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中文网 > 打造超玄幻 > 第四百二十一章 这难道是上古炼丹术?

第四百二十一章 这难道是上古炼丹术?

一秒记住【都市中文网 www.dszww.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黑锅砸在了青石铺就的广场上,发出清脆的声响。

    顿时吸引了不少人的目光。

    毕竟,一口黑锅,在诸多炼丹鼎炉中显得颇有些格格不入,就像是狼群中混入了一只哈士奇。

    在场的炼丹师可都不是弱者,他们都是诸多高武世界通过了预选赛,而闯到如今的炼丹师,炼丹水平极高,眼界自然也极高。

    “噗……一口锅?”

    “用锅炼丹么?这是什么操作?”

    “这小丫头是来搞笑的吧?五凰小世界作为举办点,居然就派遣这么一个小丫头来参加炼丹师比试,这是将炼丹比试当做儿戏了啊!”

    “毕竟是新生的衍九级高武,怎么可能会有拿得出手的炼丹师,不过,既然没有炼丹师,也不必拿一个用锅的丫头来充数吧?完全是白白坑本源道蕴啊。”

    ……

    周围的炼丹师错愕之后,皆是流露出大笑。

    他们是真的有些忍俊不禁。

    炼丹在诸多炼丹师看来,是一件神圣而严峻的事情,他们都会挑选最好的鼎炉,为了能够让炼丹过程完美,不会出现重大的失误。

    炼丹的鼎炉从来都是品质越高越好,哪有人拿锅来炼丹的?

    不过,实际上来说,用锅炼丹也不是不行,就是对炼丹师的要求太高,而且,很容易出错。

    似乎察觉到周围一道道嗤笑的目光。

    倪玉顿时不乐意了。

    用锅炼丹怎么了?

    这锅可是公子亲手给她点化的,比起什么丹炉可要好用太多。

    俗话说的好,适合自己的才是最好的。

    这群家伙,凭什么笑话她?

    古老的战船之上。

    上界使者的仆从目光也不由微微一凝。

    利用锅来炼丹,他也算是第一次遇到,不过,他不会去阻止,五凰要造作,那便让他造作吧,反正输了比试,是要被剥离本源道蕴,吃亏的是五凰。

    咚!

    仆从再度握拳,扬起,砸在了身边的古钟上。

    悠扬而严肃的钟声传出。

    仆从屈指一弹,顿时一道道流光迸射而出。

    那是一份份卷轴。

    飘向了一位位炼丹师。

    炼丹师们接过了卷轴,小心翼翼的展开,卷轴中记载的是一种六品丹药。

    一位位炼丹师的眼眸,陡然变得凝重起来。

    六品丹药,已经算的上是难度颇高的丹药了,一些衍九衍八级高武世界,甚至连见都不曾见到过。

    这还只是第一轮,若是连六品丹药都炼制不出来,就等同于没有入第二轮的资格。

    倪玉也展开卷轴,认真的观看起来。

    “聚花丹,六品丹,可辅助渡劫尊者凝聚元神之花,炼制所需材料:元灵草,黑参根,戎麻叶……”

    倪玉看着丹方,目光不由的凝起。

    看起来,好像有点难度。

    仔细看着丹方,将丹方铭记在心,忽然,倪玉手中的丹方自动弹出火焰,卷轴被焚烧的干干净净。

    周围的炼丹师全部垂手,陷入沉思中。

    似乎在思索和记忆着丹方。

    “每人身旁有一空间球,其中装有所需要的药材,机会只有一次,一旦成丹,便代表用尽一次机会,不可反悔,一旦炸炉也代表用尽一次机会,若是在炼制过程中,察觉到错误,可以立刻终止,不算使用机会,可重新提炼药材炼制,不过,炼丹有时间限制,时间一到,未成丹者,判失败。”

    仆从伫立在古老的战船之上,冷傲的目光扫视着在场的所有炼丹师,口中诉说着规则。

    每一位炼丹师都陷入了沉思中。

    下一刻。

    仆从抬起手。

    手掌上,有阵纹交错纵横,化作了一个巨大的沙漏。

    沙沙沙……

    沙漏中,金色的砂砾在不断的滚落。

    很显然,这沙漏便是计时器,一旦砂砾滚尽,便代表时间截止。

    “现在……炼丹小比,开始。”

    仆从的声音以元神裹挟,竟是带着几分恢弘,一下子,滚滚传荡开来。

    咚!

    古钟再度震颤,一道道波纹逸散开来。

    所有炼丹师都变得紧张起来。

    轰轰轰!

