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中文网 > 伏妻 > 第十二章 采莲

第十二章 采莲

推荐阅读:夜的命名术医妃惊世妖孽狼君别乱来帝宠娇颜:皇上,求放过!兵王归来海贼王之蓝色魅影农家小辣妻摄政王的医品狂妃重生最强女帝帝君,你家夫人又爬墙了

一秒记住【都市中文网 www.dszww.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采莲南塘秋,莲花过人头。低头弄莲子,莲子清如水。

    七月好风光,景府里的南塘荷花正盛。景后一行人正在南塘边上徐徐行走,观赏莲花美景。

    景府有三绝,一绝是秘制酸奶。听闻是景氏前几代有一位盛宠的夫人肠胃不大好,是当时景府当家人为其花重金特制的。二绝莲花。还是那位夫人,喜欢赏荷,景府当家人便花大力气修了现今的南塘。随着荷花衍生的,是荷花宴。荷花身上全是宝,荷花可进食可入药,做成荷花酥,荷叶可以包粽子,做成糯米鸡,清香。更不用说,莲子、莲藕了。三绝是景府布局。其一,亭台楼阁,是典型江南水乡的风采。其二,格局布置,更是掺含楚巫阵法。人们只知其一不知其二。

    南塘边有着众多的亭台楼桥,有华容桥,十步亭,风云阁,水云间……,还有最近新完工的鸣凤阁。

    众夫人在鸣凤阁中说说笑笑,欢聚一堂。李萦有些心不在焉,站在娘亲的身边,望着门外的莲田和泛舟莲上的贵族夫人们,略有所思。

    “李夫人,你看,这田家的女儿是长的极好的,小小年纪便可看出是美人胚子,长大了还得了。”公孙夫人打趣道。公孙厉的正妻,一心想和田家打交道。

    田夫人看着身旁女儿腼腆的笑脸,回道:“哎呦,这会儿她可总算会羞脸了。”又惹得身旁的女儿脸上的红晕更深了些。

    三个女人一台戏,着都得多少台了,众夫人都在起哄着,热闹非凡,总算引起李萦的注意。一看,是今个儿跟她要酸奶的孩子,便多看了几眼,仔细一听,是田家的女儿,排行第七,田七。心里一笑,田家的女儿,终究是喜欢不起来,但是,面上功夫还是要做的。

    众夫人是将家家的未出阁的女儿都打趣了一遍,轮到李萦的时候,李萦就是不做声,脸上也是没多大变化。这样便落得一个“闷葫芦”的名声,李萦也乐得自在。

    这些宴会本是夫人小姐的事情,男子是极少加入的,刘嚣在那也是个不自在。景后深知儿子性子,便招来身边的嬷嬷。

    “湘灵,将嚣儿带下去玩吧,小心看着点。”景后吩咐道。湘灵是景后的左臂右臂,另一个是麻姑。

    “是的,娘娘,奴婢遵旨。”湘灵恭敬道。

    “姐姐,要不把萦儿带上,让他俩有个伴。”娘亲在旁边建议道。

    李萦想着,娘亲真不会把她给卖了吧!说买就买,连个招呼都不打。明知他俩不对盘,心里“切”了一声。

    “妹妹这主意甚好,萦儿性子稳重,嚣儿顽皮,萦儿看着,我也比较安心。”景后食指轻叩红木扶手,点头答应。

    李萦看了看刘嚣,反正还有几日他便走了,就好好的告个别吧,以后也是没什么见面的机会。

    刘嚣知道李萦在看着他,他连眼皮子都没动,只玩着手中的藤球,这是为学习蹴鞠做的准备。这刻,也只有手中的藤球知道,刘嚣的手心冒汗了。

    有些事情,悄悄地变了。

    湘灵嬷嬷和李萦身边的许嬷嬷就跟着刘嚣和李萦来到阁外,两人一路也不做声,默默地走到南塘边。

    李萦是个心软的,一路上想的是两个人的过往。说结下梁子什么的,小事,不至于。一开始李萦是觉得自个的不对,那天也不知是犯什么怵,莫名地对刘嚣有了敌意,才一上来就“俯视”他。想到这,李萦脸上就有些不好看了。

    虽说刘嚣后来咬了自己,但这是还是自己起的头。一个巴掌拍不响,自己是个导火线。刘嚣久居深宫,深又得太后宠爱,性子嚣张跋扈,他那是有嚣张的本儿。难怪自己是惹不起,说不定景后是对自己有什么意见的。后来刘嚣摔了自个的陶铃,但也还会了一对,也是算他有礼的。这时,李萦的脸色才好了些。

    反正刘嚣也快跟景后回去了,以后也没什么机会见面了,趁现在把误会解开,省得以后没机会。李萦如是想,也是这般做,她也是个能屈能伸的人。

    刘嚣在一边看着也是有趣的,看着李萦的脸色一会青,一会白的,跟自个在一块就有那么不自在么?

