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中文网 > 伏妻 > 第一百五十四章 合卺

第一百五十四章 合卺

推荐阅读:夜的命名术医妃惊世妖孽狼君别乱来帝宠娇颜:皇上,求放过!兵王归来海贼王之蓝色魅影农家小辣妻摄政王的医品狂妃重生最强女帝帝君,你家夫人又爬墙了

一秒记住【都市中文网 www.dszww.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刘嚣手中的果酒清香甘甜,他看着李萦表情的微妙变化,是不是酒太烈了?还是李萦并不喜欢这个果酒?

    两人喝完合卺酒,礼成。刘嚣作为新郎官,要去宴席与众人寒暄,今日是他的大喜日子。刘嚣看着李萦有些疲惫,轻轻握住她的手,柔若无骨,心中又是一阵酥麻。“你若累了,遍先梳洗休息。”

    李萦看着刘嚣柔情似水的双眼,终于有些娇羞,有气无力道,“我都快饿坏了,你能不能让她们上点吃的?”

    在刘嚣眼里,这是娇嗔的李萦,他觉得新鲜,低声笑着,早料想到她会饿,吃食都准备好了。“来人,把东西呈上来。”

    紧接着,众人搬了一大桌菜上来,李萦发笑,原想让下人上点面条什么的,刘嚣倒好,弄了一大桌子菜。李萦心里莫名感动,除了家人之外,也就刘嚣待她好的。

    刘嚣瞧李萦用下饭菜,才出去应酬,临走前还吩咐下人不要打搅她的休息。

    李萦酒足饭饱,一阵满足,有些昏昏欲睡。

    晚春见道,“小姐,一整天下来,您也累了,要不卸妆休息?”

    李萦思考良久,脑子才转过来,连忙点头,像小鸡啄米似的。

    此时的婚礼,多半是在黄昏时刻举行。等刘嚣从屋里出来,天黑了大半。作为刘嚣的亲哥哥太子刘集,热情地帮刘嚣招待客人,到处都是其乐融融的景象。

    管家邹平见刘嚣出来的片刻,快步流星走上前去回禀,“爷,这刘公公还在廊下等着。”

    刘嚣点头,新人跪拜天地时,刘公公代表皇上观礼,如今礼成,却还留在府里。“邹管家,前头麻烦你照料,我去会一会刘公公。”

    刘公公站在廊下,任由清风吹拂,这一睁眼,刘嚣就已经在眼前了。无声无息,长沙王究竟是何时来的,刘公公还真说不准,他脸上挂着笑,“恭喜长沙王,贺喜长沙王,今日可是抱得美人归了。祝你们早生贵子,白头偕老。”

    “多谢刘公公了,不如留下,小酌一杯,如何?”刘嚣脸上挂着喜气,整个人看起来平易近人。

    大魔王也会有如此和蔼的一天,刘公公惊着了,他早已七情六欲不上面,婉拒道,“长沙王客气了,老奴还得回宫跟皇上回禀呢,只能下次再与王爷小酌怡情了。”刘公公停顿,环顾四周,小声道,“据太医丞的消息,骊妃娘娘也就是半年内的事。”接着,他又靠近刘嚣,耳语,“皇上还不知。”

    刘嚣背起手,笑道,“听说燧玉坊新出了一批精美绝伦的玉器,就有一件翠蝶玉坠,倒是别致,上面的雕工不怎么样。玉,是好玉。”刘嚣重重的说着,“刘公公你一定会喜欢。”

    刘公公会意一笑,“长沙王的好意,老奴铭记于心。时候不早了,老奴真的该回去了。”

    刘嚣目送刘公公离去,再回到宴席,半路又遇上了刘英。

    “你跑哪去了?怎么这么久都没见人?”刘英直性子,看着亲厚的弟弟,满脸的打趣,“晚上时间多的是,年轻人,不必急于一时。”

    刘嚣瞥了一样,刘英就败下阵来,她摆摆手,道:“好了好了,今日是长沙王的大喜日子,没人敢砸你场子。我进来是看李萦的,你啊,还是赶紧出去应酬吧!大哥都替你挡着七荤八素的。”

    刘嚣轻咳一声,“你,和她好好说话,不要说些不正经的!”还没等刘英答应,大步离去。

    刘英看得一惊一乍的,自己的弟弟,方才是害羞了吗?千年难得一见啊!

    等刘英来到李萦所在的厢房门前,周围都有严兵把守,他们看来人是刘英公主,才把人放进来。刘英心里嘀咕,怎么,这是怕煮熟的鸭子会飞?

    李萦刚好洗漱完毕,正想着做些什么消遣,刘英就送上门来了,刚打瞌睡就有人递上枕头。

    晚春把刘英公主迎进来,为她上了一杯姜茶。

    刘英打量了李萦一番,满脸笑意。

    李萦嗔笑,“怎么,不认得我了?一直盯着我看。”

    刘英露出不怀好意的微笑,“我在想,你是要叫我表姐呢?还是叫我大姑姐呢?”

    李萦一愣,她都没想这些问题。

    是没有想,还是不愿意想?

    李萦的神情,出乎刘英意料之外,她本以为李萦娇羞不愿作答,或者是有理有据反驳。她,不会闯祸了吧?来之前,母亲就交代她好好与李萦说话,安抚她的情绪。刘英还以为母亲是说错还是怎么着了,现在看来,这段姻缘其中有猫腻。“阿萦,你是怎么了,好端端的,怎么发起呆来了?”

    李萦回过神来,笑道,“我没事,只是今天忙碌一整天,都没有好好歇息,整个人有些疲惫。”她握着刘英的手,“不管怎么称呼,你都是我的刘英姐姐。”

    李萦的解释,暂时打消了刘英的疑虑。“就凭你叫我一声姐,你以后我罩了。如果刘嚣欺负你,你尽管跟我说,我给你出头。”

    “哈哈哈,刘英姐姐,那你打算怎么帮我呢?”李萦笑着反问,摆明不相信。

    刘英好好想了想,半响才拍拍胸脯,道,“我向太子母后告状啊,总有办法治他!”说真的,她也没想出什么好办法。平日里,都是刘嚣给她出头。

    李萦又是一阵止不住的笑。这刘英,太有趣了。

    一旁的晚春听得心惊肉颤的,刘英公主,你可是长沙王刘嚣的亲姐姐呀!

    刘嚣应酬回来,就听见屋子里头传来的一阵阵笑声。他悬着的心,略微放松。

    这时,江丰却出现在刘嚣跟前。刘嚣望见他,有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异感,不是好事,也不是坏事。

    江丰一把跪在刘嚣跟前,声音些微颤抖,“主子,夫人的合卺酒,有问题。”

    刘嚣心里头“咯噔”一声,不!

    “微臣一时不察,让皇后娘娘的人钻了空子”,江丰怎么都没想到皇后娘娘会对李萦下手,不过知道酒里下了什么,江丰勉强能体会皇后娘娘的苦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