    广场之上,刹那间变得五光十色,各种各样的火焰,被炼丹师们调控而出。

    紫色,红色,蓝色,金色……

    各种各样的火焰,目眩神迷。

    一份份药材被炼丹师们取出,开始投入火焰中,提取药液。

    ……

    血色战场之上。

    大玄神朝的新皇澹台贺端坐在椅子上,听着侍从传回来的消息,他的脸色有些难看。

    广场周围,围拢了许许多多的修行人,有的来自天外,有的来自五凰。

    五凰代表参加炼丹师小比的是倪玉。

    一个丫头代表炼丹师参赛被耻笑不已,而这丫头,竟是抡出一口锅来炼丹,更是成为了炼丹小比的笑话。

    炼丹师们还好,他们毕竟心系比试,不想被影响心态,所以有所收敛。

    而场外关注比试的诸多高武世界的强者,就完全忍不住了,嗤笑之声响彻不绝。

    各种各样耻笑的话,不断的传出。

    “衍九级高武本该连预选赛都入不了,若不是占了作为举办地的光,现在这丫头还该在家吃糖呢!”

    “可笑,真是可笑,哪怕自暴自弃,也不必推出一个丫头来。”

    “这丫头哪里有半点炼丹师的样子?以锅炼丹,简直是在玩闹。”

    窸窸窣窣的声音不断的萦绕着。

    天外的战船中,有诸多强者皆是大笑不已,嘲笑之意,丝毫不加掩饰。

    对于五凰,这些高武世界可不会有丝毫的客气。

    他们对于虚无天本就没有好感,对于虚无天中诞生的高武世界,自然也没有任何的好感,甚至还有些许的敌意。

    五凰的修行人皆是感受到了压力。

    这些悬浮在天外的战船中,有一道道充满冷肃和嘲讽的目光。

    新皇澹台贺攥起拳头。

    不过,很快,澹台贺松开了手,目光落在了比试的广场上。

    他相信倪玉。

    不因为别的,只因为……倪玉来自白玉京。

    这便就够了。

    对于铺天盖地的,来自其他世界强者的嘲讽,五凰的修行人都默不作声,承受了下来。

    血色战场渐渐变得安静,所有人都默不作声,盯着炼丹广场。

    只剩下炼丹师们利用火焰提炼药材的声音。

    ……

    本源湖,湖心岛。

    陆番靠着千刃椅,一手撑着下巴,一手捏着青铜酒杯,杯中酒液摇曳着涟漪。

    灵压棋盘悬浮在他的身前,其上倒映着炼丹小比的画面。

    陆番饶有兴致的观望着。

    对于倪玉而言,这炼丹小比,也是一次难得的见世面的机会吧。

    ……

    倪玉面色涨的通红,徐徐吐出一口气,闭上眼睛。

    她努力让自己沉下心来。

    心态不能乱。

    哪怕周围人的嘲讽声,不断的钻入她的耳朵,她一样不能乱。

    除了炼丹师们的嘲讽,还有场外来自诸多高武世界强者的讥笑,他们嘲笑倪玉利用黑锅来炼丹,嘲讽五凰无人。

    倪玉一开始很生气,可是随着炼丹小比的开始,倪玉强迫自己沉下心。

    她吐出骨幽火,这是陆番赏赐给她的天地玄火,用来炼丹再好不过了。

    将一份份药材抛入黑锅中。

    倪玉很快就进入了炼丹的状态中。

    六品丹药,可并不是很容易炼制的丹药。

    炼丹,是一件需要十分专注的事情,利用灵识亦或者元神来控制火焰,火焰提炼药材,进而融合成丹药,每一个步骤都十分的严谨,由不得半点出错。

    轰轰轰!

    强横的元神波动扩散开来,笼罩在整个广场之上。

    这些参赛的炼丹师中,几乎清一色都是合体境的大能,甚至还有渡劫尊者级别的炼丹师。

    他们的元神波动,肆无忌惮的扩散在广场之上,隐隐间,竟是形成一种可怕的风暴。

    倪玉在这风暴中,仿佛有种脸上的肉都要被压变形的感觉。

    倪玉喘了一口气,将灵识扩散而出,她还没有突破成为大能,所以没有诞生元神。

    不少炼丹师瞥了倪玉一眼,这个在他们的元神风暴下,有些艰难处之的丫头,让他们的嘴角不由上挑,不屑一顾。

    不过,很快,诸多炼丹师便不再理会倪玉,他们回忆起丹方上的记载,开始炼丹。

    一份份药材投入鼎炉之内,元神控制着火焰的温度和跳动的速度和频率,对药材药液进行着烘烤和焚烧。

    将药材的杂质焚烧掉,沉入鼎炉底部,并且使得药材的精华与空气隔开。

    六品丹,难度可不小。

    噗嗤!

