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中文网 > 打造超玄幻 > 第四百六十二章 断了条路,便开了扇门?

第四百六十二章 断了条路,便开了扇门?

一秒记住【都市中文网 www.dszww.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叩门扉,开天门。

    万千霞光璀璨而夺目,高达千丈的充满神秘的天人门户,徐徐被推开,震耳欲聋的轰鸣声炸响在天穹之间。

    霸王、陆九莲似乎都想到了什么。

    他们透过门缝,隐隐之间可以看到那其后恢弘壮丽的世界。

    翻卷的仙气,似乎在不断吸引着他们的灵魂。

    看到白青鸟此刻的状态,他们心中皆是不由自主的冒出了一个词。

    飞升。

    没错,白青鸟这是飞升了?!

    那门户之后,是一个瑰丽的世界!

    白青鸟转身,火红色的长裙翻卷着,她迈开步伐,踏入了门户之后。

    她倒是没有担忧门户之后是否会有可怕危机,或许她觉得自己该谨慎一些,可是,她隐隐有种感觉,若是她不入天门,或许……会错过很多。

    所以,白青鸟还是跨入了其中。

    没有再回首,义无反顾的踏入了天门之中。

    轰隆隆!

    在白青鸟曼妙的身影,带着九只小鸡崽的身躯,逐渐消失在了千丈门户中的时候,世人只感觉到了一阵风华绝代的气机铺面。

    轰!

    门户闭合。

    仿佛有震耳欲聋的轰鸣。

    当一切消失之后,天穹恢复了平静,浓厚的云层,也烟消云散,有阳光洒下,照耀着每一位修行人呆滞中,带着不可置信的面庞。

    “这是……传说中的飞升?”

    唐一墨呢喃。

    天人破境,一念开天门。

    可是……

    很快,众人脑海中浮现出了巨大的疑惑。

    他们看向了漂浮在天穹之上的霸王和陆九莲。

    为什么白青鸟飞升了,可同样是天人之境的霸王和陆九莲却不曾飞升呢?

    这的确是让世人都不解的疑惑。

    不仅仅是他们,陆九莲和霸王自身都不太清楚。

    霸王眯起了眼。

    手中的长斧骤然劈出。

    轰!

    恐怖的能量和斧芒,在虚空中劈砍出了一道巨大的沟壑。

    不过,哪怕砍出到了虚空裂缝,可是……那惊艳的天门却仍旧不曾出现了。

    陆九莲身上镌刻着青莲的衣衫微微漂浮,他负着手,盯着那消失的天门,脸上流露出一抹若有所思之色。

    密林间。

    农家小院早已经沦为废墟。

    江漓伫立着,有几分怅然若失,赤练在江漓的身后,想要安慰,却又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无妨……这是属于青鸟的机缘。”

    “我不应该阻拦她,也不应该影响她,我只是感慨……不曾想到那喜欢熬鸡汤的小丫头,如今,竟是成为了五凰第一位飞升之人。”

    江漓笑着摇了摇头。

    “看来,我也得努力修行了,终有一日,也要入天门,找寻青鸟。”

    江漓道。

    赤练扭头看向天穹,风吹拂着她的发丝,她的眼眸中,也逐渐浮现出了一抹坚定。

    天门现世,震动了整个修行界。

    更有白玉京麾下的天机阁传讯,告知天下,天门之后为飞升之地。

    举世哗然。

    原来,古时候飞升成仙的说法,居然真的存在!

    一时间,整个五凰大陆的修行人越发的激动,内心中有了一个方向,那便是……

    终有一日,成就天人,叩开天门入飞升!

    ……

    瀚海浮沉。

    古墓。

    陆长空研究着灵药,在他的身边,步南行则是有些恍惚。

    “陆大爷,您觉得飞升真的存在吗?”

    “五凰这飞升,是飞升去何处?上界么?”

    步南行好奇无比。

    哪怕他只是一个老苟,哪怕他怕死,但是,他同样对世间万物存在着好奇。

    “管那么多做什么?飞升有什么好的……远离了红尘,到一个自己完全陌生的世界,那个世界一个熟人都没有,去了该何等的寂寞?”

    陆长空摇了摇头。

    “还不如好好研究神药呢。”

    步南行不禁无言。

    也不再说什么,全心全意的辅助陆长空来研究神药。

    而古墓深处,宫阙之间。

    古老的棺盖徐徐推开。

    一身白衣的顾茫然从棺椁中坐起。

    他骨瘦如柴,眼眶凹陷,瞳孔中却是有惊异,讶然在流淌着。

    “飞升之地?”

    “天门?”

