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中文网 > 伏妻 > 第一百七十章 玉碎

第一百七十章 玉碎

推荐阅读:夜的命名术医妃惊世妖孽狼君别乱来帝宠娇颜:皇上,求放过!兵王归来海贼王之蓝色魅影农家小辣妻摄政王的医品狂妃重生最强女帝帝君,你家夫人又爬墙了

一秒记住【都市中文网 www.dszww.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李萦此刻并不知宫中发生的事,她站在廊下目送钱氏离去,胸中一阵作闷,想干呕又透不过气来。“嗬”的一声,扶住柱子深吸一口气。

    晚春见状,连忙上前扶住李萦,“王妃,您怎么了,是哪里不舒服?”

    李萦依靠柱子,歇了一会儿,才道:“我没事,可能是吹到风了。”

    这一点,晚春是知道王妃的,只要头一受风,王妃就不舒服。望着天色,今日外头风是挺大的。“奴婢先扶您进屋歇息一下吧!”

    李萦婉拒,她直起腰,“没关系,我自己能走。”

    所以,刘嚣一进屋,就看见李萦斜躺在逍遥椅上小憩。听说今日钱氏来访,他便抽时间回来一趟。

    刘嚣眉头一挑,轻手轻脚退了出来。“这是怎么回事?”他询问站在廊下的晚春,还不到午膳时分,李萦就躺在床塌上,病怏怏的样子。

    “回王爷的话,王妃早上接见了护国侯夫人钱氏,可能是在廊下站得久些,受风了。”晚春如实回答,事关王妃,她不敢玩马虎眼。“王爷,你责罚奴婢吧!是奴婢伺候不周,有失王爷嘱咐。”

    场面就这么冷下来。

    刘嚣还没发怒呢,只听见屋里传来李萦的叫声,“晚春!”

    晚春望着主子刘嚣,刘嚣头部一个晃动,示意晚春进去。

    晚春如蒙大赦,手脚麻利进屋去。心里念叨,王妃真是及时雨,以后更要用心侍候王妃。

    刘嚣的怒火被一盘冷水泼下,彻底浇了个底朝天。心里暗嘲,一物降一物。那又如何,他甘之如饴。

    等刘嚣捋清思绪,再进入屋里时,李萦已经收拾好了,精神焕发坐在榻上。

    李萦看着刘嚣,笑道,“你回来啦!刚好,我让下人把午膳摆上来。”说着,就开始指挥,在刘嚣的位置前布菜。

    刘嚣看着李萦忙前忙后张罗,最几日的疲惫和烦躁,都被安抚下来。他喜欢左手边鱼肉烩菜,也喜欢羊肉荤菜,最喜欢的是正在饭案前忙碌的李萦这棵菜。

    李萦是刘嚣专属的菜,对口,下饭。

    “过来坐呀,我都弄好了”,李萦娇笑道,一副邀功请赏的表情。

    刘嚣咧嘴笑,走过李萦身边,趁着下人不注意,捏一把李萦的脸颊。

    力度不大,可李萦却觉得心里像火烧似的,想大声斥责,又顾忌身边有人,嘟囔道,“讨厌!”

    刘嚣耳力好,自然是听得清清楚楚,心里欢喜的就想烧开的水,咕噜咕噜冒泡。

    晚春不知王爷身上发生什么事,只知道王爷进屋前,脸如锅底一般黑。现在,喜上眉梢。心里暗想,还是王妃有办法。

    两人有滋有味用完午膳。

    午膳刚毕,刘嚣起身准备走了。

    李萦吃惊道,“怎么,这就要出去了吗?”放在平时,只要刘嚣有空,必定午时小憩一会。

    刘嚣取笑道,“嗯,为夫要出去赚钱,好养活我这个在家里的小妻子!”

    “我可不小!”李萦嘟嘴道,我还比你大两岁,好吗!“晚春,去盛一些酸梅汤,给王爷带上。”

    酸梅汤,刘嚣眼色一暗。太医丞一听说酸梅汤,眼睛发亮。说,这是应对暑热的好方子,还连问,这是哪位医者想出来的?有大智慧。可刘嚣知道,李萦并不通医理。

    晚春将盛好的酸梅汤递给刘嚣身边的赵隐。

    “如果忙的话,我今晚就不回来。”刘嚣在李萦耳边道,“记得想我。”

    “切!”李萦一拳轻击刘嚣的胸口,恍然发觉,刘嚣身子又长高些。从前齐肩,现在勉强到他胸口。

    刘嚣包住李萦的小拳头,掌中触感,温润极了。“还有,你明天面见母后时,少些跟王兰接触。”刘嚣不放心地嘱咐道。底下有线报,皇后王兰竟然跟昌邑王刘时有接触。刘嚣,不得不防,“记住,远离王家人。”

    李萦是刘嚣心尖上的可人儿,他不会让她出事。“我会让母后多担待些!”

    “你母后不也是我姨母,你放心吧!我会小心行事的。”李萦宽慰道,“你知道,我这个人最是贪生怕死,有啥事,我会跑得比兔子还快!”刘嚣多思多虑,李萦见不着他这般模样。

    刘嚣低头,在李萦额头上轻吻。不带一丝情欲,满心爱怜。

    有妻如此,夫复何求!

    第二日一早,李萦便进宫,向太王太后和景太后皇后请安。

    长乐宫内,欢聚一堂。皇上的后宫,就只有王氏姐妹,皇后和王美人。等来年开春,皇上就会号召天下,充实后宫,到时候就更加热闹了。

    李萦静静地坐在景太后身后一角,努力装作隐形人。

    天不遂人愿,平日里喜欢和她不对头的王兰今日特别和蔼,一会儿问她点心好不好吃,一会儿又问茶水够不够热。王兰的问话,李萦一句一句接着。刘嚣嘱咐得没错,王兰有问题。

    点心茶水,都过了景太后的手,李萦是放心的,但她也没有多用。

    太王太后看着李萦身子瘦瘦小小的,又吃的不多,对李萦满口说教,“嚣儿媳妇,你要多吃,才能长好身体,好生一个大胖小子啊!”

    到现在,太王太后都还记不住李萦的名字,一直叫着,嚣儿媳妇。

    “是,太王太后,臣妾记住了。”李萦恭敬道。

    景太后见状,帮腔道,“母后,你不要看阿萦瘦小,实质上可有肉了,身子骨结实的很!你放心,臣妾看着呢!保证来年,您可以抱上胖曾孙!”

    “哈哈哈,那就好,那就好!”太王太后宽慰笑着,“我都是半埋黄土的人,能抱上曾孙,心愿已了!”

    “祖母,你可不能这般说!”王兰倚在太王太后身边,劝阻且撒娇道,“你还要看着妹妹的第二胎第三胎呢!我可不许你这边说!”

    王凤挺着肚子也依偎在太王太后身边,搭腔道,“是啊,祖母!凤儿的孩子还要唤你太祖母呢!”

    太王太后笑得眼角起褶,笑不拢嘴,“好好好,你们都是好孩子!”

    景太后和李萦也在一般附和,众人好一会儿才把太王太后的情绪安抚好。

    事毕,王凤起身回去自己的座位。经过李萦身边时,站立不稳,一把摔在李萦身上。

    李萦原本是可以躲开的,但王凤身上一股异香,竟然令她动弹不得。

    “啪”的一声,李萦整个人被王凤压在身下,再一声“哐铛”,李萦手腕的羊脂白玉镯子,碎了。

    玉,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