单了。”

    “王上如今,不应该为这些事情所困扰。”

    “东海海域,有古墓现世,修行界早已经掀起了腥风,王上要做的,是派遣强者前往,这古墓中定然蕴含有大机缘,大玄国岂能放过?”

    “若是夺得大机缘,培养出超越阳神的大能,定然可保大玄国,千年,乃至万年昌盛。”

    墨北客徐徐道。

    修行时代中的国家,发展会很困难,因为会遭遇各种各样的问题。

    但是,同时,这样的国家也很容易发展起来。

    一旦发展起来,那便是一方神朝,可永垂不朽。

    墨北客自然是希望,大玄能成为一方神朝,而不是昙花一现的凡人王国。

    “王上……老臣有一提议。”

    墨北客忽然行大礼,躬身,道。

    澹台玄一怔,“墨老请讲。”

    “如今乃修行时代,神朝当立,老臣愿为神朝鞠躬尽瘁……”

    “王上可设立玄机阁,邀请诸多能人来共同辅助。”

    澹台玄深深吸气。

    “设立玄机阁,又该请何人入阁辅助?”

    澹台玄蹙眉,继续问道。

    “南郡唐显生,西凉洛茗桑,道阁谢运灵……”

    墨北客徐徐道出了三个名字。

    澹台玄赤足,伫立在宫殿走廊,望着躬身的墨北客,眯了眯眼。

    许久后,他挥手下令。

    命人拟旨,让薛涛率军出行,平定宗派之乱,给宗派制定规矩。

    这些新生的宗派和宗门,都必须服从大玄国的管辖,并且,每年都需要给大玄国上贡。

    并且宗派界每年都需要派遣优秀门徒入大玄学宫中进修。

    违者……灭之。

    澹台玄这则旨意一出,玄武卫旌甲铿锵,马蹄声炸裂,在已经跨入了元婴境的薛涛的率领下,踏足诸多宗派。

    整个大玄,霎时风云色变,许多宗派门主哗然。

    他们自立山门,不就是为了个逍遥自在,结果,大玄这旨意一出,让不少宗派门人色变。

    然而,他们没有拒绝的权力。

    有几个宗派拒绝,却是被薛涛率军踏灭了山门。

    而薛涛也没有杀光这些人,全部擒拿,扔入大牢。

    全部押往天函关,与自西而来的妖族征战。

    而澹台玄下令,昭告天下,设立玄机阁,共同辅佐大玄治国。

    邀请函,飞速传出。

    而澹台玄更是出兵数千,由江漓率领,乘大船赴东海,探寻古墓。

    ……

    南郡。

    唐显生看着手中的信件。

    他的不远处,一位侍从躬身而立。

    “设立玄机阁……”

    “大玄欲要立神朝。”

    唐显生笑了笑。

    不一样的时代,设定的目标和难度都会不同。

    若是诸子百家时代,推翻大周统治,建立新朝就已经很不错了。

    而如今的时代,修行人频出,一个王朝,若是连震慑修行人的力量和魄力都没有,终究会分崩离析。

    宗派界的诞生,其实就是一个考验,也是一个导火索。

    何谓之神朝,以朝堂之力,盖压修行势力,让百姓安居乐业,让天下太平昌盛,便为神朝。

    “能够活着见识到神朝的诞生,也是一种荣幸。”

    唐显生笑了起来,他显然很开怀。

    唐一墨来了,他交代了一些注意的事情后。

    便大笑着,带着唐果,赶赴往北郡。

    ……

    西凉。

    霸王出西郡,赶赴东海,探索古墓,那古墓的出现,早已经引得天下修行人震撼。

    洛茗桑没有前往,她帮助霸王管辖着西凉,如今,西凉境内,井井有条。

    “主人,会不会有诈?”

    一位侍女,忧心忡忡的看着洛茗桑。

    这侍女乃是一位金丹境的修行人,是霸王亲自派遣保护洛茗桑的安危。

    洛茗桑笑了笑。

    “玄机阁么?”