    忽然。

    在紧张的比试过程中,有炼丹师炸炉了。

    闷响在广场中萦绕,甚至还有焦臭味弥漫开来。

    一位炼丹师脸色铁青,元神剧烈波动,有几分恼怒和不甘。

    这位炼丹师一拳砸在鼎炉上,发出低吼。

    下一刻。

    古老的战船上,一位仆从睁开了眼。

    宛若瞬移一般出现在了这儿炼丹师的身边。

    “机会只有一次。”

    仆从淡淡道。

    尔后,一掌拍出,在炼丹师的头顶之上一抽。

    嗡……

    玄奇的道蕴气机弥漫,一道道蕴从炼丹师身上剥离而出。

    这位炼丹师极度不甘,他因为粗心大意,导致失败,他后悔啊,他居然比那用锅炼丹的丫头,还快失败。

    “失败者,安静离场,否则……抹杀之。”仆从剥离了此人的道蕴,瞥了他一眼,冷漠道。

    此人灰溜溜的收起了鼎炉,一步一步走下广场。

    五凰的修行人好奇的看着这位炼丹师。

    这位炼丹师,瞥了五凰的众人一眼,有几分恼怒的嗤笑起来。

    “看什么看!等着吧,你们那用锅炼丹的丫头……也撑不了多久。”

    此人眼眸中的嗤笑,让五凰的修行人顿时流露出不满和怒意。

    时间一点一滴的流逝。

    广场上,陆续有炼丹师炼丹失败,但是也有人成功炼丹,丹炉开盖时,有丹香弥漫开来,不过一批药材,成丹数颗,丹药的香味倒也未曾太过浓郁。

    倪玉鼻子耸动,嗅着丹香。

    咕噜。

    她的肚子发出了震耳欲聋的响声。

    她好饿啊。

    可是……

    这次炼丹小比太正式了,她没法在炼丹的过程中吃丹药。

    倪玉肥嘟嘟的脸上带着纠结之色。

    参悟出饕餮道意,让她的食欲大大的增强,没有吃的……就万分的难受。

    感觉胃部仿佛要化作烘炉似的。

    她眼眸落在了黑锅中,她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有药材的浓郁香味飘出。

    倪玉嘴角有晶莹淌下。

    “不行,太饿了……”

    “一份药材的出丹量肯定不够饱!”

    倪玉受不了,肉嘟嘟的小手一招,将上界仆从准备的剩余的九份药材全部的取出,抛入了黑锅之中。

    周围不少炼丹师瞥见这一幕,眼皮一阵跳动。

    这是炼丹?

    简直是胡闹!

    哪有十份药材同放一锅中的道理?

    炼丹对于药材的使用和药材的量都是十分严谨的事情,岂能这般胡塞乱造!

    迟早炸炉……哦不,炸锅!

    古老的战船上。

    仆从的眼眸扫向了倪玉炼丹的位置。

    五凰的炼丹师,他们还是颇为关注的。

    战船中,似乎也有一道好奇的目光飘出。

    “有意思……”

    淡淡的笑声萦绕,让仆从们心头微微一紧。

    倪玉此刻几乎饿昏了头,对于周围人的目光根本不在乎,她都快饿死了,还怕你们偷窥我?

    倪玉灵识疯狂的席卷而出,犹如平日里炼丹一般,丹方中的炼制方式其实是炼丹炉的练法,不过,倪玉熟练掌握了公子所传的《炼丹手札》,所以很熟稔的便将丹方中的炼制方式修改成为了黑锅炼丹法。

    周围有炼丹师成功,也有炼丹师失败。

    金色的砂砾仍旧从沙漏中不断的滚落。

    不少人都准备看倪玉的笑话,贪心不足蛇吞象。

    一口气炼制十份药材,这是哪家的蠢胖丫!

    一万三千八百七十二位炼丹师。

    三分之一的炼丹师都成功炼制出了六品丹。

    还剩下三分之二的人,或许是水平不足仍在炼制,或者便是已经失败。

    砂砾滚滚而落,没有因为谁而有任何的停歇。

    五凰的人,心都纠了起来。

    齐六甲面上的沟壑不断的抖动。

    倪玉还没有成功……

    新皇澹台贺,更是急迫的站起来,眺望着广场,掌心都攥出了汗。

    忽然。

    广场上,倪玉睁开了眼,她的眼睛都是红的,那是饿出来的。

    她抬起手,拍在了黑锅的边沿。

    被天地玄火骨幽火烧的通红的黑锅,此刻无比的烫手,可是倪玉仿佛早已经熟稔,丝毫无惧。

    啪啪啪啪!

