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中文网 > 打造超玄幻 > 第四百二十五章 断臂泛白骨,以命搏杀

第四百二十五章 断臂泛白骨,以命搏杀

一秒记住【都市中文网 www.dszww.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在江漓冰冷的话语之下,战斗瞬间展开。

    不得不说,作为天地大比的第一场,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五凰的周围,被一艘又一艘的战船和灵舟包围的结结实实。

    有的是来参赛的,有的则是专门赶赴而来观战的。

    天地大比作为九重天的盛事,每一届都吸引着众多的视线。

    最重要的是,玩的是心跳和刺激,因为这天地大比的每一场,其实都是一场豪赌,赌的是天地本源道蕴,赌的是世界的气运!

    因而,这种比试,几乎吸引了全天地生灵的目光。

    轰!

    战斗瞬间爆发。

    江漓的最后一句话语也瞬间响彻全场。

    “先把你打到闭嘴!”

    恐怖话语如波涛滚滚。

    而杜龙阳,叶守刀,倪春秋和天虚四人也瞬间闻风而动。

    在齐六甲传讯给他们,告知他们即将要进行天地大比的时候,他们就开始准备和培养默契了。

    杜龙阳,叶守刀,倪春秋和天虚四人,一开始就知道,他们四人会成为一队的人马。

    因为他们四人实在是太熟悉了,在天元的时候,四人就基本上很了解对方,他们有的是敌手,有的是朋友。

    而如今,融入了五凰,更是经历了无数的大战!

    至于队伍中的第五人,他们一开始不知道,最后,齐六甲选择了江漓。

    不得不说,这是最好的选择。

    江漓是一个统帅,而且是一个合格的统帅。

    在古墓中得到了兵王的传承之后,他的这份气质和实力更是得到了飞一般的提升。

    如今拥有大能实力的江漓,联手四位大能,几乎是五凰团体战最好的出战阵容。

    哪怕是陆番看到了,都没有任何的异议。

    当然,在齐六甲看来,陆番可能根本就是懒得管。

    嘭嘭嘭!

    血色战场,青石铺就的浩大广场,陡然爆发了战斗!

    恐怖的属于大能的气息,骤然弥漫开来。

    这是一场苦战。

    从抽签结束,五凰的修行人便得知了。

    衍九级,对战衍七级。

    差了二衍的差距,这差距可以说是非常的巨大。

    血色战场上,十万大军沉默了下来,他们没有在发声,薛涛站的笔直,死死的盯着广场之上。

    他佩服江漓,甚至,他很愿意为江漓而厮杀。

    可是,如今的他根本没有入战场的机会。

    大军中的每一人都闭上了嘴,他们没有在嘶吼,生怕自己的吼声影响到了江漓和四位大能。

    银色的长枪宛若贯穿长空,可怕的冲击力,直接将血色战场的空气撕裂,砸出一阵空洞的声音。

    那位青年面门遭到了袭击,心中微微一惊。

    但是作为主帅,他岂能被吓到。

    属于渡劫尊者的气息陡然爆发。

    可怕的能量匹练在他的身躯周围,宛若开出了一朵灿烂的花。

    他眉心中的弯月亮起,眼眸化作了白色,眼眸深处隐隐有杀意沸腾而出。

    他不会留手,也不会大意。

    因为,这一场比试,关乎到十缕道蕴的争夺,道蕴,那是一个世界的根本,是一个世界的气运,若是因为他的大意而失败。

    一旦回到星月小世界,他怕是会被圣主亲手斩杀!

    咚!

    银色长枪一往无前的威势被阻隔住了,狠狠的撞击在了这青年身躯周围的能量墙壁上。

    轰轰!

    能量仿佛瀚海掀起的波涛一般,不断滚滚开来。

    青年的身躯被砸的弹飞而出。

    另一边,星月小世界的四位大能也纷纷动了。

    “这是军阵之道!”

    为首的青年,捂着胸口,抵住江漓的一击,他隐隐竟是感觉到吃力,险些觉得自己的胸膛要被洞穿!

    “破开他们彼此之间的联系!”

    青年爆喝。

    他们的阵容中,有两位渡劫尊者,这应该是成为碾压的局势才对。

    可是,江漓利用军阵之道,联合了四位大能的气息,使得他们竟然能够爆发出不弱于渡劫尊者的实力!

    “哪怕是军阵之道联合,也只是一位渡劫尊者,我等二人,围死他!”