    洛茗桑目光闪烁,她抬起头,望着天穹。

    神朝当立……

    这个天地,很大很大。

    而大玄的未来,或许,不仅仅只是限于五凰。

    ……

    天下的局势在不断的变化。

    陆番对此,倒是没有太在意。

    如今的他,已经不怎么插手天下的局势了,只要不会出现什么修行人大灭绝的无语事件,他基本上都不会出手。

    他更多的还是制造秘境,让世人修行,让世人增强修为,进而来增强他的修为。

    另外,他思索,如何让已经成为高武世界的五凰,继续提升世界层次的问题。

    之前的五凰一路从低武成为高武,路途其实很简单,就是霸道的融合其他世界的本源,高效而霸道的成为高武。

    这种方式,对于其他世界而言,是不可复制的,但是对于五凰而言,却是最适合的方式。

    而陆番在思索,成为五凰的高武,是否要继续延续这种方式。

    不过,高武要提升层次,可就不仅仅只是简单的吞噬本源,更需要融合大道……

    陆番倚靠千刃椅,如沐春风。

    一边摆盘棋局,一边思索着。

    “如果能够有一个高武世界的本源来试试手就好了。”

    陆番抿了抿嘴。

    “高武世界的本源融合,怕是会繁琐的多,也凶险的多,因为还有多出一个过程,需要剥夺大道……”

    陆番笑了笑,继续落子。

    如今,他的脑海中也只不过有一个粗略的想法。

    毕竟,五凰才刚刚成为高武,这些事,并不需要太着急。

    棋要一步一步下,饭要一口一口吃。

    嗯?

    忽然。

    陆番落下一颗棋子的时候。

    眉宇不由一挑。

    因为,他发现体内的灵气竟然不再流逝了,古墓对他的灵气不再吸收……

    这说明了什么?

    说明了古墓对他灵气的需求以及趋于饱和……

    想到这儿,陆番不禁有几分感慨。

    可总算是饱和了。

    比起令牌,这古墓的胃口实在是太大,吞吸灵气,是令牌的数十倍。

    他每日下棋,才勉强保持灵气的消耗和恢复。

    陆番都感觉自己差点被吸干。

    这换了其他人,根本无法开启这古墓。

    没有再继续摆盘棋局,陆番捏着青铜酒杯,轻抿一口。

    尔后,抬起手轻轻拂过。

    嗡……

    十一枚令牌漂浮而出,闪烁着璀璨而夺目的光泽。

    原本沉寂的令牌,在这一刻,竟然纷纷亮起了光。

    “去。”

    陆番屈指一弹。

    十一枚令牌,顿时化作流光,爆射而出。

    轰!

    仿佛是一颗导弹似的,可怕的气息轰鸣,引得瀚海炸开翻腾的沟壑。

    白色的水浪,在令牌呼啸的两侧分开。

    ……

    轰隆隆!

    瀚海之上。

    一位位修行人纷纷惊醒。

    每个人都听到了低沉的轰鸣,宛若天地在呜咽哭嚎。

    发生了什么?

    所有人都有些懵逼。

    古墓之前,聚集了太多的强者,密密麻麻的修行人,将古墓城阙前的城墙,围拢的水泄不通。

    霸王、许楚、赵子旭等西凉代表修行人。

    江漓、陆九莲等北郡代表修行人。

    还有唐一墨、司马青衫等南郡代表修行人。

    几乎所有修行界的强大修行人,皆是齐聚于此,更有天元域的圣地修行者。

    再加上聂长卿、凝昭等人,几乎代表了五凰修行时代的修行者皆是聚集。

    轰隆隆!

    震耳的轰鸣再度响彻,从四面八方炸响。

    每个人都是目光精亮,盯着各方。

    他们看到白光如白驹过隙,飞速而至。

    “那是什么?”

    有人惊叹。

    杜龙阳,叶守刀等半步大能境的强者,呼吸一凝,纷纷冲起。

    喝!

    杜龙阳厉喝,探出手,欲要抓住这飞速而至的令牌。

    轰!

    然而,杜龙阳骇然发现,这令牌竟然蕴藏着可怕的,无可匹敌的波动。

    血液飚飞,杜龙阳的手臂被令牌轰出了血。

    他落回了海面,看着十一枚令牌,从四面八方齐聚而来,悬在了古墓城阙那充满了岁月气机的城门前。

    所有人,呼吸不由急促起来。

    这一幕,他们岂能还不明白?

    这神秘古墓……要开启了!

    齐六甲身躯俱颤,浑浊的目光中,更是充斥着不可置信。

    这古墓……竟然真的能够开启?

    这可是古之大帝时代的古墓啊……

    墓冢中,到底葬着什么?

    冰塔。

    诸多圣子圣女被囚禁于此。

    而此时此刻,一位位圣子圣女则是将脸颊贴在了冰塔的墙壁,死死的盯着瀚海上的古墓。

    看着那霞光蒸蔚的古墓,一个个心头皆是俱震。

    这个新生的高武世界,出现大机缘了啊!

