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中文网 > 暗黑二郎神 > 003、先天武者

003、先天武者

推荐阅读:牧龙师临渊行万古第一神沧元图斗罗大陆IV终极斗罗神级文明我是光明神开天录修罗丹神吞海

一秒记住【都市中文网 www.dszww.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大人,夫人还要少爷去吃饭呢!”这时候旁边传来了小侍女汝儿怯生生的声音。

    “放心,就算是饿上一顿两顿的也饿不死,你回去禀报夫人,就说少爷被我带走了,让她不要挂念,好好的在家安胎休息,我会把少爷照顾的很好的。”杨镇瞥了一眼小侍女汝儿,让她心里的小心思忍不住砰砰的乱跳。

    这时候杨镇才收回目光,看着仍然在自己手掌下在半空中努力挣扎的杨戬,他冷笑道:“何况我杨镇的儿子,又岂能是一直长不大在母亲怀里的乖娃娃,玉不琢不成器,不经历一番寒彻骨又岂能成为栋梁之材,日后又怎么继承我灌江口杨家上百年的基业,慈母多败儿,还是交给我好好敲打敲打才好。”

    话一说完,他整个人身形一动,小侍女汝儿看都没有看清楚,杨镇就一只手拎着他儿子脖颈的衣服,瞬间消失在原地。

    小侍女汝儿都愣住了,过了好半天才反应过来,大眼睛忽闪忽闪,已经带了一些些雾气,狠狠的一跺脚,转身就跑开了,朝着大院里的内厅向着夫人去告状去了。

    灌江口总兵杨镇拎着自己儿子的后颈快速在房顶建筑群落中闪转腾挪移,足下只是微微一沾地,就像是借到了某种力量,一跃就滑行出了七八米,八步赶蝉,凌虚微步,飞檐走壁。

    这样的情景把杨戬看得都呆住了,他甚至忘记了自己还被别人拎在手中,这简直就像是武侠科幻电影里的场面?不然怎么解释现在这种情况?谁能告诉我这到底发生了什么?

    杨戬只觉得一切常识都在被挑战,“人体力学的常识呢?牛顿的万有引力呢?还是说自己现在在月球?”

    杨戬脑海中一片空白,只是不断忽闪忽闪的两个大字:“飞了飞了,他娘的老子飞了……”

    难道这灌江口总兵,自己这便宜爹爹‘杨镇’真的是武林高手?略微的回过一丝神来,受到凉风的刺激,杨戬脑子一个激灵,略有些清醒过来,他抬头看着自己这个便宜父亲的脸庞,方脸黑须,棱角分明,眼睛炯炯有神,虽然不算是有多么英俊,但也多出来许多男人味道来,虽然一眼看去不会让人有多么喜欢,但也绝对不会讨厌。

    他正在这里想着的时候,两人已经远远的脱离了总兵府杨家的建筑群落,身后的建筑物一个个都被远远的抛飞成一个个黑色小点,就如同蚂蚁一般,逐渐变得模糊不可见,眼前的景色已经大变个样,杨戬只觉得身子一重,屁股就狠狠的撞在了地上,不由的哎哟了一声。

    他站起身,狠狠的揉了揉摔疼了的屁股,环顾四周,这时候才发现不过盏茶的功夫自己两人来到一片杂草丛生的荒地,看样子应该就是总兵府杨家后面的后山半山腰上,站在这里远远望去,还能依稀可见远处,总兵府建筑群落的轮廓。

    这地方已经缺少人烟,冷风嗖嗖的从耳边划过,杨戬忍不住抱紧了双臂,看着面前的这个自己的便宜亲生父亲杨镇,颇为警惕的说道:“你想干什么?”

    “哼哼,现在还这么生分?看来你果然是让你母亲给惯坏了,你现在这一副样子日后怎么继承我杨家百年基业,怎么光耀门楣怎么出人头地?”