    “天门开一角,吾似乎窥得其中一道无上身影……”

    顾茫然的身躯在轻颤。

    轰。

    他抬起手,手掌抵在了棺盖上。

    嘎吱嘎吱……

    棺盖似乎要被他给推开似的。

    “那是……古之大帝的背影么?”

    “天门之后,飞升之地……难道是涉及远古大战的秘密之地?”

    嘭!

    古墓一阵俱颤。

    下一刻。

    瀚海炸开滔天旋涡。

    冰冷的棺椁漂浮在空中,顾茫然靠在棺椁中,伸出手,衣袖飘扬,他朝着天穹虚抓,仿佛要抓住什么似的。

    “天门……天门……”

    “难道是‘古之大帝’的帝兵出世的前兆么?”

    “若非如此,亦或者是何大恐怖存在暗中布局?!”

    顾茫然身躯徐徐下滑。

    “会是陆公子么?”

    顾茫然想到什么,却是摇了摇头……

    “不可能,陆公子不过五气仙宿级别战力,如何能构建如此恢弘的世界,更何况……大帝背影,做不得假。”

    呢喃话语声,逐渐浅落。

    最后,顾茫然重新躺回了棺椁中。

    古老的棺椁,也开始不断的下沉逐渐的沉入了瀚海之中。

    这个秘密太可怕了,以他如今的境界,不敢深入探究。

    主要那一道背影……让他颤栗。

    ……

    白玉京楼阁。

    银灰色的空间能量涌动。

    陆番的身形浮现,靠着千刃椅,手中捏着酒杯,天仙酒酒液在其中翻卷。

    喝一口,陆番几乎消耗干涸的元神和能量开始恢复。

    眼眸中一根根的线条在不断的跳动着。

    “连血衣将军顾茫然都骗过去了。”

    陆番不由笑了笑。

    “是因为飞升之地打造了一个禁区,禁区中有古之大帝‘昊’的背影的原因吗?”

    陆番思忱着。

    顾茫然的实力很强,若是有足够的神药,怕是拥有与上界圣祖相匹敌的战力。

    这天门,这飞升之地,竟然连顾茫然都未曾看破。

    这倒是让陆番心中颇为满意。

    要知道,这飞升之地可是消耗了他不少的心血,他体内的能量都耗干了好多次,若是被顾茫然一眼就给看破,陆番也就很清楚,这打造飞升之地的挑战任务基本上没有希望成功了。

    而如今,连顾茫然都能骗过,那下三重天的那些化仙境和仙宿老祖自然也就有很大的把握可以骗过。

    “实际上……这飞升之地并不能说是假的。”

    陆番靠着椅子,微风徐徐,让他感受几分闲适。

    因为,这飞升之地,真的很适合化仙和仙宿境的存在修行啊。

    嗡……

    体内灵气恢复了一些。

    陆番心神一动,灵压棋盘浮现在了面前。

    拈子一颗棋子,棋盘之上,顿时有虚拟画面浮现而出。

    “凡间大陆,飞升之地,九狱轮回……不知不觉间,五凰倒是颇为完善,越来越像一个完整的系统了。”

    他欲要将五凰打造成超玄幻大世界,若仅仅只是按部就班的发展,有上限,同样也有桎梏。

    但是,如今,随着三界的完善,五凰的稳定性和上限都会远超之前。

    或许,未来,五凰真的比拟的上整个上界。

    陆番笑了笑,有几分期待。

    啪!

    棋子落在棋盘,陆番口中吟诵着什么。

    他的话语,就仿佛是大道之音一般,开始制定飞升之地的规则。

    等规则制定和完善。

    陆番便可以开始尝试忽悠下三重天的修士飞升了。

    “唔……规则一,从五凰飞升者,每五年拥有一次穿梭天门,往返五凰的资格。”

    “规则二,下三重天飞升者,限制自由,不得轻易离开飞升之地。”

    陆番一边诉说,一边落子。

    言出似法随。

    ……

    当白青鸟穿过了千丈天门,她便感觉有璀璨的白光在她的眼前不断的绽放着华光。

    终于,当万千霞光散去,她看清楚了。

    眼前的浩瀚,让她不禁有几分惊骇。

    这是一片辽阔无垠的世界,有悬浮的岛屿,有蠕动的山峦,更有奔腾不息的河流。

    天地之间,浓郁的仙气在涌动着,让白青鸟感觉心神在不住的沸腾。

    “仙气……”

    白青鸟抬起手,白色匹练所化的仙气在她的手掌心中缠绕着。

    踏入天人之境后,白青鸟要做的便是炼化仙气。

    不过,此刻的白青鸟更多的还是对这个未知世界的好奇。

    “小凤一,走。”

