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中文网 > 打造超玄幻 > 第四百五十四章 谁的是真,谁的是假

第四百五十四章 谁的是真,谁的是假

一秒记住【都市中文网 www.dszww.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本源湖。

    微风徐徐,显得云淡风轻。

    陆番手中握着道衍镜,镜子中,一条条道蕴似游龙般翻卷着。

    黑磁小世界,一个老牌衍五级高武,所拥有的道蕴,比起血煞天中的六芒小世界还要多,拥有一千八百六十道,而六芒小世界只拥有一千七百八十九道。

    当然,这点缺少的道蕴数量,对于衍五级高武而言,并不算什么。

    阳光破开五凰的云层,投射在了道衍镜上,使得道衍镜闪烁倒映着璀璨的光辉。

    陆番笑了起来。

    他尝试提取道衍镜中的道蕴入五凰本源。

    不过,却是发现,道衍镜似是被枷锁给缠绕似的,无法被提取。

    “上界有强者以特殊手段封锁了道衍镜中的道蕴么?”

    陆番眯起眼。

    这道衍镜毕竟是来自上界……上界强者动了手脚,倒也不足为奇。

    将道衍镜放在了一旁,从棋盒中拈起一颗棋子,手一招,青铜酒杯飞驰而来,烧的温热的酒液中,似乎有晶莹在流淌。

    一口下肚,温润心头。

    这上界……

    想要摘桃子,那便来吧……

    我陆平安的桃子,尔等,也要有命摘。

    ……

    元磁天中。

    那被恐怖的灵压光束给砸的跪伏在了黑磁小世界的苍茫大地上的仙宿老者眼眸彻底的失去了焦距。

    他感觉到整个黑磁小世界似乎失去了魂。

    陆番的话仍旧在耳畔回响着。

    “愿赌要服输啊。”

    仙宿老者的确是无力反驳。

    可是,最让他心寒的却是,元磁天距离上界那么近,此处所发生的一切,上界定然都能知道的一清二楚。

    可是,上界居然没有任何的动作。

    为什么?

    这位跪伏在苍茫大地上的仙宿老者,低沉的笑了起来。

    他倒是明白为什么了。

    上界……也同样在觊觎着这些道蕴啊。

    黑磁小世界道蕴,一千八百六十道,对于上界而言,可不是什么小数目。

    因为,九重天有规则在,上界强者不敢肆无忌惮的剥夺他们的道蕴,维持着一种和谐的平衡。

    可是,陆平安的出现,手持道衍镜的陆平安则就没这种忌惮了,虚无天中的高武,本就是在规则之外的存在,陆平安的出现,等同于是打破了这平衡。

    他剥夺了黑磁小世界的道蕴,而上界自然乐得如此。

    待到道衍镜中的道蕴积攒的足够多,上界再以规则之名出手,收回道衍镜,那道衍镜中所剥夺的道蕴……则就全部落在了上界手中。

    “哈哈哈……”

    这位仙宿老者低沉的笑了起来。

    果然,从远古至今,上界依旧没有太大的变化。

    都不是什么好东西啊。

    古老的战船之上。

    司马青衫等人伫立着,元磁天中莫名卷起了恐怖的风,吹动他们的衣衫。

    陆九莲飘然归来,盘坐在战船的穿透,他的眼眸很平静。

    这便是陆少主的清算。

    聂长卿挎着斩龙,冷漠无情的看着黑磁小世界中的众人。

    感觉公子竟是变得宅心仁厚了许多。

    若是以前,在北洛城中时候,以公子的脾气,怕是会屠光整个黑磁小世界吧。

    毕竟,当初五凰在那一战中,若是失败,或许,整个五凰的生灵都会被屠的干干净净,血流成河,尸山堆积。

    不过,失去了道蕴的世界,怕是也很快会腐朽,衰弱,最后整个世界在无助和绝望中崩灭。

    这样的崩灭下场,或许比起被强势屠光,更加的绝望吧。

    公子……还是一如既往的坏脾气。

    元磁天中,早已经变得死寂。

    黑磁小世界的下场,所有人都不曾想到,那可是一千八百多道道蕴啊。

    居然就这样被五凰所剥夺!

    轰!

    下一刻,沉寂了许久的元磁天中,有吸冷气的声音,不断的萦绕着。

    这种情况,他们是真的想象不到。

    原来……这便是五凰的清算!

    似乎比想象中要更加的可怕!