    青年落地,抬起手,一柄权杖模样的法器落入手中。

    嗡……

    抬起手,法器轻扬,便是有点点星光在闪烁似的。

    血色战场的上空,竟是浮现出了厚重的云层!

    轰轰轰!

    一道道星光从云层中砸下!

    覆盖了整个广场!

    宛若一场滂沱大雨。

    天外,一艘艘战船中的强者们,皆是看的自信无比。

    “没有任何的悬念了,两位渡劫尊者,其中一位更是拥有一件高品的圣阶法器,完全是虐杀。”

    “其实五凰这团队也有些门道,竟是能够参悟出军阵之道。”

    “不过,能够参与天地大比的,基本上都是参悟出道意之人,所以……他们的优势大不到哪里去。”

    战船中,窸窸窣窣的话语声响彻,将局面分析的很透彻。

    广场中。

    江漓五人,的确遭遇到了巨大的威胁。

    因为,这坠落下的星雨,可不是真的无害,而是充满了可怕的腐蚀和破坏力量。

    江漓必须组织杜龙阳四人,不断的躲避这腐蚀的力量。

    而这样一来,他们彼此之间的元神联系就很容易出现缺漏和不稳。

    星月团队中的另外一位渡劫尊者飞速逼近江漓五人。

    “死!”

    冰冷而充斥杀意的话语,从一位星月小世界的渡劫尊者口中传出。

    “叶守刀,挡住!”

    忽然。

    江漓喝道。

    那军阵之道扩散而出的血色战神,竟是开始不断的收缩,覆盖在了江漓的身躯之上。

    而叶守刀被隔绝了出来。

    “交给我。”

    叶守刀脱离了军阵之道,那独臂衣裳开始猎猎飘扬。

    猛地抽刀,一柄大刀被他狠狠甩出,化作诡异的弧度,遥指天穹。

    他的脚掌中,黑色的光华流转,隐隐留下道道残影,身躯在诡异的左右摇摆中,竟是将那从天穹洒落而下的道道充满腐蚀性的星雨给躲过。

    他借着这身法,来到了血色战神的上空。

    一声低吼。

    手中的大刀被他挥舞了起来。

    刀芒四溅,道道圆弧光华在头顶之上,绽放出一朵灿烂的刀花。

    犹如一片荷叶,挡住了所有的星雨。

    叮叮叮!

    星雨和刀芒碰撞。

    叶守刀发出了闷哼之声。

    这可不是简单的星雨,而是渡劫尊者施展的星雨,叶守刀虽然苦修了这么多年,但是,实力仍旧只是元神合一的境界。

    每一滴星雨中所蕴含的力量都无比的可怕,仿佛要贯穿叶守刀的身躯似的。

    不过,叶守刀还是挡住了。

    因为分散成了万千星雨,渡劫尊者的力量被削弱了不少。

    叶守刀终究还是挡住。

    而这挡住星雨,则是为江漓等人拖延时间。

    军阵之道不会被在分心。

    杜龙阳,倪春秋和天虚公子的力量则是纷纷融入江漓身躯之上。

    那位渡劫尊者飞速而至。

    江漓目光中犹如有火焰在燃烧似的。

    银芒瞬间在虚空中划过银弧,犹如星光乍现。

    嘭!

    两股气息碰撞。

    那位渡劫尊者神色微微一变。

    因为,没有分心的江漓,这一击的威能甚至不弱于他。

    “五等序列,勇武枪意!”

    忽然,一声低吼在这位渡劫尊者耳畔炸开。

    他欲要脱身。

    却发现,杜龙阳一声吼。

    江漓的这一枪,竟是融入了杜龙阳的道意。

    威力陡然提升!

    噗嗤!

    枪芒瞬间洞穿这位渡劫尊者的身躯。

    将其身躯贯穿,枪尖更是刺在了地上,使得青砖炸碎!

    这一幕出现。

    瞬间,让五凰天外的所有强者皆是哗然。

    “怎么可能?!”

    “愚蠢!天地大比乃是生死搏杀,竟然如此大意!”

    “牺牲一位合体大能挡住一位渡劫尊者,四人合力先斩一位渡劫尊者,这算盘打的好!有计划,有果断!”

    “星月小世界的人都是白痴吗?!明显碾压的局势竟然打成这样?”

    不少人怒骂不已。

    但是更多的还是惊诧。

    噗嗤!

