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中文网 > 打造超玄幻 > 第四百一十二章 百丈龙气,神朝当立

第四百一十二章 百丈龙气,神朝当立

一秒记住【都市中文网 www.dszww.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唐果回来了。

    这让大玄学宫周围观望的众人,心中紧绷的弦,不由微微一松。

    这少女的身份,实在是太特殊,唐一墨之妹,或许代表不了整个南郡,但是,一旦出了事,却是会招惹到唐一墨这个狠人。

    唐一墨是谁?

    唐显生的私生子,有着悲惨的幼年,性格孤僻,对亲人格外的看重,特别是他的亲妹妹,更是当做了宝一般的呵护。

    一旦唐果出事,唐一墨定然会疯魔,犹如一尊大魔头,搅的整个大玄国,混乱不已。

    幸好,大玄国有陆九莲。

    自从那场大战之后,天地蜕变,陆九莲就一直在闭关,如今的陆九莲到底有多强,世人根本不知道。

    总之,非常强大便是。

    唐一墨陷入疯魔状态,与陆九莲一战,竟是被轻易压制。

    这也是大玄国众人松口气的原因。

    若是没有陆九莲,唐一墨怕是可以轻易引起杀戮。

    “果儿,你没事吧?”

    唐一墨眼眸波动,散去了魔态。

    “哥,我没事。”

    唐果看着身上衣衫破烂,血肉蠕动的唐一墨,眼眸中不由的流露出了温暖的光芒。

    她知道,唐一墨是因为她而疯狂。

    “没事就好,没事就好……”

    唐一墨抿了抿纤薄的嘴唇。

    他拉起了唐果的手,看着唐果浑身染血的模样,心头不由一紧。

    “疼不疼……”

    唐一墨问道。

    唐果摸了摸脸上的干涸的血迹,笑了笑,这是肉身蜕变所留下的血迹。

    疼当然还是疼。

    在进行神王体蜕变的时候,唐果几乎要忍不住了。

    那种更换血肉,重塑骨骼的痛楚,比起钻心剜骨还要疼痛。

    唐果险些要昏厥过去,可是,她想到了唐一墨,她不想要唐一墨一个人承受太多,她想为唐一墨分担,所以……她忍住了疼痛。

    “不疼!”

    唐果笑起来。

    “我们回家。”唐一墨牵住唐果的手,认真道。

    这大玄学宫,不呆也罢。

    “不……哥,我要留在国都,学宫中还有很多东西值得我学习。”

    唐果拒绝了唐一墨。

    而此时,陆九莲飘然而至。

    “你的体质……变了。”

    他看着唐果道。

    远处,澹台玄,墨矩等人也行走而来。

    听到陆九莲的话语,不由一怔。

    唐一墨因为关心唐果,此刻才反应过来,灵识扫荡,面色微微波动剧烈。

    因为,他在唐果的身体中感受到让他心悸的力量。

    “你可愿跟随我学习,我教你修行。”

    陆九莲看着唐果,道。

    唐果自然是认得陆九莲,大玄学宫的传奇学子,修行妖孽。

    如今已经是站在修行界巅峰的存在。

    “唐果拜见师父!”

    唐果毫不犹豫,磕头便拜。

    虽然有神王体,但是唐果明白,这神王体尚未完全成长起来,她要走的路还远着呢。

    而且,唐果也有属于她的小心思。

    若是有陆九莲这样的强者做师父,她也是有背景有靠山的人了,这样一来,哥哥唐一墨就可以不用那么累了。

    “好。”

    陆九莲温和一笑。

    另一边,唐一墨就有点尴尬了。

    他刚和陆九莲打了一架,结果……唐果回归,便拜了陆九莲为师。

    “哈哈哈……”

    “这算是不打不相识,这就是缘分,本王今日设宴,好好喝一杯?”

    澹台玄行走而来,大笑着。

    虽然大玄学宫的演武场和周围,化作一片废墟。

    不过,这种皆大欢喜的结果,他澹台玄还是很乐意看到的。

    “王上,不用麻烦了。”

    唐一墨摆手拒绝了。

    他刚毁了人家的演武场,哪里还有脸留下吃酒。

    “果儿,这些天你都去哪里了?”