    那古墓,充满了古老的气机,再联想到虚无天那段尘封的历史。

    怕是,这古墓,来自古之大帝时代的机缘。

    所有圣子圣女都坐不住了。

    哪怕是好整以暇,端坐猛禽背部的拓跋圣子也一样按耐不住。

    拓跋圣子自信,随着这个新生高武的世界保护之力消失,定然会有人降临来救他们。

    甚至很有可能是圣主亲临。

    虽然,这需要一点时间。

    而如今,这机缘的出现,让他无法保持平常心。

    他找到了青灵圣子。

    抬起手,厚重的手掌,搭在了青灵圣子单薄的肩膀上。

    “古墓一开,你带着我立刻出冰塔……”

    拓跋圣子压低了声音,道。

    青灵圣子眯起眼,他回首看了拓跋圣子一眼。

    “这冰塔实际上主要是因为阵法封困,封不住拥有特殊体质的你……”

    拓跋圣子与青灵圣子对视,下一刻,两人皆是笑了起来。

    心照不宣。

    ……

    随着古墓迸发出万千霞光,各方也皆有动作。

    不周峰。

    竹珑动身了,她迈步踏入了龙门,从赤龙龙门中走出,趴在龙门上的赤龙,感应到大姐大的气机,顿时眼眸一亮。

    承载着竹珑赶赴古墓。

    巨鲸驮仙岛。

    倪玉带着小应龙,御锅而行,出了岛屿,身后的湖心岛,在雾气朦胧中消失不见,仿佛仙踪隐匿。

    仙人遗迹中。

    本源瀑布后,陆长空一身粗布衣衫,从中行走而出。

    他的发丝飘荡,胡须轻扬,目光有几分深邃。

    “药田中的灵药种类全部都耗尽了……想要得到新的灵药,怕是得去这古墓走一遭,希望着古墓遗迹中能够有更多的奇珍灵药。”

    陆长空长叹一口气。

    为了这一次入古墓,他做了许多的准备,专门从《百草谱》中,筛选出了许多种,药性微毒的灵药,研魔成粉,掺杂在各种手段中。

    “虽然都只是微毒的药性,但是,容老夫自保,怕是没有问题。”

    陆长空微微颔首。

    尔后,迈着步伐,往古墓方向而去。

    他本只追求,采菊东篱下的生活。

    可是,为了完善《百草谱》,他只能出山了。

    ……

    虚无天。

    古刹横空而来,许许多多的死寂大陆,飘荡的碎石,被轰的炸碎。

    可怕的气机纵横之间,引得虚无天的规则降下威能。

    然而,古刹佛光普照,竟是顶级的法器,根本无视了规则的力量,速度极快,横亘过天穹。

    在古刹之后,有战船倾轧,飞速跟随。

    有展翅便是数千里的猛禽拍打翅膀,在虚无中穿梭。

    也有战车倾轧,有黑白仙鹤腾空……

    这些强者组合成可怕而凶戾的气机,几乎要将虚无天给压塌。

    很快。

    他们来到了五凰之外。

    轰!

    可怕的气机,让不少遗留于此,窥探五凰的流浪者们,肝胆俱裂。

    佛光普照而过。

    不少流浪者,逃窜不急,竟是被佛光扫过,蒸发净化为了飞灰。

    浑身覆盖着燃烧火焰铠甲的强大的流浪者,恐惧万分。

    “高武佛界的尊者!”

    “还有各大圣地的圣主!”

    这些强者竟然齐至了。

    “五凰完蛋了!”

    “这个新生的高武……完蛋了!”

    此人失心疯般的喊着,他欲要遁走,然而,古刹中,一只佛手探出,竟是捏住了他,将其捏的爆碎……

    就像是捏死一只在眼前晃悠的小虫子。

    吐着蛇信的美妇一声尖叫,她有些后悔,为何还留在五凰外准备看热闹。

    “尊者饶命!圣主饶命!”

    美妇跪伏虚无,浑身抖动,磕头求饶。

    然而。

    黑白仙鹤背部。

    有震怒冷哼传来。

    一抹黑白气流扫过,美妇凄厉的被斩为两半,灵识寂灭。

    黑白仙鹤背部,一位身穿黑白道袍的身影,伫立,背负着手,气息冲霄。

    他眺望着朦胧的五凰,冰冷四溢。

    “杀吾妻,囚吾儿女。”

    “此罪,当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