    古老的战船中虚空中腾挪。

    元磁天中的所有人都看清楚了古老的青铜战船上的八道身影,他们盘膝坐在战船船头,眼眸冷漠而平静的望着整个元磁天。

    嘎吱嘎吱……

    陆九莲控制着战船,徐徐行驶而出。

    没有理会气机开始一落千丈的黑磁小世界,目光锁定了元磁天中的另一个高武世界。

    清算……还在继续。

    ……

    血煞天。

    六芒小世界的团体战失利,接下来,他们就将面临个人战。

    然而。

    六芒小世界的仙宿老祖蓦地神色微变。

    他的眼眸中似乎有光华涌动,隐隐看到了元磁天中所发生的可怕画面。

    他似乎看到了元磁天中,一颗璀璨的星辰在寂灭和黯淡!

    那是一个衍五级高武世界在凋零!

    “黑磁小世界……输了?!被剥夺光了道蕴?!”

    六芒小世界的仙宿老祖,听着从元磁天中传回的消息,浑身俱颤。

    更让他神色变化的是,个人战已经开始了。

    个人战,他的出战人选,让他内心笼罩起一股不太好的预感。

    轰轰轰!

    六芒大陆俱颤,山峦似乎都被打爆,大地上浮现出了一整片的巨大荒漠,滚烫的砂砾滚动着。

    从那荒漠深坑中,一道浑身魁梧,肌肤呈现紫色,魔气汹涌盘旋的身躯徐徐站立而起。

    犀利的眼眸中带着滔天杀意。

    不断轰鸣的气血,犹如神魔在敲打的钟鼓。

    唐一墨连开六脉,以无敌的姿态,将六芒小世界派遣出参战者,打死了。

    当初初入元神合一的唐一墨,就险些可以打败衍六级圣地圣主。

    如今,跨入了渡劫尊者境的唐一墨,连开六脉,拥有化仙战力,一脚便踹死了出战的半步化仙。

    “下一个。”

    冰冷的声音从唐一墨的口中传出。

    此刻的唐一墨,仿佛一尊上古魔神一般。

    身躯高达十丈,魔气缠绕着肌肤,更有黑色的玄奥纹路密布。

    六芒小世界的仙宿老者内心中不好的预感越来越浓郁了。

    难道……六芒也要步入黑磁的后尘?!

    第二战,五凰一方,依旧是唐一墨出战。

    而六芒一方则是派遣出了化仙境大能。

    这一战,比起第一战有看头,但是……也仅仅是有看头罢了。

    连开六脉的唐一墨火力全开之下,与化仙境交手,不相上下,打的大地浮沉,每一座山峦似乎都如巨龙般被卷动。

    苍茫的六芒大陆各域修士,都骇然的望向了战斗的方向。

    许久之后……

    战斗结束。

    唐一墨浑身染血,毛孔皆是喷薄着乌黑的血液,整个人颇为狼狈。

    但是……

    在他的身前十丈处。

    一个直径近千米的深坑中,只剩下了一位化仙境被打的血肉模糊的身影。

    第二战,五凰再胜!

    唐一墨一瘸一拐的发出笑声。

    古老的战船中,霸王落下,将唐一墨接引归了战船中。

    战斗没有了任何的悬念。

    而六芒大陆的仙宿境也感觉天地似乎都失去了华彩。

    霸王最后一斧,结束战斗。

    六芒大陆,一个衍五级高武,摧枯拉朽的……败了。

    失去了一千七百八十九道道蕴!

    “不!”

    终于,这位仙宿境老祖无法接受这个结果。

    他释放出了恐怖至极的气机。

    “陆平安……你这样做,是扰乱九重天规则,上界容不下你,九重天都会容不下你!”

    这位仙宿老祖怒吼着。

    “昔日因,今日果。”

    “尔等曾派军攻打过五凰,这清算……便是因果。”

    “再说了,本公子,也都给过你们机会了。”

    陆番淡淡的声音响彻而起。

    轰!

    “全部留下吧!”

    这位仙宿境眼眸中浮现恐怖的杀机。

    他盯着古老战船上的霸王,唐一墨等人,猛地抬起手。

    道道如龙般的可怕能量从他的身上冲起。

    化作了一柄锋锐的刀芒,似是照亮了整个血煞天,裹挟着恐怖的波动,滚滚斩向霸王等人所在的古老战船!

    他要留下霸王等人,哪怕他知道陆番能够借助空间奥义出手。

    但是,他依旧是义无反顾的出手了!

    黑磁小世界的惨状,让他明白,上界不会出手。

    既然如此,那他便自己亲自动手!