    从怀里捏起小鸡崽的脖颈,朝着空中一抛。

    小凤一像是一个球一般在空中一滚,尔后陡然变大,化作了展翅凤凰。

    白青鸟飘然而起,落在了小凤一的背部。

    凤凰展翅,在这片浩瀚大地上飞速飞行着。

    她飞过了山川,顺着大河飞行。

    然而,整个飞升之地,没有任何的人烟和气机。

    “贫瘠又死寂的世界。”

    白青鸟发丝飞扬着。

    她落下,一片遗址残骸出现在他的面前,残垣断壁,崩裂的石柱,覆盖着厚厚的尘埃,仿佛埋藏在大地中漫长岁月。

    白青鸟像是发现了新大陆似的,在这残垣断壁间行走,想要找寻到些关于飞升之地的秘密。

    她找到了一块破裂的匾额。

    吹了一口气。

    烟尘飞扬,很快,匾额上玄奥的文字便浮现在她眼前。

    “天庭?”

    白青鸟盯了好一会儿,抿了抿红唇后。

    这怕是这飞升之地曾经的一个势力吧,白青鸟想到了很多。

    远古五凰,曾有一个辉煌壮阔的修行时代……

    那时候的修行人,若是达到天人境,或许就会飞升。

    飞升之后,怕是就在这儿,也就是说,这天庭是远古五凰的飞升之地!

    “到底发生了什么……这一切都寂灭了。”

    白青鸟呢喃。

    她感觉自己似乎接触到了一个大秘密。

    没有继续停留,她催促小凤一继续前行。

    小凤一展翅翱翔,自由自在。

    这辽阔的天地,太空旷了,小凤一觉得自己可以肆无忌惮,各种飞。

    俯冲翱翔、三百六十度盘旋,哪怕甩着脖子一边飞,也不怕会撞到什么。

    蓦地。

    当临近一出浩瀚黑色山岳之时。

    小凤一只感觉浑身一颤,每一根羽毛都竖立起来似的,更是泛起一阵疙瘩。

    轰!

    小凤一感觉到了一股威压,他扛不住,跌落在地上。

    白青鸟也感觉压抑无比,捂着胸口,剧烈的喘息。

    其他八只小鸡崽则是缩起了脑袋。

    “那是什么啊!”

    白青鸟盯着那黑色山岳中,一道背对苍生的身影。

    那身影何等的伟岸,何等的恐怖,让人不敢直视,仿佛看一眼,就会被压爆心脏。

    原来……

    这飞升之地并不是无人。

    白青鸟带着小凤一飞走了。

    她又飞掠了许多个地方,像这样释放压抑气机的地方,还有许多个。

    当然,也有残留着恐怖气机的破败之地,她探查之后,方是明白。

    “飞升之地的禁区……”

    “禁区深处端坐的是谁?”

    白青鸟心中有万千恐惧。

    这飞升之地,怕是有着可怕的奥秘。

    五凰之前都不曾出现飞升之地,为何如今会出现?

    难道那些禁区中存在要复苏吗?

    白青鸟身躯瑟瑟颤抖。

    这飞升之地的出现,会对五凰有危害吗?会毁灭五凰吗?

    一连串的问题,让白青鸟内心越发的恐惧。

    “我还能回去吗?”

    蓦地。

    白青鸟想起了这个问题,恐惧忽然就消失了。

    她一个人孤零零的坐在了奔腾的河流边,发着呆。

    一个月后。

    白青鸟感觉到了寂寥,整个世界都是死寂的。

    她想要离开。

    虽然在这地方修行,她的修为能够提升。

    可是,寂寞就像是可怕的恶兽,吞噬着她的心。

    接下来的日子,她开始寻找回五凰的方法。

    她强烈的情绪,仿佛要冲入云霄。

    轰隆隆!

    飞升之地的上空,一道道规则之力开始涌动。

    尔后,那熟悉的天门再现。

    白青鸟喜出望外。

    轰隆隆!

    而她的耳畔,有恢弘的仿佛从亘古传来的声音,激荡着她的心神。

    “这一次若是离开了这飞升地,回到五凰,下一次想要牵引天门,就必须是五年后了……”

    白青鸟目光闪烁,呢喃着,亘古的声音在告知她规则。

    “原来,我可以随时往返五凰,虽然有代价,但是……这代价在可接受范围内。”

    白青鸟想通了这些。

    便不急着离开。

    她开始在这飞升之地建造了一个小院。

    在后院将小凤一到小凤九全部给扔出来散养。

    而她,则是盘膝,吞吐仙气来修行。

    ……

    西凉,东衍江。

    霸王盯着天穹,漫天星斗似乎在他眼眸中流转。

    “天门……”

    霸王看着自己的手掌。

    自从入了天人境,他感觉到修为提升的缓慢,甚至可以说,毫无寸进。

    为什么?

