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中文网 > 伏妻 > 第五十五章 准备

第五十五章 准备

推荐阅读:夜的命名术医妃惊世妖孽狼君别乱来帝宠娇颜:皇上,求放过!兵王归来海贼王之蓝色魅影农家小辣妻摄政王的医品狂妃重生最强女帝帝君,你家夫人又爬墙了

一秒记住【都市中文网 www.dszww.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小姐,老爷少爷回来了!”趣儿从门房回来道。

    李萦放下手中的账本,看着趣儿气喘吁吁的样子,道,“那他们现在到哪啦?”

    趣儿挠挠头,支支吾吾道:“可能回屋里梳洗去吧!”

    李萦看着趣儿的神情,心如明镜,道:“好的,我知道了”,低头再看账本。过段时间就要出行,小黄楼的账目要理清。“翠香,准备一下,等会我们去娘亲那里”。

    “是,小姐。现在要将红豆莲子汤带过去吗?”翠香问到,小姐最近迷上了各种甜品汤水,玉米、桂圆莲子银耳、枇杷、绿豆、花生……凡事带点甜味的食品,都让灶上的张婆子去炖。现在,张婆子看见小姐都特别的,怵!今天的红豆莲子汤,是最正常的甜品。

    李萦想了想,红豆和莲子都是健脾补肾的好食材,适合他们食用,点点头,道:“嗯,多带些。”

    当李萦来到爹爹娘亲屋子时,远远地就听见爹爹爽朗的哈哈大笑声。李敢是儒将,自幼熟读儒家经典,形事风范也是儒雅斯文。现在能让李敢恣意大笑的,也只有大哥李部的婚事了。

    听着笑声,李萦小跑过去,笑嘻嘻地道:“爹爹~你终于回来啦,女儿甚是想你!”

    翠香看见小姐神情喜悦,感叹地想着,能让小姐如此感情外露,也只有李敢老爷和李陵少爷了。

    李敢看见女儿也很开心,两三个月没见,萦儿又长高了些,笑道:“慢点,慢点,你现在哪有大家闺秀的样子!”

    李萦这才慢下来,道:“我看见爹爹高兴嘛!”在日头的照耀下,李萦左手的羊脂白玉镯闪着光,发着亮,甚是灼目。

    此时,景氏的目光特别,深邃。这是她的女儿,李萦。

    李萦跟父母亲行礼,没一会儿,李陵梳洗完毕过来,又跟哥哥行礼。惊地李陵直呼:“妹妹长大了,与有荣焉。”气的李萦似笑非笑地抡起小拳拳揍他,一个劲儿地揍,反而把自己抡疼了。

    李陵嬉皮笑脸道:“明明被打的是我,怎么疼得是妹妹你呢!”

    气的李萦又是一顿好打,不过这次就不是小拳拳,而是女生与生俱来的武器,指甲。李萦终于明白为什么女生打架又掐人又扯头发,省事还毙命,一掐见血。

    李陵纷纷求饶。

    李敢和景氏看得哈哈大笑,家庭和美,儿女环绕身边,就是这个感觉。

    兄妹俩打了没两下就消停了,正准备说起事来。这时,素姑和翠香把盛好的红豆莲子汤端上桌。

    李陵边喝着便取笑道:“是妹妹下的厨吗?里面不会有巴豆之类的吧!”

    李萦不客气地回道:“是啊,你这碗比较独特,不仅有巴豆,还有蚯蚓,是我精心为你熬制。”再一脸无辜地问道:“好喝吗?”

    李陵正含着一口红豆汤,差点喷射出来。但他还是斯条慢里食用,良好的礼仪使他无法做出失礼的举动。他把一碗汤喝的干干净净,一本正经道:“只要是妹妹精心为我炮制的,就算是黄泥水我也甘之如饴。”

    李萦笑得甜甜的,“这还差不多,我的好哥哥。”

    晚间,李敢景氏夫妻俩在床上说着话。夫妻俩长期分居,此刻自是亲热。长子今年及冠,景氏还不到四十,李敢四十二,正是盛年。再给李萦填个小弟弟或者小妹妹的,也是极可能的。

    景氏在李敢胸口画着圈,叨叨念念:“……大伯和王后都有来信,都提及部儿的婚事,我铁定要回去一趟,那可是我们的儿子。”

    李敢点点头,在大儿子八岁的时候,大哥和王后共同建议把孩子带回京师,他知道妻子的不舍,还是答应了。

    景氏觉察丈夫点头,继续叨叨:“这回,我要把萦儿带去,顺便为她寻门亲事。”

    李敢笑道:“萦儿还小,不过她还没去过京师,你就当作带她出去游玩吧!”

    景氏嘟嘟嘟嘟嘴,萦儿都十四了,哪还小,幸好自己已经有了主意!“好,好,好,萦儿还小,婚事不宜操之过急。”

    李敢低头就看见景绣嘟得老高的嫣红小嘴,也只有在自己面前,她才一副小女儿的模样。李敢没忍住,他也不想忍。

    低头拥吻。

    景氏愕然,紧接着加深这个吻。只有眼前的这个男人,才让她不顾一切。

    良久,李敢才道:“儿孙自有儿孙福,婚姻之事,最讲究缘分。给部儿选妻,按照世家长媳的标准去挑选,更重要的是,部儿自己喜欢。”

    景氏湿湿糊糊的,李家挑媳妇,都是挑自己喜欢的。不然,当初丈夫也是义无反顾与自己一起。一想到王后独身一人在宫中奋战,又想起李敢苦守边疆,心里头又是一阵酸涩。

    李敢见夫人难过,连忙安抚道:“怎么了,我的小心肝,是为夫说错什么了,来,你打我。”说着,就拉着景氏的手往身上打。“我的小心肝儿,你别哭了,哭得我都颤颤巍巍的。”一边叫唤着小心肝,一便紧紧地抱着景氏。

    景氏哭得反倒越来越起劲,还不说话,像是把所有的委屈都发泄出来。

    李敢着急了,这是怎么了。自己妻子好强,从不轻易落泪。遇大事沉着冷静,就是凡事都藏在心里。只能照着以前的老发子,朝景氏脸上一阵劈里啪啦乱吻。

    景氏终于有了反应,焉焉道:“你会后悔娶我了吗?”

    “不后悔,永远不后悔,还一直暗之庆幸你愿意和我一起呢!”李敢眼睁睁地景氏,神情激动,这可是他好不容易娶来的可人儿,小心肝。

    景氏破泣为笑,“刚才只是想起从前的伤心往事,有些感慨,才没忍住眼泪。”

    “现在不是有我了吗,我们还有孩子”,李敢轻抚景氏,哄道:“部儿从小是个沉稳的孩子,陵儿有勇有谋,萦儿也是娇俏可人,你看我们的孩子个个都这么好,我感谢夫人都来不及!”说着,又往景氏额头上亲一小口。

    景氏含羞,不语。

    “多少的腥风血雨,我们都走过来了。别怕,无论发生什么,我们都在一起。”李敢哄着哄着,景氏便睡着了。

    李敢看着妻子熟睡的面庞,轻叹,轻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