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6、结印

推荐阅读:牧龙师临渊行万古第一神沧元图斗罗大陆IV终极斗罗神级文明我是光明神开天录修罗丹神吞海

一秒记住【都市中文网 www.dszww.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时间流逝,无声无息之间,又半年的时光过去了。

    而到此时杨戬已经6岁半了,他依然在坚守着杨镇严格的训练,一点一滴的打牢根基,已经彻底的巩固住了三重天的修为。

    像他这样的世家子弟,相比于普通穷苦人家的孩子实在是占尽了便宜,虽然杨家也不算是什么名门大户,但在青阳县灌江口好歹也算是有名有姓的百年世家,更是连续3代人坐上总兵职位,说是第一家族也不为过,自然比其他人家的条件要优越得多。

    杨戬自出生之日起,就被总兵杨镇不惜损耗以一身混元真气为其洗髓易经,后每日每夜都要以药液洗涤全身,逐渐刺激全身筋骨增长,这样一连持续了将近3年,药液逐渐渗透入体内,形成积聚下来的药力精粹,不但使身体素质优于常人,等到其修炼的时候,随着自身真气锻炼出来,这些药力精华逐渐地从体内经脉和四肢百骸中渗透出来,使得真气更容易入门,而且如同滚雪球一般壮大,速度自然非同凡响。

    虽然越往后这种作用就逐渐缓慢下来,但是打下来的根基却牢不可破,像灌江口总兵杨镇麾下的那些青年战士精锐直到十四五岁才有可能把真气练到第三重天,而且越往上走,想要更进一步就越困难。

    普通的战士能够到第三重天就不错了,已经算是麾下的精锐伍长了,而四重天以上的就很罕见了,已然有资格作为一名什长了,至于五六重天足以成为伯长,管理百人,而赵云摩就是灌江口总兵杨镇麾下仅有的两名千夫长副都尉,他是7重天,也是修为最高的一个人。

    这赵云摩其实是杨家的家生子,算是家臣一类,自幼便是杨镇的贴身伴童,与杨镇一起长大,关系极为亲密,说是主仆倒不如说是兄弟更简单些,其对杨镇也是忠心耿耿,尤其是他还娶了杨氏的陪嫁侍女,贴身大丫鬟,这是亲上加亲,一直为杨家马首是瞻,也是杨镇麾下的肱骨之臣。

    杨戬经常在家里遇见他,他的夫人赵氏算是杨戬的阿姨,自幼抱着杨戬长大,杨戬也喊着赵云摩为老赵叔,杨镇有时候公务繁忙,就有赵云摩亲自监督杨戬习武,对他进行指导,算得上是杨戬半个老师。

    而每日除了练习武功,以崆峒派秘传的12路伏魔拳法为固基根本,杨戬已经熟练的掌握此套拳法,34个拳架子,12路招式,无一不精无一不通,已经达到如行云流水,攻防作战,可以说半点无遗漏。除此之外,杨戬开始私下里研究那本《豢兽三十六卷》和《周天太乙分光化形大法》,为此他还特意找了一些古文来研习古代通用语,用以理解书本上的含义,配合上杨家先祖杨云昌密密麻麻十数年研究下来的注释,大概将整本书的内容归纳总结,与自身的知识点结合完毕。

    以书上的内容来说,每一种培育之法,都必须得掌握数百种乃至于上千种的截然不同的手势、手诀以及咒印,坚持培育灵性之根,光是这一点就十分困难,何况有很多内容有缺失,杨戬这半年总结归纳的能够正常修行的包括完整的和不完整的培育之法一共也只有7种伴生豢兽。

    这7种伴兽法门不但需要掌握数千种截然不同的手势手诀以及咒印,还有着各种各样的培育材料,有的甚至是闻所未闻,杨戬连听都没有听说过,借故询问他人,许多连别人也没有知晓,暂时也只能作罢。

    杨戬最先看中的是36种豢兽之法中的一种名为‘鸡龙’的豢兽的培育之法,这种伴兽据《豢兽三十六卷》中所述,乃是秉荧惑之力从鸡卵中诞生的怪物,鸡头,蛇身,无羽,因继承荧惑之力,视之不详,虽品阶只有二转,却也极为可怕罕有,身具凶厄之力,是厄兽,这也是这三十六卷中少有的几种完整没有缺漏培育之法的豢兽。