    江漓银枪一挑,对方的鲜血飚飞,在青砖之上迸射数十米。

    那位渡劫尊者震怒,双掌一拍,双掌之上附着了沉重的星光。

    轰!

    隐隐有可怕的冲击力量炸开。

    江漓倒退数步。

    那位渡劫尊者捂着染血的肩部,发出震怒的低吼。

    “找死!”

    他竟然一击之下就重伤了!

    对方爆发的道意,出乎他的意料。

    五等序列道意……

    这个五凰,有点东西!

    隐藏的底牌么?!

    不过,仅此而已!

    远处,星月小世界的三位合体大能也飞速掠来,刚才一瞬间爆发的战斗,乃是渡劫尊者级别的,他们没有反应过来,甚至来不及插手。

    如今多了三位合体大能的辅助,星月一方胜券更大!

    “江漓,杀他!”

    美艳绝伦的倪春秋,红袍翻卷,美眸中杀气沸腾。

    江漓自然晓得,必须在两位合体大能迫近之前,先斩一位渡劫尊者!

    虽然难度很大,但是这是他们唯一的机会!

    江漓再度提枪,枪芒如龙,仿佛卷起了风暴。

    广场之上,杀气沸腾。

    像是一道银芒飞速的逼近那受伤的渡劫尊者。

    此人怒吼,双掌拍在了地上。

    青砖铺就的广场上,顿时龟裂出痕迹。

    下一刻,一道道附着了星光的青砖冲天而起,每一块瓷砖都像是锋锐无比的利刃。

    “我来!你不用管!”

    低沉的声音传来。

    那腾空而起的叶守刀,道。

    他手中的刀被星雨腐蚀的几乎要消失不见了。

    他身躯高高腾起。

    以背部挡星雨。

    手中的刀,默然斩出。

    这一刀斩出,一道刀芒直逼那些横亘的青砖。

    刀芒一化二,二化四,四化万千。

    正是当初他最先入大能,陆番所教导的刀法。

    无数的青砖被刀芒碾的爆碎。

    为江漓等人开出一条宽敞大道!

    噗嗤!

    叶守刀口中喷出鲜血,背部血淋淋,血肉都仿佛被融掉了似的。

    失去了刀芒抵御的星雨全部轰击在他的背部。

    这星雨乃是星月小世界的一种特殊的术法,不仅仅重伤肉身,更是伤害和灼烧着元神!

    叶守刀本身在境界上便与渡劫尊者存在差距,如今更是以肉身硬抗,一下子就吃了大亏。

    他赶忙转身,独臂挥刀,漫天刀影再度交织成如荷叶般的壁障,挡住星雨。

    挥舞着刀,将无数星雨斩开。

    刀舞之间,滴水不沾身!

    江漓对叶守刀是信任的。

    砰砰砰!

    那些遭受到星力加持的青砖破碎,碎屑仍旧锋锐,划过江漓的面庞,让他皮开肉绽,不过,他没有任何的在意。

    犀利而冰冷的眼神中,唯有雄浑的杀意,锁定那位渡劫尊者!

    双手握枪,一跃而起,血色战神化作薄膜覆盖在他的身躯,给他加持了强大的力量!

    轰!

    犹如一尊雄狮从天而降,手中的枪,直直刺下!

    杜龙阳的道意猛地爆发。

    不过,同一次亏,渡劫尊者怎么可能吃两次?

    星力附着在手臂上。

    朝着长枪便是抓去,欲要徒手抓枪!

    他已经做好的抵挡爆发五等序列道意枪芒的一击。

    惊天爆炸,瞬间在广场中爆发。

    烟尘滚滚,碎裂的青砖四散而飞。

    噗嗤……

    一道刺骨的声音响起,像是气球被撕裂似的。

    却见,场中,星月小世界的渡劫尊者这一次,被贯穿了喉咙,甚至连椎骨都被枪尖刺碎。

    怎么可能?!

    远处,青年瞳孔一缩,不可置信。

    如果说第一次是大意,那第二次又着道,显然存在问题,毕竟,渡劫尊者不是傻子!同一个坑怎么可能跳两次?!