    唐一墨凝眸。

    这是他想要询问的问题。

    唐果犹豫了一会儿,仙人不让说成仙地的事情。

    不过,她想了想,道:“仙人抚我顶……得大仙缘去了。”

    唐一墨闻言,目光不由一缩。

    澹台玄身边的墨矩也眼睛一亮。

    那神秘的仙人又出现了?!

    唐一墨闻言,懂了。

    毕竟,他也是入过成仙地的人,知道规矩。

    摸了摸唐果的脑袋,“好好跟你师父修行。”

    “若是你师父欺负你……告诉哥。”

    唐一墨说完,抬起头,看着陆九莲,面色平静。

    “哥就算是豁去这条命,也会为你讨回公道。”

    唐一墨道。

    唐果闻言,顿时笑成了一朵花:“好呢!”

    下一刻,唐一墨朝着澹台玄微微躬身,化作一道黑芒掠走消失。

    陆九莲则是负着手,青莲衣衫垂落,徐徐迈步。

    “果儿,走了。”

    陆九莲飘然而走。

    “啊?好!”

    “师父……等等我!”

    唐果赶忙回头,屁颠屁颠的跟在陆九莲的身后。

    ……

    北洛城。

    聂双回来,北洛湖畔,湖风徐徐。

    湖中央,聂长卿挎着斩龙,平静的坐在渔船上,戴着斗笠,穿着蓑衣,正在娴静垂钓。

    似乎察觉到聂双回来,聂长卿的声音飘然而至。

    “入湖。”

    聂双闻言,一步迈出,踏入北洛湖。

    随着行走,下一刻,化作奔走状。

    湖水像是沸腾起来似的,不断的抖动,湖中游鱼皆是仓皇缩到了湖底。

    湖畔。

    罗岳和罗成父子负手而立,眺望着湖中心的画面,笑了笑。

    “聂长卿倒是一点不担心,聂双消失了差不多十日,他竟是垂钓了十日。”

    罗成道。

    “聂长卿如今的修为,强悍无比,早已经超出我们所认知的境界,他可能早就看穿了聂双的行踪。”

    两人笑了笑。

    尔后,转身离去。

    湖畔官道上,整军代发的龙血军则是在两人的带领下纷纷撤走。

    湖中。

    湖水炸开。

    聂双心情激动。

    “父亲!小心了!”

    聂双低吼。

    他满是血污的上身,竟是炸开了一道道布条!

    雄浑的能量滚滚,仿佛有巨龙嘶吼,山崩地裂的气势。

    嘭!

    一脚踏下,北洛湖顿时凹陷下去。

    聂双飞速奔走,一拳打出。

    水流都被这一拳给砸的蒸腾成了热气。

    啪啪啪啪!

    聂双在推出这一拳的瞬间,身上的气机不断的攀升,修为竟是也在不断的突破!

    从天锁极限,瞬间迈入元婴。

    “嗯?”

    聂长卿眉宇微微一挑。

    似乎没有想到聂双竟然能打出这样威势的一拳。

    聂长卿轻笑。

    垂钓姿势不变。

    腰间斩龙自动飞起,在水面上一划。

    顿时划开了一道沟壑。

    水花溅起,在空中盘旋,竟是凝成了一道水刀。

    聂双的一拳与水刀撞击在一起!

    恐怖的爆炸顿生,涟漪状的气劲不断的扩散。

    哗啦啦!

    北洛湖像是下了一场雨,雨珠疯狂的拍打。

    聂双肉身闪烁着金光,扎起扎实的马步。

    背后,隐隐似乎有星辰炸碎,星河流转的异象浮现。

    轰!

    聂双再度打出一拳。

    聂长卿心头俱颤。

    这一次无法保持淡定了。

    身下渔船顿时炸碎。

    身躯一阵翻卷,脚尖抵在了聂双推来的一拳之上,犹如鲤鱼打挺,斩龙横在他的身边。

    嘭!

    聂长卿脚尖之上,气劲迸发。

    聂双的身躯蹬蹬蹬的后撤数步,尔后,有些气坏:“爹!你耍赖!说好只施展同境界的力量!”

    聂长卿飘然落湖面,斩龙重新挎好,摸了摸拉碴的胡须,面不改色。

    也不说话,瞥了聂长卿一眼,呵呵冷笑。

    施展同境界的力量?