    总兵杨镇越说越气,忍不住脸已经又黑又冷了起来,冷着脸冲着杨戬说道:“我不管平日你母亲是怎么教你的,前几天你偷偷跑出去差点酿成大祸的事情我也暂时不和你计较,你先将我前些日子教给你的‘十二路伏魔拳法’打上一套来给我瞧瞧,看看你有什么长进,我再决定要不要惩罚你。”

    “‘十二路伏魔拳法’这是什么东西?听起来好像很厉害的样子,但老子他么的是个冒牌货啊,肚子里没有货,怎么跟你现?这不是要让老子出丑吗。”

    杨戬感觉到脑袋冷汗都快出来了,真想堂堂正正地站起身来,用手指着这杨镇的鼻子尖告诉他,“老子不是你儿子,老子是你孙子好了吧!但是,这个奴家真的做不到啊!”

    当然这些话他也只敢在自己肚子里腹诽几句,真要让他说出来,那后果杨戬就算是想也能想得到,不死也得脱层皮吧!所以杨戬打定主意,之后只能够做哑巴,打死也不能回话,说的越多露馅越快,死的也就越惨,他才没那么傻呢!

    “不说我看你又能怎么办?有种打死你亲儿子。”杨戬在心底打定主意什么也不说,还颇有些挑衅意味的瞥了这个总兵老爹一眼。

    而杨镇发了话之后,就见自己这个儿子就像是傻掉了一般,风飕飕中呆愣愣的站在那里,一动也不动,像是这么没有听到自己说话一般,忍不住心头火起,但片刻后又不知道是想起了什么,最终还是他发出一声叹息,开口道:“真是造孽呦,我杨镇不说是英雄一世也算是堂堂正正,怎么会有你这么一个儿子。”

    他努力的平稳下自己的心情,看着杨戬开口说道:“既然这‘十二路伏魔拳法’你没有记住,那也不打紧,我再重新给你演练一遍,我灌江口杨家也算是系出名门,先祖曾学艺于当世商国顶尖大宗‘崆峒派’,乃是获得真传的内门弟子,学艺归来之后,便在这青阳县灌江口创立家业,直到百年,这才有了咱们这一杨家的家世,而伏魔拳法便是当年先祖从崆峒派中带出来属于内门弟子的最好的固基功之一,能够强筋健骨,打牢根基。”

    说罢他便缓慢地在杨戬面前打起拳来,一边演练他一边解读着拳法的构成和结构,讲解详细,一个步骤一个步骤的来,每一句话都直指要点,尽述无遗,一边讲一边还介绍道:“自你出生之日起,我便对你报有极大的期望,能继承家业,将灌江口杨家的百年基业在你手中发扬光大,从你出生后便开始以药液日日为你洗身,熬炼筋骨,锻炼体魄,药性逐渐渗透入你的五脏六腑筋骨脉络,逐渐的改善你自身的体质,你百病难生,筋骨强劲,为的便是使你日后习武凝练真气能够先人一步,占得先机。”

    这时候,那杨镇似乎是想起了什么,颇有些情绪沉重地说:“戬儿,你大哥自幼早夭,所以自你出生之日起整个杨家便振奋不已,视你若宝,不敢有一丁半点的闪失,为父为你取名二郎也正是这个意思,希望你连同你大哥的生命一起活过来,这些年为父把所有的心血都耗费在你的身上,望你明白为父的苦心,以后也不要怨恨为父逼迫你过甚。”

    说完他便不再多说话,而只是仔细在杨戬面前演练着那套‘十二路伏魔拳法’,仔仔细细将每一个拳法拳架都讲述一遍,其中的各个精要都无有缺失讲述一遍,尽量使话语言简意赅,难点简化,通俗易懂。

    过了大概大半个时辰,这套十二路伏魔拳法才算是讲解完毕,杨镇也已经大汗淋漓,颇为期待的看着杨戬仔细琢磨。

    杨戬仔细的揣摩着这其中的种种精妙,一点一滴回忆起刚才的动作演练,逐渐的有自己的体悟,不知道怎么回事,自他重生之日起后,他只觉得脑子都清晰了许多,记忆力也变得强大很多,要是以往他绝对记不了如此多复杂的动作以及精要,现在却能够很清晰地回忆起来,这一点算是有得有失吧!