    李萦放缓脚步,看着周围的仆人,湘灵、许嬷嬷和众人不知何时落在身后,保持着一定的距离,有不失看护。见此,李萦心安。

    “刘嚣,一开始是我的不对,在这,我跟你说声抱歉了。”李萦用着不大不小的声音,坚定地看着刘嚣。

    看着李萦清澈无畏的眼神,刘嚣只觉得这眼睛真漂亮,闪闪的。王太后看着自己的眼神是溺爱,景后则是慈爱,太子哥哥眼神带着点小心翼翼的味道,同父异母的兄弟姐妹们有的嫉妒,有的打量,有些不怀好意,有的讨好,仆人们眼中更多的是恐惧和巴结。这所有的眼神都有一个共同点,目的。刘嚣身上有着他们想要的东西。

    王太后如此溺爱,是因为宣帝不听她使唤,她要将黄老之学传授于他,让他继承;景后如此慈爱,是因为他是巩固她地位的工具和保障;太子哥哥如此小心翼翼,是怕自个夺了他的位子,对太子而言,自己就是个威胁;同父异母的兄弟姐妹们和奴仆就更不用说了,各有各的算计。

    如此清澈无畏的眼神,刘嚣也不是没见过。只是她们的主子要么死于非命,要么最后彻底改变了自己。

    刘嚣爽朗一笑,“大家扯平了。”

    李萦看着刘嚣的笑容,认识这么久,还是第一次看他笑,也是挺好看的。他应该多笑笑,老虎着脸,都把他容颜的俊美给破环了。

    若是让后头的湘灵等宫中人士见着了,会是连连称奇,她们也是少见刘嚣满脸笑意的,只会想着,谁又惹着着小霸王了。

    “嗯嗯,那我俩之间扯平了,没事了哈!”李萦说着,拍拍自个的胸脯,刘嚣没有为难她。

    刘嚣看到,觉得好笑,她也会紧张,这算什么事啊,一开始也只是堵着一口气。他喜欢“我俩”这个词。

    李萦心情大好,连步伐也跟着轻快起来。身后的仆人们看着,虽然不清楚发生什么,但是他们看起来和睦的样子,七上八下的心也放下些。

    南塘边的荷花正盛,花色艳红,李萦猫着身子,小手拨弄着红艳艳的荷花儿,自顾自的说:“这荷花,好吃的很”,还摘下几瓣花,放在嘴里嚼了起来,“你要不试试?”

    刘嚣看着李萦递过来的花瓣,压制暗暗挑起的眉,却也不动声色地接过,仔细打量,李萦却在一旁嚼的津津有味。

    李萦看他有些犹豫,猛地想起皇宫贵族的入口的食物都是要一道道程序检验过的,现在是更加严谨了,多亏了汉宣帝登基初年的轻微中毒事件。“别介意啊,是我有随意嚼东西的习惯。”李萦不好意思的挠挠头,然后正想把刘嚣手中的花瓣收回。

    刘嚣快一步,把花瓣放进口中嚼起来。一入口,真是既苦涩又苦涩,一股植物气息的怪味在口腔里乱串。

    可现在刘嚣脸上,没啥表情。

    李萦见他真嚼了起来,更不好意思,说道;“下次你来我家,我给你做荷花酥,松松脆脆的,比这好吃。”

    刘嚣不在意,继续嚼着,那东西嚼久了,便有独特的芳香,清淡而不失典雅。

    李萦又说:“等到秋天莲子和莲藕成熟了,我可以做莲子百合汤,甜甜的,也好喝。”随即一想,刘嚣过两天都快回去了,笑着说,“到时候,我可以将磨好的藕粉和莲子给你寄过去,让宫人给你做,也是一样的。”

    刘嚣身边的食物都是王太后和景后共同料理着,这宫外的食物能上得了台面,而且能不能寄到也是一说。但还是轻微点点头,说道:“这花嚼久了,味道也是不错的。”

    “是吧,你的品味还是不错的。”李萦有些找到同道中人的得意感,总算有人赞同她了。

    南塘的荷花壮硕肥美,盛夏时分,莲花早已过人头了。

    李萦在一旁拔荷花,是在拔,不是采。虽说是在南塘边上,可莲花早已探出石子铺成的小道,边上,可是满满当当的。

    上天不负有心人,经过李萦的十分努力,终于拔出一枝,花朵连着茎,合着比李萦还高一头。李萦看着心喜,就随手把它送个刘嚣了,“给你”。

    刘嚣慢半拍才接着,李萦继续拔,她现在兴头上,拔得不亦乐乎,连续下来,已经有十来枝了,李萦看着差不多了,才罢手。

    看着战果累累,李萦是挺乐的。眉眼一动,对着刘嚣说,“喜欢吗?都送你。”刘嚣是想着,这么多的荷花,让娘亲看到肯定是知道自个的“花痴”又犯了,让刘嚣带回去,那就没事啦!

    刘嚣只是默默地吩咐下人把荷花收好。

    李萦拉着刘嚣的手袖,连忙称谢。

    回去的路上,有说有笑的,和来时形成鲜明的对比,湘灵和许嬷嬷都觉得让他俩单独相处是好现象。

    回到娘亲身边,李萦继续做她的“闷葫芦”,之前的事就像是没发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