    实际上,唯有那位渡劫尊者方是清楚。

    因为,在他欲要握住银枪的时候,其上的道意又变了。

    从杜龙阳的五等序列道意,化作了天虚公子的五等阴柔道意。

    虽然说,杜龙阳的道意不是极其阳刚的道意,但至少和阳刚算是扯边。

    而天虚公子的道意,那就完全是阴柔……

    一刚一柔。

    刚柔并济之下,这位渡劫尊者,郁闷的几乎要吐血。

    空手,接了空枪。

    枪芒瞬间以势不可挡的威能,贯穿他的喉头,钉在了地上。

    江漓神色冷漠。

    杜龙阳从军阵之道中退出。

    杀气沸腾。

    武帝枪骤然一扬,可怕的穿透力,直逼那两位杀来的合体境大能。

    同是合体境大能,杜龙阳可丝毫不惧。

    他拥有五等序列道意,如今更是在百年的时间内,将元神合一的境界修到了顶峰,元神更是隐隐有要凝聚成一朵花的趋势!

    没错!

    陆少主所给的修行法中,元神合一的境界跨入渡劫尊者的境界,需要的便是凝聚元神之花!

    原本渡劫境才可凝聚元神之花,尔后,凝聚金身之花,唯有如此,方能有机会渡天劫,入大能第三境,化仙境!

    而陆番所创的修行法中,元神合一境界就需要凝聚元神之花。

    这也是杜龙阳自信的地方!

    如今的他,或许战不了渡劫尊者,但是……对付同境界的大能,不在话下。

    况且……

    哪怕他挡不住,他也得挡!

    他必须要给江漓争取到杀敌的时间!

    砰砰砰!

    杜龙阳的枪一下子化作了三道,扫向了三位杀来的合体境。

    那三位大能也是震怒!

    狂妄自大!

    能够代表星月小世界参与天地大比,他们自然也是在合体境中走到了巅峰的那种。

    毫不畏惧,攻伐出击!

    枪芒与他们的攻伐碰撞,迸发出气浪宛若可怕极致的罡气,在周围的青砖地面割裂出道道裂痕!

    咚咚咚!

    三位杀来的合体境大能,竟是纷纷后撤步!

    杜龙阳单手握枪,黑衫飘扬,侧脸倒映着惊天杀气。

    一己之力,独挡三位大能!

    江漓没有理会杜龙阳的那边。

    手中的枪被他的巨力握到弯曲。

    下一刻,陡然在这位渡劫尊者的喉部炸开。

    血花迸溅。

    瞬间,这位渡劫尊者的脑袋支离破碎,红的白的瞬间迸射。

    一股元神飞速的荡漾而起。

    江漓却是眼眸骤然一亮。

    身躯之上,迸发出金戈铁马的气息。

    身躯宛若在这一刻不断的拔高!

    残阳如血,马革裹尸……

    将军挥手,杀敌百千万!

    血腥的战场在这一刻宛若化作的异象,衬托了江漓神色的血色战神!

    江漓的道意!

    在这百年中参悟出的道意!

    四等序列……

    血将!

    轰!

    四等道意,犹如一尊烈日,冲击撞击中腾飞而出的元神。

    元神脱离了肉身,会变得十分的孱弱,虽然比起灵识会强很多。

    但渡劫尊者的元神也只能算是堪比合体境大能。

    噗嗤!

    血将道意裹挟的可怕枪意,瞬间撕裂了这位渡劫尊者的元神!

    狂暴的风浪在广场上席卷开来……

    “该死!”

    远处。

    那位挥动权杖的渡劫尊者神色微变,大怒不已。

    星雨的威力陡然加大!

    咚!

    叶守刀砸在了地上,不过,他仍旧在不断的挥舞着。

    可惜……

    可怕的,充满腐蚀性的刀芒却早已经将叶守刀的独臂腐蚀的只剩下半截森森白骨,他挥舞的只是他的白骨……

    “杀!”

    江漓扫了一眼,眼睛瞬间红了。

    天虚和倪春秋也同样是杀气沸腾。

    杜龙阳一人拖住三位同是合体境的大能,枪芒却是越发的用劲!

    以一敌三,霸道无双!

    叶守刀喘着呼吸,充满腐蚀的星雨浇灌在他的身上。

    他跪伏着,手中的刀被腐蚀没了,但是他还有一只手……

    他的这只手,要挥舞出无尽刀芒,为江漓他们撑出一片天!

    江漓握着枪,飞速掠向了那青年。

    渡劫尊者级的青年暗骂了一句。

    江漓杀了他的同伴,那同伴同样是渡劫尊者,所以,他不敢放松,不敢轻易让江漓贴近他的身躯。

    况且,他的战斗方式,也不允许让江漓贴近!