    这十二路伏魔拳法乃是崆峒秘传的固基拳术,能强健体魄,打通经脉,熬炼筋骨,算是极为上乘的固基功法之一了,共分为12路,36个拳架,每三个拳架子为一路,感觉刚才杨镇的种种演练,已经全数清晰的记得杨戬的脑海之中,只等日后逐渐的练习悟透,才能够最终化为己用。

    而杨镇则是颇为欣喜的看着儿子这突如其来的转变,不知道这小子什么时候突然开了窍,以往他可是极为抗拒习武的,整日只知道翻墙斗狗,而对于武学之道却一点也不关心,也更丝毫没有兴趣,怕苦怕累不愿修习,一直以来也是他的心病,没想到这突然间转变了,难道是自己刚才说的话起作用了?还是之前撞脑袋给撞开窍了,总之这是一个很好的兆头啊。

    就在这时,原本闭着眼睛正在细细体味着‘十二路伏魔拳法’精要,偶尔还跟着比划一两招的杨戬睁开了双眼,看着旁边的杨镇,突然问道:“父亲,你说这武道能够强筋健体,凝练出先天真气,使人身具强大力量,练到高深处更能够降妖伏魔,以己为神,甚至是肉身不腐,户枢不蠹,似神似人,人神一体,肉身成圣,那么父亲你又到达了哪一个阶段,而这武学道的尽头又究竟是什么?”

    杨镇愣住了,没想到自己这儿子突然间这么问,而且还把他难住了,随即他就开口答道:“习武是要循序渐进,要经历刻苦磨练,并非能够一蹴而就,其间机缘、毅力、资源、资质缺一不可,才有可能走到极高深处。而以己为神,似人似神,人神一体这种境界实在是太过高深,连父亲我都差的很远,连理解都理解不了,身在此山中,云深不知处,登高望远,差距太大。”

    他叹息了一声,开口说道:“而武学之道根据先祖当年从崆峒派带出来的秘密修炼笔记上所言,则有先天后天之划分,人自母胎而出沾染后天浊气,想要返后天为先天,就必须一步一个脚印。后天12重天,每三重天为一个大境界,为父而今也只是刚踏足第九重天而已,而12重天之上,便是后天巅峰大圆满,到此处境界者已然能够自称一声宗师,能够开宗立派,甚至连皇室朝廷也要招揽安抚为主,才是对抗妖魔邪道的主力军。”

    “而若是能够更进一步,就须得积蓄一身后天真气,冲破先天阻隔,获得一口先天真气,从此返后天为先天,不再为红尘浊气所困扰,逐渐的洗涤全身,清净自然,到了此种境界,已然可以被尊称为一声‘先天真人’,除了寿元大幅度增加以外,据说已然是神仙,有陆地仙人之能,自身生出种种异能,能够知福祸,辨凶吉,料乾坤,种种匪夷所思的能力宛若神仙中人,无一不通,无一不精,就算是皇室朝廷也要礼敬有加,顶尖大宗都要托庇护于其下,不敢有一丝怠慢。”说到这里,杨镇目光炯炯,看着杨戬道。

    “先天真人已然不入凡流,不入红尘之外,商国、周国、殷国以及元蒙四大国,周围二十四条凶横道纵横交错,每一条凶横道最次的也要长达数十万里有余,其间幽深黑暗,越往里走黑暗气息就越浓厚,千万年从未有人能够深入其中腹地,就算是所有先天真人联手也做不到,其中诞生种种邪魔妖道,各种恐怖的匪夷所思的生物四处害人,实在是我人族四大国最大之敌人,而每一次妖魔狂潮爆发危机,足以毁灭山河,摧枯朝廷根基,甚至一城一池之人尽入妖魔凶物之口,满地血,江山泪,唯有先天真人才能够镇压,能够力挽狂澜,至于其上面的境界,那就不是我可以知道的了。”

    沉默了片刻,他顿了顿似乎是想起了什么,又迟疑开口道:“或许在崆峒,武当,禅宗,剑林这些当世顶尖大派中或许有记载,但肯定也属于隐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