    那老子怕是会被你揍!

    聂双的肉身,突然变得无比的强大,出乎聂长卿的预料。

    看来,聂双得到了非同一般的仙缘。

    “特殊体质?”

    聂长卿似乎想起了什么,问道。

    聂双咧嘴一笑,握拳,轰鸣阵阵。

    “此为……圣王体。”

    聂长卿笑了笑。

    “很好,看来……更耐揍了。”

    话语落下。

    聂双脸上的神色一僵。

    湖面拉扯过一道线。

    叮咚!

    犹如一滴水,滴入湖中。

    聂双只感觉一股庞大的刀意袭来,庞大的力量让聂双无可抵御,直接被一刀拍入北洛湖底。

    草!

    这怕是个假爹!

    ……

    本源湖,湖心岛。

    特殊体质分发了出去,陆番也算是解决了一个小目标。

    这些特殊体质种子,现在暂时还看不出什么,可是随着成长,定然会光芒耀眼。

    不过……

    特殊体质有局限性,未来想要做出大突破,还得靠他们自身的努力。

    取出灵压棋盘,陆番烧了一壶梅子酒,不急不缓的喝酒摆棋局。

    但是,下了几颗棋子。

    陆番似乎想起了什么,把玩着棋子,眯了眯眼。

    很快,眼眸中线条跳动。

    他观望了一下得到古墓中四王传承的那几人。

    江漓在大玄国中修行,得到了兵王传承的他,修为飞速提升,沉浸在对军阵之道的研究中。

    不过,巩固飙升的修为还需要一段时间。

    另一边,洛茗月回到了西凉,闭关巩固琴王传承。

    墨六七则是在荒漠中巩固修为。

    而得到剑王传承的西门仙芝,在终南山上闭关。

    逸散的剑意,让剑阁的诸多弟子受益匪浅。

    陆番收回目光,陷入沉思。

    这是古墓中的传承,对于古墓,陆番也说不上分的清好坏。

    但是这传承的好处是毋庸置疑的,这些人实力的提升,也同样带动陆番的灵气储量的增加,陆番乐得如此。

    陆番原本打算弄出一些传承,不过,现在想了想,却不打算如此。

    陆番心中有固定的几个人选,那都是他看好的。

    不过,现在,陆番不断给什么传承,因为有些刻意,也会限制了他们的成长。

    陆番打算顺其自然,或许这样的成长,会给陆番带来惊喜。

    手中捏着的棋子,悬在棋盘上方,隐隐有气劲轰鸣。

    陆番的眼眸中线条跳动,看到了几道人影。

    ……

    卧龙岭外小城。

    百无聊赖的蹲在鸡栅栏外的白青鸟忽然心有所感。

    脑海中《九凰变》忽然飞速运转。

    在草地上奔跑的小鸡崽们,身上皆是迸发出强绝的气机。

    化作了火焰燃烧,宛若要遮天的火凤。

    “九凰……第六变。”

    白青鸟徐徐道。

    话语落下,这次变化的可不仅仅是小鸡崽们。

    她自己也发生了巨大的变化。

    身上的衣衫像是覆盖上了一层火羽,整个人也变得高贵,高挑……

    青丝飞扬间,眉宇如火,瞳孔隐隐有淡金色的光华在涌动。

    ……

    昨夜小楼又东风。

    司马青衫在楼阁窗前作画,窗外是新雨后的空山,安静,恬谧,更有鸟雀“咕咕”的声音,萦绕在山间。

    笔走若游龙,书桌上的画卷似乎都活过来似的。

    随着作画,他身上的气息越发的强盛,隐隐之间,卷中画似乎化作了一个真实的世界。

    司马青衫闭上眼。

    待他再度睁开,眼中的世界竟是化作一个水墨世界似的。

    一切都如画卷,他抬起手,便可轻易的改变一切。

    司马青衫笑了笑。

    泼墨山水,一座山岳横移,一棵古木刹那参天。

    画卷中的世界,宛若化作他的领域似的。

    ……

    雪山之巅。

    孔南飞睁开眼。

    冰冷的风雪吹拂,在他的身上积了厚厚的一层雪衣。

    不过,孔南飞丝毫不以为意。

    他胸腹中仿佛有诗句横生。

    他笑了笑。

    面对皑皑白雪,张口诗词自成,口若悬河之下,浩气长河滚滚,卷过皑皑雪山。

    山间大雪,冰消雪融。

    雪地中,有绿意萌生,摇摇生长。

    孔南飞身后不远处,孟浩然深吸一口气,惊骇万分。

    他感觉,师尊……又变强了!

