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中文网 > 伏妻 > 第九十九章 前夜

第九十九章 前夜

推荐阅读:夜的命名术医妃惊世妖孽狼君别乱来帝宠娇颜:皇上,求放过!兵王归来海贼王之蓝色魅影农家小辣妻摄政王的医品狂妃重生最强女帝帝君,你家夫人又爬墙了

一秒记住【都市中文网 www.dszww.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李萦净了脸面,随手拿起李陵放在一边的箭匣子,发现箭头上都有独特的标记。

    李陵看之,解释道,“每人的箭头都是不一样的,只有这样才能知道猎物是谁射中的。”

    李萦笑道,“那我到时带多几个人,都让他们带上我的箭,我也是神猎手了!”

    “你这小脑袋瓜子,净想着歪门邪道”,李陵摆出一副不屑的样子。

    李萦无所谓道,“没办法啊,打不过你们,只好用其他法子咯!”

    “明日里你就等着吧,我给你打个山猪来。”

    李萦听了不满道,“人家都是送小兔子,狐狸什么的,你怎么弄个山猪啊~”

    李陵意味深长看着李萦,“山猪才够你吃”。

    “啊啊啊!你讨厌”,李萦追打着李陵,李陵身手敏捷,左躲右闪,李萦跑得满头大汗,尽兴极了。

    李陵看妹妹跑的差不多了,停下,假装被她抓住,“好了,看你上气不接下气,还是好好歇一会。”

    李萦咯咯笑着,“明日,你可要记得要扛个山猪给我,记住了!”

    明天,就是狩猎大典,李萦期待着。

    连着在晚膳时,李萦的笑意还未褪去,李敢看着自己的女儿笑意盈盈的样子,不禁道,“怎么了,我的萦儿今日这么高兴,发生什么了,说出来也让父亲高兴高兴!”

    李萦刚用完晚膳,听到父亲这般说,很是高兴,“明日不就是狩猎大典了嘛,二哥跟我说,给我扛个山猪回来。父亲也在这里,二哥你可不能食言!”李萦“挑衅”看着李陵。

    李陵回之一个无奈的微笑,典型地皮笑肉不笑。

    李敢哈哈大笑,“猎个山猪算什么,我给你猎个狐狸,怎样,比山猪可爱多了吧!”

    李萦转着圆圆的眼睛,道,“我要活的。”

    “好,没问题”,李敢信誓旦旦拍着胸脯道。

    景氏和李部抿笑看着眼前这一幕,景氏清清嗓子,“好了,别闹了,你们今日都早些歇息吧!”看着李萦道,“我明日也要去狩猎大典,今日要好好休息,省的明日没精神见人!”

    李萦大叫一声“娘”,怎么连你也欺负我!李萦有所不知的是,能够去狩猎大会的贵妇,都是跟着自己的丈夫去的。未出阁的贵女能去,极少,都留着家中。只有相貌平平。或者家世平平的女子,会积极参与。因为皇帝一高兴,就可能乱点鸳鸯谱,赐婚。

    景氏不想让李萦在人群中扎眼,汉宣帝证明赐婚都不会赐到理由头上。

    只是他们不知道,明日此时,只留场景依旧,人非故。

    往后,每当李萦回忆起这一幕,疼恨自己为什么要活的狐狸,只要是他给的,什么都行,只要他回来。

    明日父子俩都要去狩猎,今晚也便早日休息。

    前一刻景氏还笑着给李敢更衣,下一刻景氏抚着胸口,瞬间的疼痛让她昏厥。李敢眼疾手快扶助景氏,急得眼睛发红,忙唤道,“阿绣,阿绣!”

    景氏从急剧的疼痛中缓过来,胸口起伏急促,大口呼吸,脸色苍白,紧紧握住李敢湿润而粗糙的手。原本,他的手应该是干燥而温暖,现在掌心都是热汗。“疼,我好疼……”

    素姑听见声响赶紧来看看,扶着夫人躺在床上,伺候她喝着温水,喂了她一黑一红两粒药丸,景氏才好转起来,脸上才有血色。

    李敢紧绷的神经才松些,坐在床边,深情看着自己的妻子,握着她冰凉的手,向素姑问道,“夫人这是怎么了?”

    素姑踌躇,“夫人,这是……”,被景氏打断。

    “这是最近操劳过度,我应该是累坏了”,景氏憋着一口气说完,她现在好很多了,坐起来,扶着床沿,作势要起身。

    李敢抱着坐起来的景氏,在她的耳边低语,“阿绣,你刚才把我吓坏了……”

    景氏趁机向素姑使眼色,素姑忧心忡忡退下,还帮他们把门带上。今日这般情况,已经出现四五回了,发作的时间越来越短。素姑担心,再这般下去,夫人连命都会搭上!

    景氏用力抱紧李敢,这样更能感受李敢的爱意,“对不起,把你吓着了,我发誓,不会有下次。”

    “阿绣!”

    “我在。”

    “阿绣!”

    “我在。”

    “阿绣!”

    “我在。”

    ……

    就在这样的呼唤应答中,景氏撑不住了,慢慢沉睡。

    李敢看着景氏熟睡的脸庞,轻轻地将景氏放好,盖上被子。躺在她的身侧,凝望着深爱的妻子,他突然间生出不舍。他已经和景氏在一起二十余年,不够,他还要下辈子,下下辈子,都和景氏在一起,生生世世。

    他亲吻妻子的脸颊,幸好,如论如何,他们都是在一起。

    另一头的昭阳殿,今夜,骊姬一个人在寝宫里。明日就是狩猎大典,汉宣帝宿在皇后宫里。

    没有月亮的夜里,特别的黑。骊姬枕头底下,还是那个未完工的海棠花香囊。不知怎么的,今天她特别想他,只念起他的好,他的微笑,还有他温暖的双手。骊姬的手摸着香囊,心里却想着今日儿子们说的事。

    明日,李敢也会参与狩猎大典。老成纪侯还在世的时候,李敢每年都去,每次都是数一数二。他打回的猎物,会送一些给田单,每次都会有活着的兔子。田婉很开心,每次她都把活着的兔子好好养着,直到她进宫,成了骊姬。田单都把那些生了一窝有一窝的兔子生烤,让骊姬彻底断了这个念想。

    明日,他会去。骊姬的儿子都去,两个成年的儿子,广陵王刘升,昌邑王刘时。小儿刘骜,与李萦同年。骊姬想过,如果自己的儿子迎娶李敢唯一的女儿,那她与他成了儿女亲家。两人未如愿的,让子女来完成。这样也挺好。不过,李敢不会答应,田单更不会答应。

    主子还没睡,常玉也不敢先睡。她想起今日广陵王来时的情景,对主子总有一些欲言又止。行事果断的广陵王竟然如此,怕是有什么大事。

    骊姬一夜好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