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中文网 > 伏妻 > 第一百一十二章 入怀

第一百一十二章 入怀

推荐阅读:夜的命名术医妃惊世妖孽狼君别乱来帝宠娇颜:皇上,求放过!兵王归来海贼王之蓝色魅影农家小辣妻摄政王的医品狂妃重生最强女帝帝君,你家夫人又爬墙了

一秒记住【都市中文网 www.dszww.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椒房殿里,麻姑正在准备晚膳的菜单,“皇后娘娘,您看,要不要再加一道梨炒鸡?现在天气干燥,梨子又可以润肺止咳,正适合皇上食用。”

    “按你说的办。皇上的病情可好些?”汉宣帝的咳嗽快一个月了,还没有好转,太医丞也拿不出好方子,皇后轻叹一口气。

    “据太医丞里的许太医回报,皇上病情并不严重,只是好转缓慢,皇后娘娘不必担心。”

    皇后摇摇头,“皇上病情倒是其次,我是担心阿萦!”

    “娘娘上次召见李萦小姐,她的精神已经大好,你还有什么好担心呢?”麻姑尽量打消皇后的疑虑。自从景氏过世后,皇后就紧盯着李萦小姐,生怕她会“消失”。皇后的精神也不如从前,最近经常梦见景氏。今日,奉召前来的巫祝之人给景氏唱颂后,皇后才好些。“今日,楚服不是也说了,那事,不会有差错。”楚服,巫祝之首。

    “你说,等阿萦满三个月重孝之后,我就把她接到宫里,我亲自抚养。这个主意可好?”皇后话里是毋庸置疑的,眼神有不容错识的坚定,她要将李萦紧紧掌握在手中。

    麻姑沉默片刻,“娘娘,这主意甚好。”想法虽好,但李萦不是物件,她会愿意吗?从一个牢笼到另一个牢笼。

    “自从阿绣走后,我总觉得冷清。她才陪我大半年,说走就走了。临了,我都没来得及和她说上一句话。”皇后陷入愧疚,抱歉啊,让你就这么走了,姐姐还是没能把你护好。

    “娘娘!请不要自责,请保重自己,你要想想太子和长沙王啊!”麻姑劝道,那是皇后的软肋,也是她的盔甲。

    所有的歉意在此处终结。

    “长沙王呢?他还没回来?”

    “自从一个月前他从皇上那里出去后,就带着几个贴身侍卫进入匈奴腹地。我们的探子到了阿土卢布,就失去长沙王的音信。”麻姑蹙眉,皇上,他究竟派长沙王去做什么!他就不顾惜他最钟爱的儿子的性命吗?汉宣帝把所有的宠爱都放在刘嚣身上,以致太子对胞弟疏离,朝臣都紧盯着长沙王,骊姬的孩子最逍遥自在,他们的封地,是整个大汉王朝最好的。除了不能给他们太子之位。

    皇后握紧手中的帕子,我儿子的命就不是命了吗!汉宣帝,可从来不舍得骊姬的孩子出生入死。刘集的太子之位,一直是刘嚣保下来的。如果刘嚣是个无能的,恐怕汉宣帝早就毫无顾忌废嫡立庶,他也在顾忌刘嚣。汉宣帝不断地试探,刘嚣就不断地强大。所以,刘嚣不能有弱点。

    “长沙王有勇有谋,定能平安归来!”麻姑深知皇后的无奈,皇上的无情,对皇上而言,刘嚣这个儿子是张利刃,是挡箭牌。

    椒房殿门外的小黄门高声唱和,“皇上驾到。”

    皇后打起十分精神,换上笑脸,迎接汉宣帝。

    此时的刘嚣,正在欣赏草原的落日。出门时身边只跟着两人,现在也还是那两人,傅驾和赵隐。手里多了一个项上人头,在黑匣子里。

    “爷,喝点水吧!”傅驾将半瘪的皮囊递给刘嚣,刘嚣没有接,傅驾的手执意不肯落下。

    赵隐跪下,“爷,你就喝点吧!”那是最后一点水,必须留给主子。刘嚣已经一天半没喝水了,再这样下去主子的身子会吃不消的。

    刘嚣不为所动。

    “爷!”赵隐重重磕头,“小姐还在府里!”赵隐心切,只能使出杀手锏。

    刘嚣一记震慑的眼光,伏在地上的两人垂下头。两人都是习武之人,那一刻,他们的汗毛都能感到杀意。

    刘嚣接过水囊,别在腰间。

    虽然主子没有喝,但他接下了,也是小小的胜利。

    “咻”,利箭划过刘嚣脚下,深深没入草地,匈奴来了!

    赵隐喝傅驾连忙拿起手中剑,劈开利箭,一阵阵箭雨呼啸而来,他们两人应付地吃力。

    刘嚣瞅准时机,三箭齐发,将头目射倒在地。那三只箭直直穿过头目的身体,只留下三个窟窿。头目不可置信看着自己的身体,血汩汩地流。

    擒贼先擒王,头目倒下了,士兵有些不知所措,箭雨慢下来,还杂乱无章。副将心知不妙,大声喝道,“你们究竟是何人,擅自闯入王庭,害范先生性命。只要你们放下武器,我饶你们性命。现在……”副将又一头栽在地下。

    如果听信他的话,那么刘嚣是傻子无异。刘嚣再次举起弓箭,那名副将话没说完,一箭毙命。

    今日的风,特别喧嚣,带着腥甜的气息。

    一片人倒下了,血染红了草地,就自有三人伫立在天地之间。

    真是大丰收,有马,有箭,有水。

    赵隐把他们身上的水囊都收起来,大喝特喝。刘嚣别着的半瘪的水囊被他抛在脚下,赵隐好奇,打开,里面全是细沙。

    傅驾和赵隐交换了一个眼神,不动声色把东西弄好。

    那个黑匣子放在汉宣帝案上,里面都烂了,依稀能分辨是姓范的项上人头。汉宣帝一笑,刘嚣确实是能干的。

    刘嚣悄无声息回到京城,第一时间不是回到自己的府邸,而是潜入护国侯府。

    李萦已经睡下了,屋里没有一丝灯光。

    他就站在李萦床前,自从李萦没有要人值夜后,刘嚣更是方便行事。借着月色,刘嚣发现李萦消瘦了,这个笨女人,又没有好好照料自己!在睡梦中,李萦的眉头也是紧锁的。刘嚣的手在她眉间,触碰,抚平。

    李萦轻轻皱眉,转个身。

    在草原上历经两月,刘嚣浮躁的心在看见李萦的睡颜时得到平静。希望你醒来,又害怕你醒来,刘嚣还是给李萦点了安神香。

    他躺在李萦身侧,李萦身上的热量汩汩传来,温热刘嚣冰凉的心。李萦的体温一向比刘嚣的热,刘嚣知道,李萦不知道。

    不断地向热源靠近,最后,刘嚣把李萦抱在怀中。

    这是第一次,以后会有千千万万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