    一气浩然,改变天地形势。

    堪比神通!

    许久之后。

    孔南飞闭眼,再度睁眼,大雪再度从天上飘下。

    孔南飞有几分怅然。

    “浩然正气真强啊。”

    “若夫子尚在,一口浩然气,能达到何等程度?”

    孟浩然微微一怔,沉默了下来。

    许久后。

    孔南飞拎起酒葫芦猛地往口中灌酒。

    大笑之声,萦绕山巅。

    “如此盛世,可惜了。”

    ……

    陆番收回目光,笑了笑,啪嗒。

    手中悬着的棋子,顿时落在棋盘上,清脆的声音萦绕开来。

    白青鸟有《九凰变》这修行法很神秘,哪怕是陆番也弄不出个所以然。

    司马青衫以画入道,自成领域雏形,威力不俗,越阶作战,封困强者轻而易举。

    而孔南飞借着夫子所传的浩然正气,更是修出堪比神通般的手段,虽然比起竹珑的天赋神通弱很多,但好歹也是神通级手段,不可小觑。

    因而,陆番决定了,他不会再给什么传承。

    顺其自然,这些人就这样修行下去吧。

    陆番觉得未来定然会有大惊喜。

    时间点点流逝。

    倪玉枯坐在道碑前,黑锅被没收的他,倒是进入了一种玄奇的参悟状态。

    元神台处。

    一道道身影盘踞各处,捕捉着空气中逸散的元神力量,借此欲要参悟出元神。

    叶守刀突破入元神合一的层次,这给了众人巨大的刺激。

    倪春秋,杜龙阳,天虚公子等强者皆是盘坐于此。

    霸王、聂长卿、凝昭等人也时不时的来此。

    而卧龙岭的九狱秘境,也同样汇聚了许许多多的修行人,他们想要借助道碑参悟出道意。

    陆番特意观察了一下陆长空。

    时间长河消失后,陆长空就离开了仙人遗迹,他跑到了古墓中,再度研究起了古墓中的灵药。

    他仍旧在进行着他的灵药杂交计划。

    将一种种品质不凡的灵药混合杂交,借助沾染了时间长河力量的草药来进行提炼,一时间,倒是也进入了一种闭关般的状态,有些不知年岁。

    轰隆隆!

    虚无外。

    庞大的日晷悬浮,时间大阵不断的盘旋,覆天阵缭绕着烟云。

    使得五凰看上去,无比的瑰丽和神异。

    在时间大阵的作用下,五凰中,时间流逝是外界的十倍。

    一年时间很快就过去。

    元神台处,有磅礴精气神滚滚。

    杜龙阳突破了,他跨入了元神合一的境界,成就大能称号!

    一杆长枪刺出,瀚海都被刺出一个久久难以愈合的窟窿。

    叶守刀从绝刀门中踏空而出,大笑着,斩出一刀。

    一刀于空中如暴雨梨花般铺散,化作万千刀芒,这是当日陆番所传的一刀,叶守刀有所参悟。

    这一刀,为庆贺杜龙阳入大能!

    又一座元神雕像碎裂。

    杜龙阳立于虚空久久等待,可惜了,陆番没有出现。

    万分遗憾的杜龙阳叹了一口气。

    叶守刀第一个跨入大能,所以得到陆番的传法。

    而他是第二,自古第二无人识,杜龙阳虽然遗憾,倒也没有黯然,内心反而越发的有冲劲。

    若是他成为第一位跨入造化尊者层次的修行人,陆番会给他传法么?