    倪玉捏着黑锅,开始不断的抽砸。

    黑锅中,十份药材融化成的浑厚药液被灵识力量包裹着,在黑锅中滚沸,不过,每一份药液之间,都被灵识的力量完美的分割开来,就像是油液与清水似的。

    倪玉嘴角淌着口水,开始砸起黑锅。

    黑锅狠狠的砸在地上。

    传出咚咚咚的声响……

    周围的炼丹师皆是震怒扭头看来。

    那些没有完成丹药炼制的炼丹师怒极。

    草!

    这胖丫,是炼制不出丹药,故意来搞他们炼丹心态的吧?!

    当当当!

    黑锅砸在地上,敲打的青砖似乎都隐隐要开裂。

    古老的战船上。

    仆从的额头上浮现出了黑线。

    看着那甩着脑袋,砸着黑锅胖丫头倪玉,仆从攥起了拳头。

    他飘然入了战船中。

    许久,战船中竟是传出了笑声。

    仆从一脸无语的出来,看着那抡着黑锅,宛若抽风的丫头,恨的牙痒痒。

    他将情况禀报上界使者,以这丫头影响其他炼丹师比试的缘由,以为使者会下令取消这丫头的比试资格,没有想到,使者竟然容许了这丫头继续造作。

    噗!

    噗噗!

    炸炉之声响彻不绝。

    周围的炼丹师眼睛都红了!

    “啊!”

    “我要杀了你!”

    “你这恶徒,扰我炼丹心绪!”

    一位位炼丹师气到捶胸顿足。

    炼丹是多么严肃的事情,为什么会出这么一个奇葩。

    仆从闪烁入场,冰冷的眼神让这些炼丹师纷纷冷静下来。

    他们不敢动手,毕竟上界使者还在观望着一切。

    所以,他们只能不甘心的被抽离本源道蕴,离开广场。

    倪玉的灵识笼罩在黑锅中,整个人进入了炼丹的状态。

    黑锅炼丹手札口诀,一砸二颠三酝酿……

    一砸,就是通过砸锅法,使得药液彼此之间发生充分的碰撞,使得药效相融。

    这个过程很危险,稍有不慎就是炸锅……

    当然,倪玉早就习惯了。

    砸锅完毕,黑锅中,药液混合成了一大团,散发出浓郁的香味,倪玉哧溜一声,将唾沫吞入口中。

    尔后……

    开始颠锅,就像是厨师颠菜似的,锅中的一大团摇曳在颠锅过程中,不断的飞出黑锅。

    而黑锅则是附着天地玄火,和地面发生有节奏的碰撞。

    如果说砸锅是无节奏的乱砸,那颠锅就是有节奏的交响乐……

    周围的炼丹师要疯了,他们的丹炉中不断的发出异响……

    满脑子都是那有节奏的颠锅声。

    噗噗噗……

    尔后,便是弥漫全场的炸炉声响。

    倪玉对此一无所知。

    她淌着口水,身体随着颠锅姿势如海草一般迎风摇摆。

    画面……触目惊心!

    场下。

    齐六甲老脸一抽。

    凝昭更是忍不住抬起手捂住脸。

    五凰的修行人则是看呆了。

    看着周围其他世界的修行者震怒万分,怒骂不止的模样,他们却是气笑了。

    咋的,还不让搞心态了?!

    而广场上。

    许多炼丹师的面色变了。

    因为……

    那胖丫的黑锅,颠着颠着……

    那一大团的药液,竟是渐渐的宛若法术般,化作了一粒粒浑圆的丹药,在锅中随着颠锅姿势,不断的翻滚!

    哗啦……哗啦……

    很快,他们耳畔响彻的,便是丹药如雨一般在锅中翻滚的声音。

    古老战场之上。

    上界使者仆从的眼眸陡然紧缩。

    竟然……还真的成丹了?!

    最可怕的是……

    这成丹量……好恐怖!

    古老战船中,强横的元神波动席卷。

    隐隐有呢喃声弥漫开来。

    “这丫头乃是虚无天新诞生的高武世界出来的炼丹师……”

    “这……难道是上古的炼丹术?”

    PS:票票有木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