    而在此之前,杨戬首先需要记住873种截然不同的手印、手势、手诀以及咒印,完成这些最低等的要求之后,他才有可能勉强开始尝试培育伴生豢兽‘鸡龙’。

    按照这书上所述以及从杨家先祖杨云昌的注释上来看,杨戬首先需要掌握基础的手印、手势以及咒诀,这种手势又叫做‘印契’,主要是通过双手与五指的配合缔结出各种印法,然后与自身特别仪轨的姿势相配合,来与周遭的宇宙空间磁场产生共振,最终汲取冥冥中的宇宙力量,从而施展印法,使得身心圆满,某些印契具有特殊的功效。

    而在这半年以来,杨戬已经记住了其中123种手势、手印以及咒印缔结产生‘印契’的配合,说实话,连他自己也觉得有些不可思议,因为按照书上所说以及从杨云昌的注释上来看,当年他让其子修炼这些印契的时候却困难得多,每缔结成一枚‘印契’都要损耗自身冥冥中精神乃至精魄的力量,越往后缔结就越困难,杨家先祖杨云昌的两个儿子便是在缔结出上百个印契精神承受不住损耗,最终精魄枯竭而死。

    这一点其实杨戬也感受到了,每缔结出一枚‘印契’他都感觉到自身的精神冥冥中似乎损耗了一些,精神变得疲惫,总有种心神俱疲的味道,但是休息睡一觉就好多了,并没有像是书上注释杨云昌所讲的那般困难。

    “难道自己就是所谓的禀赋出众的天才?”杨戬忍不住暗自想到,其实按照他自身的理解,这种状况应该出自于自己穿越的情况上,两世为人,精神叠加,所谓的精魄力量应该远比常人要浑厚的多。

    不过杨戬这半年以来研究这书,也发现了之前没有发现过的一个重大遗漏,那就是无论是这书上所描述还是依照杨家先祖杨元昌的注释上来讲,都讲到这本书似乎带有魔性,唯有一人可以修行,当年杨云昌想将此书传给自己的儿子,发现二儿子修行之后,小儿子一旦按照书上所述缔结印契,就会感觉到心情烦躁,无法陷入那种空明妙境,更不用说缔结咒印,唯有等到二儿子去世之后,过了半年小儿子突然有一天可以缔结印契了。

    这让杨戬相信,自己可能是这百余年来,第一个再次修行此书之人,他也继续这样一边悠闲的修炼武学,接受杨镇与赵云摩的训练,另一边尝试按照《豢兽三十六卷》一个个缔结印契。

    不过他可不会拿自己的生命来冒险,一旦觉察到什么不对他就会立刻放弃此书,绝对不会像当年杨家先祖杨云昌一样陷入疯魔状态,渐渐的,连他自己也都逐渐沉浸于现在的这种生活状态之中。

    可是这种时间并没有过去多久,有一日午睡,杨戬正盘坐在自己的床上,双腿跌坐,身子自然而然地扭曲成一个盘状,五指与双手相配合,缔结出一个奇特的‘印契’,精神逐渐展露了一种空明的状态当中,隐隐的似乎真有什么无形的力量扩散出来,与空气与周围的磁场都发生了共振。

    这是杨戬这半年来最大的收获,在结成第136枚‘印契’之后,他似乎真能够感受到自身精神层面的变化,与天地磁场发生某种碰撞和共振,他能够清晰地感觉到,随着自己身体与五指‘印契’的共同组合,自身的精神也在快速的消耗,逐渐的陷入了疲惫状态中,但思维空明,却又感受不到这种疲惫。

    正在杨戬陷入这种玄之又玄的状态当中的时候,便在这个时候,房门突然被人一把撞开了,一个着急忙慌小小的身影快速的跑来,也不管不顾杨戬平常的命令,没有指示外人不准接近他的房间。

    能在家里这么四处乱闯,又毫无顾忌闯入杨戬房间内的除了杨戬的贴身侍女,日后的通房大丫鬟汝儿小姐就再也没有其他人了,只是此时这小丫头早已经没有平日里的伶俐与快活,随着长还逐渐显露出一两分美丽和娇俏的小脸上竟挂着泪珠与一丝难以掩饰的惊慌失措,此刻刚一闯进杨戬房间内,小丫头就向着床间跑来,冲着正跌坐在床上摆出十分奇特印契姿势的杨戬很是焦急和焦虑的叫道:“少爷不好了,老爷在‘崆峒真传’牌楼下被人打伤了,夫人正往那里去。”

    床上,正在跌坐的杨戬微闭的双目猛然睁开,还没有长开的眼睑中竟然透露出一分摄人心魄的光芒,吓得通房大丫头‘汝儿’小姐一声尖叫,一屁股跌坐在地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