    天穹上。

    道衍镜开始剥夺六芒小世界的道蕴。

    不过,仙宿境的可怕杀机,早已经锁定了战船。

    霸王周身魔气翻涌,整个人仿佛犹如一尊魔头,咆哮苍穹。

    唐一墨周身,气浪一圈一圈的炸开,连续炸开六次,开六脉,魔气滚滚。

    杜龙阳,叶守刀等人也进入战斗状态。

    洛茗月和西门仙芝也眼眸变得犀利起来。

    “让我来。”

    然而。

    让霸王等人愕然的是。

    一直伫立在船尾的阿鲁,摘下了背负的长弓。

    咚!

    长弓砸在了古老战船上,船板都被砸的龟裂。

    轰轰轰!

    霸王等人齐立挡住了仙宿境的攻伐。

    那位六芒小世界的仙宿境,杀机冰冷。

    滋滋滋……

    阿鲁拉弓了。

    随着他拉弓,陆番储存在五凰弓中的三种能量开始不断的堆叠,在长弓前端,汇聚成了一支让虚空都在不断坍塌的弓箭!

    轰!

    似乎有气浪卷动,冲入九霄似的!

    可怕的气机,让霸王等人毛骨悚然,他们皆是不可置信的看了过来。

    而被瞄准的仙宿老祖更是感觉头皮一阵发麻,心脏似乎被一只大手给攥住似的!

    这是什么啊?!

    阿鲁的实力,他感受到了,连大能都不是,凭什么给他这般恐怖的威胁?!

    仙宿老祖的眼眸中带着不可置信,死死盯着五凰弓。

    那不断旋转的由三个凤凰头吐出的能量聚集成的一支箭矢,让他感受到了死亡的气机!

    咻!

    阿鲁松手了。

    刹那间,他感觉自己浑身的力量都被抽干似的,五凰弓上传来的可怕的反震力,让他肉身都崩开了血。

    而箭矢射出了。

    虚空开始寸寸崩塌。

    时间,空间似乎都在这一刻变得无比的缓慢。

    这支箭矢内所聚集的三种能量是陆番所留,分别是元神之力、混沌之力和道意之力。

    一箭射出。

    霸王、唐一墨等人分别爆掠开来。

    不敢被这箭矢的可怕气机给卷入。

    这一箭,太可怕了。

    似乎敌我不分。

    六芒小世界的仙宿强者毛骨悚然。

    他冲天而起,速度爆发到极致,欲要躲开这一箭,他在血煞天中不断的腾挪,不断的闪烁。

    仙宿境的速度有多快?

    快到了极致,可以轻松跨越小世界与小世界之间的壁障。

    然而……

    这一箭竟是锁定住了这位仙宿老祖似的。

    噗嗤!

    一箭撞击入了这老祖的身躯。

    仙宿老祖裹挟着仙气,欲要挡下这一箭。

    然而,初步接触,这位仙宿老祖的双臂便刹那间变得血肉模糊。

    无数的鲜血喷洒。

    他被一箭的威力所贯穿,狠狠的洞穿,砸入了苍茫的六芒大陆中。

    轰!!!

    一声惊天巨响。

    三种狂暴的能量挣脱组字阵言的束缚。

    恐怖的爆炸化作可怕的能量卷起惊天波涛。

    巨大宛若倒扣碗盖板的爆炸光华,吞噬了整个六芒消失,半个六芒大陆似乎都消失不见,海水蒸腾,山岳凭空蒸发。

    嗤嗤嗤……

    热浪滚滚。

    六芒大陆的仙宿老祖怎么都想象不到,他居然被一位出窍境,射杀在了自家小世界的土地上。

    这一箭中蕴含的可怕力量,摧毁了他的元神。

    一位仙宿境,就这般陨落了。

    整个血煞天,惶恐气机弥漫开来。

    古老的战船上。

    唐一墨,霸王也都一阵呆滞。

    这……这是他们的替补队友?

    陆番说阿鲁是替补的时候,他们也没有太在意,可是,当阿鲁射出这一箭后,他们的感官彻底变化了。

    阿鲁跪在地上,大口大口的喘着气。

    他的身躯在颤抖,他的眼眶中有热泪在滚滚。

    “师父……这弓,好强啊!”

    阿鲁手掌在颤抖,抚摸着五凰弓,这是公输羽一生精华的体现。

    拥有莫大杀伐。

    太强了。

    阿鲁知道五凰弓会很强,可是这般强,他还是太意外。

    最重要的是,他区区一个不擅长战斗的阳神境,竟是能够射杀一位仙宿!

    师父到底是打造出了什么妖魔鬼怪般的武器啊!