    又一年,又有人突破入元神合一大能境。

    武帝城中,杜龙阳踏空而出,绝刀门中,叶守刀也飞遁。

    他们都以为跨入元神合一的应该是倪春秋。

    可是让他们错愕的是。

    这一次跨入元神合一大能的,竟然是天虚公子。

    倪春秋反而比起天虚公子慢了一步。

    时间一点一滴的流逝。

    五凰的变化在悄然间发生。

    对于修行界的修行人而言,时间的流逝不会太明显,因为到了高层次,一个闭关可能就是数年时间。

    但是,对于凡人国度,亦或者说……对于澹台玄而言,时间的流逝所带来的改变是巨大的。

    数年时间,大玄国彻底成为了五凰大地上的至高国度。

    南郡和西凉与大玄国达成了共识,共同辅助大玄国的发展,因而少了劲敌的大玄国彻底的成为了凡人大地的霸主。

    宗派界对于澹台玄发布的命令,他们选择抗拒。

    澹台玄对此也不以为意,妖洲以西的邪教势力渗透,这些宗派势力中不少都是邪教分子掌控。

    因而,澹台玄冷峻下达命令,一念之下,江漓,薛涛率玄武卫出兵。

    仅仅一个月的时间,五凰大地俱颤。

    宗派界被连根拔起,死伤无数。

    邪教分子被追杀出了大玄国范围,逃回了妖洲以西。

    刘元昊掌控的邪教没有罢休。

    不仅仅利用邪教之人伪装成大玄修行人,杀妖族,挖妖晶,引得妖族与大玄国爆发了战争。

    刘元昊更是学乖了,派遣了数位元婴境的邪教长老渡入大玄国都,刺杀澹台玄,他没有选择自己亲自动手,毕竟当初的亏还历历在目。

    然而,这些元婴境的邪教长老刺杀那一日。

    大玄帝都有金色龙气高达数十丈。

    澹台玄一气喝下,邪教元婴长老形神俱灭,化作飞灰。

    天下皆惊!

    修行界沸腾!

    而这一次刺杀,仿佛是撩动了大玄这头沉睡的雄狮。

    澹台玄高坐王位,目光如炬。

    挥手间气吞山河。

    对内,他大力发展大玄学宫,免除贫寒子弟入学宫的学费,甚至大加赏赐,引起修行热潮滚滚。

    对外,他一纸令下,大玄铁骑在江漓和薛涛的率领下出兵天函关。

    哪怕是三尊妖王亲自对敌,都仍旧是不敌。

    若非神秘妖主亲自现身,江漓借助军阵之道,险些将妖洲踏平。

    江漓与妖主商讨之后,没有在妖洲区域过度纠缠,因为他们的目标不是妖洲,而是邪教,所以大玄铁骑跨过妖洲,杀向了西方。

    西凉,许楚和赵子旭结合南郡唐一墨的大军也杀出虎绕关,直逼西方邪教总部。

    刘元昊集合兵力对抗,可是根本不是敌手,一击即溃……

    邪教分崩离析。

    一年内,西方马顿王朝也被大玄兵马冲击的支离破碎。

    澹台玄大手一挥,将西方马顿王朝纳入了大玄版图。

    至于妖洲,澹台玄忌惮那神秘的妖主,并未选择踏平。

    不过,这一直都是他内心中的一根刺。

    他一直觉得,非我族类,其心必异,更何况妖族。

    因而,澹台玄亲自引兵出征,踏足妖洲。

    三位妖王亲自迎接澹台玄。

    在三位妖王眼中,澹台玄那就是人皇,他们岂敢怠慢,关乎妖族未来与人族的相处问题。

    澹台玄和气的与三位妖王闲聊,得知了妖族的凄惨发展史,当初被马顿王所欺骗被杀了无数妖族,挖走妖晶的事情。

    澹台玄对于妖族倒是也放下了心思。

    三位妖王携妖洲加入大玄国,澹台玄大笑,在妖洲大地上举办册封大典,封三位妖王为大玄国异性王。

    澹台玄回归国都,从天函关归来,一路百姓夹道迎之,欢呼声震天。

    澹台玄伫立战车,皇道龙气再涨,终破百丈!

    百丈龙气加身,一喝之下,堪比元神合一的大能震怒。

    拥有百丈龙气,澹台玄在墨北客和唐显生的辅助下,也终于开始了他的最终计划……

    立,大玄神朝!

    PS:六千字大章,求推荐票,求月票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