    血色战场,寂静万分。

    不管是天上,亦或者是地上,都变得十分的安静。

    哪怕是那些唠唠叨叨的战船中的其他世界强者也沉默了下来。

    天地大比第一战,很残酷!

    局势完全出乎了他们的意料之外。

    一位渡劫尊者……死了!

    现在的局势,他们甚至有些无法看透。

    血色战场上。

    绝刀门的修行人眼睛全部都变得通红。

    看着那跪伏在青砖广场上,被星雨腐蚀的意识模糊,只剩下本能在挥舞着断骨的叶守刀,他们感觉心脏被狠狠的撞击到了似的!

    而其他的五凰修行人,心神也十分的震撼。

    这是一场搏生死的战斗啊。

    可不是什么普普通通的表演战斗。

    许多人意识遭受到了冲击。

    新皇澹台贺从观看椅子上站起,他的手在轻轻的颤动。

    他此刻的脑海中,满是江漓之前的吼声。

    “五凰……要战便战!”

    拿什么战?

    拿命战!

    ……

    本源湖,湖心岛。

    陆番冷着脸看着这场战斗……

    叶守刀的倔强出乎他的意料,绝情刀意……对他人绝情,对自己也绝情啊。

    陆番徐徐吐出一口气,在空空如也的灵压棋盘上,落下一颗黑子。

    就像是在小本本中,记下名字似的。

    ……

    古老的战船中。

    隐隐有一道目光在注视着。

    仆从头部笼罩烟雾,看不清面容,但是,很显然,他此刻的目光有些错愕。

    “没想到……这五凰,竟然能做到这等程度。”

    “可惜,还有一位渡劫尊者,而且……手持高品圣阶法器,五凰赢不了。”

    仆从淡淡道。

    上界将举办地点选在五凰,不就是为了剥夺光五凰的本源道蕴么?

    一切结局,都可以预料到。

    ……

    杜龙阳一拖三。

    剩下江漓,倪春秋和天虚公子三人利用军阵之道爆发出的实力,的确很难斩杀一位渡劫尊者。

    特别还是手持高品圣阶法器的渡劫尊者。

    雨,停了。

    因为江漓杀来,他若再不停,便会被攻伐所笼罩。

    江漓很清楚,对于这种远程攻伐的修行者,该如何对付。

    就该逼近,贴身打,踩在对付的脸上打!

    唯有如此,方有一线生机!

    血色战神再度涌动。

    冲向了那青年。

    青年露出冰冷的笑。

    他赢定了!

    这三人,怎么杀他?!

    权杖挥舞,无数星光席卷,似是化作了可怕的星光风暴。

    一片星幕似是放下的窗帘,隐隐从两侧垂落而下。

    这是他的防御手段。

    一旦星幕落幕,江漓等人休想打破!

    他虽然是渡劫尊者,但是肉身的确颇为脆弱,一旦被拥有尊者战力江漓靠近,他暴毙的只会比同伴更快!

    轰轰轰!

    星光风暴席卷而出,欲要阻止江漓的前行。

    然而……

    噗嗤!

    一道身影挡在江漓身前。

    无数的星光风暴砸在其上,闷哼之声传出。

    天虚公子身上的整齐的袍服炸裂,身躯被星光风暴砸中,在广场上横飞出数千米。

    拖曳出一道血淋淋的痕迹。

    平日里手指被割裂渗血都要喊个半天的天虚。

    这一次,竟然没有喊分毫。

    星光风暴被阻。

    青年有也不以为意。

    手中的权杖再度星光大盛,迸射出一道可怕的光束!

    江漓目光中杀意凛然。

    一卷红袍飞扬,青丝割裂。

    倪春秋挡在江漓身前,红绳堆叠成防御,不过,被炸的支离破碎。

    江漓越过了倪春秋。

    逼近青年。

    以命开道!

    青年瞳孔一缩,第一次有些慌了!

    星幕徐徐垂下。

    终于彻底笼罩,然而在笼罩的瞬间,一道银芒掠入其中……

    嘭!!!

    青砖炸裂。

    冰冷的权杖贯穿了江漓的肩部,殷红的血从权杖的尖锐滴下。

    而那青年。

    则是被江漓粗暴的用覆盖了一层生了锈迹的甲胄的手臂,掐住脖子,狠狠的砸在青砖地面。

    青砖地面凹陷,炸开一个崩塌的深陷。

    青年的脑袋……则是如礼花绽放,彻底的四分五裂。

    PS:六千字大章,一章结束战斗,求推荐票,求月票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