    因为缺少一种可供天人修行的能量!

    他在天门中窥得仙气翻涌,那对他产生巨大吸引力的能量,。

    “所以,这便是飞升之地出现的意义?”

    霸王凝眸。

    他想起了很多,想起当初五凰出现灵气的时候,那时候,还是武人的时代,可灵气的出现,淘汰了武人,诞生了修行人。

    如今,飞升之地的出现,似乎也是一种世界层次的提升。

    “这一切……仿佛有一只大手在背后操控着。”

    霸王眯起眼。

    那大手的主人是谁?

    霸王深深吸气。

    蓦地,他的眼眸中有一道光华闪烁。

    他想起了一个人。

    一个仙人!

    曾经的霸王,被拉扯入一个奇异的空间,就是在那儿,霸王开始接触到仙缘……

    “会是他吗?”

    “这仙人……到底是谁?”

    “这飞升之地,也是这位仙人弄出来的吗?”

    霸王思绪在不断的翻涌着。

    他取下了斧盾。

    或许。

    想要弄清楚这一切,他必须要破开天门,入那飞升之地看一看。

    如今,整个五凰的修行界都称那飞升之地为仙界。

    乃是修行到了极致后的一种升华。

    但是,具体如何,除了那入了飞升之地的白青鸟以外,怕是无人再得知了。

    轰!

    霸王摘下了长斧。

    他仰望天穹,身上的每一颗细胞仿佛都复苏了过来,轰隆隆,气血碰撞发出了震耳欲聋的可怕声响。

    他一步一步,似是登天梯一般。

    “既然如此,那便强开天门……入飞升之地看看!”

    霸王眼眸如炬。

    东衍江畔。

    洛茗桑坐在河畔,看着霸王登天的身影,目光柔和。

    许楚、赵子旭等人感受到这可怕的气机,也飞速横空而至。

    如今的许楚是阳神境,而拥有特殊体质的赵子旭,处于半步造化的境界。

    “主公这是要做什么?”

    赵子旭看向了许楚,问道。

    虽然,如今他的修为已经超越了许楚,但是对许楚还是很恭敬。

    “世间有天门,天门后为飞升之地,接引天人入其中。”

    “主公贵为天人,却不曾被接引入天门,自当不服。”

    许楚盯着步步登天的身影,徐徐道。

    赵子旭闻言,也是恍然。

    “所以,主公是打算……以力破天门?”

    赵子旭骇然万分,但是下一刻,眼眸中却是闪烁无穷的敬佩!

    “不愧是主公,霸绝当世!”

    轰!

    天穹之上。

    霸王动了,头顶之上,元神之花,金身之花,道意之花。

    三花聚顶。

    盘旋之间,释放出了强绝的气机。

    霸王的身躯之上,一根根的青筋密布,尔后,一斧劈出,砍向了天穹。

    天人境的气机震荡着。

    “天门……何在?!”

    霸王眼眸闪烁,似是低吼。

    ……

    白玉京楼阁。

    陆番微微一怔,似乎感应到了霸王不甘的怒吼,笑了笑。

    “本就是天人境,入天门的确没问题。”

    “不过,欲要以斧开天门,那便得承受些压力。”

    陆番笑了笑。

    拈子,徐徐落棋盘。

    ……

    咚咚咚!

    在霸王的天人气机震荡之下。

    天穹之上,终于有黑云席卷而来,似是要摧灭可怕城池。

    一道华光出现在天空。

    下一刻,华光骤然盛放,化作了一道门户!

    青铜打造,诸多荒古异兽栩栩如生,镌刻其上!

    霸王一斧开天门!

    天门出现了!

    吼!

    天门之上,那些异兽仿佛活过来似的,竟是朝着霸王咆哮。

    可怕的威压从天而降。

    咚!