    道衍镜终于将六芒小世界的道蕴全部剥离。

    悬浮在天穹上的道衍镜,华光四溢。

    五凰小世界的虚影上,数千道翻卷的道蕴,让世人看的痴呆。

    就在所有人以为这就是结束的时候。

    霸王操控着战船,缓缓的驶向了血煞天中另一个衍五级。

    清算,还在继续。

    ……

    平阳天。

    小雷音佛界,佛塔。

    欢喜尊者面色煞白,憨态可掬的脸上,早已经没有了任何的笑容。

    霸道,不讲道理,野蛮……

    五凰此时此刻的姿态就是如此!

    这是一场完全不讲道理的清算!

    “大……大尊……”

    欢喜尊者吞了口唾沫,心中不由服气大尊做出的决定。

    能够拉下面子和五凰圣主赔罪,这样才使得平阳天免遭这场大劫。

    “将……将这画面投放出去,让平阳天每一个世界都看清楚。”

    大尊徐徐闭上眼。

    他哆嗦了下嘴,对欢喜尊者道。

    他知道这段时间,平阳天中都是各种的对他的不服气。

    认为根本没有必要向五凰的陆平安服软。

    大尊一直不曾解释过什么。

    现在……

    就让那些不满之人,好好睁大眼看看吧!

    五凰的清算……他们受得起吗?!

    欢喜尊者很快就下去办了。

    咚咚咚!

    古老的佛钟开始响彻,浩浩荡荡的钟声,使得平阳天中,蒸腾起了璀璨的佛光。

    普照的佛光,让平阳天每一个小世界中的寺庙中,皆是照耀起冲霄光辉。

    每一位小世界的强者大能皆是注意到。

    尔后,普照下的佛光中,投影出了画面,画面中……

    正是征伐血煞天和元磁天的五凰的两艘古老战船。

    其中有黑磁小世界的仙宿老祖被灵压光束压的跪伏在大陆上的画面。

    也有六芒小世界的仙宿老祖被一箭射杀的惊悚场景!

    整个平阳天刹那间鸦雀无声。

    原来,五凰的清算竟是这般的恐怖。

    诸多圣地圣主皆是一阵后怕,若是他们没有听从大尊的提议,向五凰赔罪。

    而此刻,被剥夺道蕴的,或许就是他们了。

    和所有道蕴被剥夺比起来,上品灵石矿和灵药根本算不得什么了。

    毕竟,灵石矿和灵药没了,可以再培育。

    而道蕴若是没了,那就真的是天塌了。

    看着那在血煞天和元磁天中横行无忌的两艘代表五凰出征的战船。

    整个平阳天死一般的寂静。

    所有的圣地圣主皆是知道。

    那个曾经完全不被他们放在眼中的五凰小世界。

    如今……

    成为下三重天的霸主了。

    ……

    血煞天。

    古老的战船中。

    唐一墨取出一瓶淬体丹,全部倒入口中,咀嚼一阵后,全部吞咽下去。

    他身上崩裂开的伤口,则是浮现肉芽,蠕动间,快速愈合。

    “倪玉姑娘炼制的丹药……药效真好。”

    唐一墨道。

    战船下方。

    霸王魔气汹涌,徐徐回归。

    抬起头,他们可以看到,道衍镜将押注的道蕴全部收掠……

    “多少道了?”

    霸王开口问道。

    “加上元磁天中征伐的陆九莲他们所赢下的道蕴,五凰这一次赢取的道蕴,快要过万道了。”

    凝昭,道。

    “快一万缕道蕴……”

    “上界竟然没有任何的反应?”

    霸王凝眸。

    “我等的所作所为,搅动起的风云,可以说……让血煞天和元磁天元气大伤。”

    “按照上界的脾性,不可能坐视不理。”

    霸王落在战船上,盯着遥远的黑暗,眯起了眼。

    “或者说,上界怕是在等着坐收渔翁之利吧。”

    “要知道,一万缕道蕴,那相当于一个衍四级高武的积淀,上界不可能不眼红。”

    唐一墨起身,揉了揉头发。

    看向霸王:“所以,你觉得上界会动手?”