    狠狠的砸在霸王的身上。

    霸王被冲击的砸入了东衍江中,整个东衍江都在这一刻炸开巨大旋涡,无数的江水翻涌。

    天门中垂落下的光束,压的霸王,似是要跪伏。

    霸王怒吼,吼声震动寰宇。

    他一步一步,再度登天起。

    浑身毛孔渗透出鲜血,来到了天门之前,一巴掌拍在天门上,推开了天门。

    ……

    北郡。

    一处小院内。

    陆九莲穿着镌绣青莲的衣衫,安静的坐在椅子上,周遭有虫鸣,有萤火。

    而他的身前,唐果乖巧的盘坐着。

    陆九莲时不时的叮嘱唐果几句。

    画面落在唐果脸上,却是发现,唐果紧咬着下唇,眼中水汪汪,鼻涕眼泪一齐哗啦落下,丝毫没有身为特殊体质“神王体”的气质。

    看着泪如雨下的唐果,陆九莲有几分头疼。

    百年了,他对这徒弟爱哭的毛病,还是束手无策。

    “莫哭,你若不舍师父,那师父引动天门,在天门前溜达溜达,往里瞧一眼便罢,不进去。”

    陆九莲道。

    唐果眼睛顿时一亮。

    “师父真好!”

    “不过,师父你还是入天门吧,徒儿也会努力修行,早日入天门寻师父!”

    唐果认真无比道。

    她很清楚天门出现是专门为天人而准备的。

    天人想要修行,必须入天门,这些年,唐果很清楚,师父陆九莲的境界提升并没有想象中快速,而且陷入了一种十分迷茫的状态。

    陆九莲笑了笑,抬起头,目光深邃:“天门现世,有可能是大世将临,但也有可能是有至强者在布局……”

    “想要破局,唯有先入局,所以,为师必须入天门瞧一瞧。”

    陆九莲道。

    忽然,唐果眼眸一凝,开口了:“师父,你可还记得徒儿的特殊体质如何而来?”

    陆九莲闻言,蓦地,眯起了眼。

    “难道,这天门,便是赐你特殊体质的那位仙人所开?!”

    “那仙人的目的到底是什么?”

    “传道、传特殊体质,如今更是开天门……布道五凰,可有什么可怕秘密?”

    陆九莲感觉有一个巨大的谜团笼罩着他。

    尔后,陆九莲又与唐果说了几句。

    下一刻,摘下一片叶。

    轻轻弹入虚空。

    一朵青莲在空中盛放,强横的气机迸发。

    引动天门。

    陆九莲负手,步步生莲,往天门而去。

    叩开天门后,一方浩瀚吸引着他。

    陆九莲笑了笑,回首,朝着唐果摆了摆手,尔后,洒然间,迈入了其中。

    唐果看着消失的天门,和消失的师父。

    眼泪和鼻涕又不争气的流下了。

    ……

    这一日。

    修行界震动。

    五凰大陆两位天人,强开天门,一步飞升。

    ……

    本源湖,湖心岛。

    陆番有些哭笑不得。

    陆九莲这家伙,猜测那么多做什么?

    也没有理会入了天门的霸王和陆九莲,入天门,对他们而言,只有好处,没有坏处。

    思索了一阵。

    陆番眼眸微微犀利。

    如今,天门中的一切都尽皆完善。

    或许,他该开始让下三重天的化仙境和仙宿境飞升了,试试他的猜想。

    拈起一颗棋子,棋盘上的纹路似乎活过来似的。

    一子落下。

    隐隐有强横的气机,冲出了五凰。

    ……

    轰隆隆。

    平阳天。

    佛塔之巅,有几分癫狂的大尊盘坐,金身璀璨,满目皆是血丝。

    他一次又一次的释放气机,想要沟通上界,然而,上界断了飞升路,他的气机犹如石沉大海。

    斩了下三重天修士的晋升希望。

    大尊近乎要疯狂。

    “为什么?!”

    “曾几何时,九重天明明众生皆平等……我佛啊,为何如今连继续修行都不得了吗?!”

    大尊悲戚。

    飞升路断,让心中有很大野心的他,有些悲哀。

    他盘坐在佛塔之巅,显得有几分凄冷。

    轰!

    一道佛光冲霄。

    蓦地!

    大尊身躯骤然一怔。

    轰隆隆!

    隐隐约约之间,大尊似乎感应到了……

    上界的飞升路被斩断。

    可是,在他的牵引下,似乎发现了另外一条道!

    大尊眼眸中精光一闪而逝,以为自己撕裂了上界封闭的飞升通道。

    轰!

    他手捻莲花印,古佛虚影浮现,一朵金身花,一朵元神花,一朵道意花。

    三花齐聚。

    气冲九霄!

    轰隆隆!

    下一刻,大尊瞳孔骤然紧缩,呆呆的望着天。

    他徐徐从佛塔之巅站立而起,身上的紫金袈裟在狂风之间不断的飘荡着。

    他的头顶之上。

    云层撕裂!

    出现的……不是飞升上界的虚空裂缝。

    而是……

    一扇陌生的,从未见过的,浮现于雷霆闪烁,仙气交织之间的巨大门户!

    PS:大章,今年最后一天啦!求月票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