    “上界终究还是要稳定平衡的,我们也不可能真的如陆少主所说那般,将血煞天所有世界的道蕴全部都剥夺。”

    霸王道。

    “因而,在道蕴过万道之时,上界定然不会在袖手旁观。”

    战船之上。

    所有人的心神皆是一凝。

    实际上,在战胜了血煞天中的衍五级高武后,他们再与其他世界比试,已经没有了任何压力,几乎都是单方面的碾压。

    他们便明白,差不多该是回程的时候了。

    犯五凰者,虽远必诛。

    这一点,他们已经做到。

    不过,现在霸王提及的这点,让他们明白……

    或许,这一趟想要回程,并没有那么容易。

    血煞天中。

    古老的战船浮沉着。

    血煞天中所有高武世界的强者都颤颤兢兢,人人自危,生怕五凰的战船悬在他们的头顶之上。

    以理服人,逼迫他们进行天地大比的比试。

    蓦地。

    血煞天和元磁天的诸多高武世界强者,感觉到天地似乎一下子变得寂静。

    血煞天和元磁天无尽的虚空中。

    两艘古老的战船分别浮沉着。

    蓦地。

    所有人的探查元神一阵震荡。

    那两艘古老的战船,竟是化作流光,开始在血煞天和元磁天中,飞速的迸射而出。

    那模样,竟是有些像在仓皇逃窜!

    顿时,两重天中的强者们,想到了什么!

    上界……终于出手了!

    “走!”

    战船中。

    霸王瞳孔中,似乎有华光在逸散。

    在道衍镜中的道蕴过万道的刹那。

    立刻操控战船开始飞速的迸射而出。

    轰隆隆!

    果然。

    在战船开始疾行的刹那。

    血煞天中,陡然有恐怖的气息在翻卷。

    蓦地,战船上的唐一墨等人,死死的盯着前端。

    他们看到了。

    看到了在那血煞天的尽头,有一道裂缝撕扯开来,裂缝的另一端,有浓郁的仙气喷薄而出,隐隐有无边浩瀚和苍茫在浮现。

    仿佛那另一端,连接的便是仙人居住的仙界似的!

    裂缝在不断的扩大,隐隐有光芒照耀而下。

    光,开始追逐着战船。

    不仅仅是血煞天。

    元磁天中。

    陆九莲端坐战船船头,身上的衣衫猎猎,控制着战船开始爆掠。

    元磁天的另一端。

    浮现了一座浩瀚到根本看不到尽头的大陆,一个大陆,就足足有半个元磁天那么巨大!

    “上界。”

    恐怖的飓风袭来。

    陆九莲面无表情的看着那元磁天尽头中浮现出的大陆,淡淡道。

    司马青衫猛地展开画卷,以灵气为墨,死死的盯着那浩瀚的大陆。

    仿佛要描绘下上界似的。

    不过。

    在他刚刚下笔的时候。

    浩瀚的大陆之上,便有恐怖的意志滚滚而来。

    司马青衫只感觉自己手中的画笔竟是变得如浩瀚大陆压迫似的,无比的沉重。

    撕拉!

    身前悬浮的画卷,骤然被不可知的力量给撕扯的支离破碎!

    光从上界投射而出。

    追逐着战船而来。

    光投射的速度太快了,战船在元磁天飞驰,可是,却渐渐的要被追上似的。

    无穷无尽的光芒,像是瀚海宣泄而出的巨浪,要吞噬一切!

    两艘战船上。

    霸王和陆九莲纷纷取出了玉符,欲要捏碎。

    玉符中,镌刻着“行”字阵言,他们打算以空间奥义撕裂虚空,回归虚无天。

    一旦回到虚无天,因为特殊的规则,上界的力量不敢涉及。

    咔咔!

    两人捏爆玉符。

    银灰色的空间奥义剧烈涌动着。

    然而……

    霸王和陆九莲纷纷面色微变。

    因为,上界的光华投落中,同样有银灰色的光芒垂落,竟是抚平了他们周遭波动的空间!

    那撕裂开来的浩瀚的苍茫上界。

    有一道裹着宽松袍服的身影,手掌心中印着一个“行”字,似笑非笑。

    “假的,遇到真的,就嚣张不起来了。”

    ……

    本源湖,湖心岛。

    眼眸中,无穷线条跳动。

    陆番眉宇微微一挑。

    啪!

    尔后,轻抚棋盘,连续落两子。

    以假,也可乱真。

    轰轰!

    血煞天和元磁天的虚空中。

    各有一道光束从天而降。

    磅礴的银灰色光芒,骤然宣泄而出,浓郁无比。

    在两艘战船之后,各自撕裂开巨大的,宛若深渊般的裂缝。

    那位掌心有印有“行”字阵言的强者,从容的神色顿时消失。

    因为……他发现,他的‘行’字阵言,竟是失去了效用!

    难道,他手中的“行”字阵言是假的?!

    PS:大章,求推荐票,求月票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