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中文网 > 伏妻 > 第一百四十二章 进言

第一百四十二章 进言

推荐阅读:夜的命名术医妃惊世妖孽狼君别乱来帝宠娇颜:皇上,求放过!兵王归来海贼王之蓝色魅影农家小辣妻摄政王的医品狂妃重生最强女帝帝君,你家夫人又爬墙了

一秒记住【都市中文网 www.dszww.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刘嚣回到长安的第二日,便进宫面见汉宣帝和皇后。

    汉宣帝看见大半年没见着的儿子,心里一阵宽慰,露出最近难得的笑意,“南越王的那些事辛苦你了,你回去好生休养,好好过个年。”

    “这是儿臣应该做的。”刘嚣客套道,“父皇劳苦,该多保重身体。”

    汉宣帝的愁苦在于骊姬,这三年来,骊姬的身子一日不如一日。最近两月已经是卧床休养,执意不愿见自己。他向刘嚣吐露心声,“骊姬病重,朕十分忧心。”太医无能,骊姬的病只能听天由命。汉宣帝已经换了好几批太医,仍不见效果。

    “骊姬娘娘福人自有天佑,定能逢凶化吉,病情会慢慢好起来的。”刘嚣宽慰,皇后与骊姬争斗多年,骊姬一直占上风,何不是汉宣帝在撑腰!刘嚣对骊姬的态度,不言自明。

    但今日的汉宣帝像着了魔似的,执意说着骊姬的事,可能是心中无处发泄,“朕连巫医都找了,那些巫医竟敢妄言,说要用逆女之血才能保住性命。逆女之血可以延年益寿,医治百病。可谁是逆女,她们又哑口无言。只说逆女是逆天而行的产物,千年难逢。”汉宣帝扶着头叹息,“朕差点就信了!”恨不得,这是真的。

    逆女?刘嚣心里一紧,莫名想起李萦。景氏就是楚地有名的巫医世家,李萦的生身母亲景绣为何要取李萦的血,他不知道。但是,皇后要取李萦的血并拿去做什么,他是知道的。三年前,李萦及笈的时候,太子妃怀孕一月有余。皇后把血放到太子妃的安胎药里,太子妃的胎保住五月有余。李萦却昏昏沉沉身子不适一月,后来她就逃了。

    刘嚣眼珠子一转,向汉宣帝进言,“父皇,儿臣游历南越之地,听说他们有一种法子能让病重之人好转。”

    “快说!”汉宣帝急切道,只要涉及骊姬,他就有失分寸。

    “南越之地流传一种说法,久病不愈的病人可以用喜事来冲掉不好的病气,就是冲喜。”刘嚣眼帘低垂,令人看不清他的神色。

    汉宣帝默默念叨,“冲喜?”这个他倒是有耳闻。用办理喜事的方式让骊姬高兴,这个,可行。

    这时,汉宣帝的贴身太监前来与汉宣帝低语一番。

    刘嚣见状,“儿臣先行告退”。

    汉宣帝道,“嗯。对了,你有时间就好好去陪陪你母后。”他提起皇后,以示对皇后的关心。皇后,有个好儿子。

    “是,儿臣明白。”刘嚣退出大殿。

    等刘嚣退下后,汉宣帝对贴身太监道,“你,去太医处问问冲喜之事。还有,将淮南王进奉三仗高的红珊瑚一对赏给长沙王,还加上绫罗绸缎珠宝首饰之类的。”

    “是,臣遵旨。”贴身太监应答,“皇上,那留侯之事?”

    汉宣帝冷冷道,“放一边。”

    按规矩,刘嚣面见完汉宣帝后,来到王太后的长乐宫。

    一进长乐宫的大门,英孚默默为他引路,“长沙王,您可来了,太后娘娘总是念叨着你。这年关将近,终于把你给盼来咯!”话里,全是打趣。昨日王凤小姐听见长沙王刘嚣回来的消息,今日一大早就赶到长乐宫。“您这一路,辛苦了。”

    刘嚣是傍晚进城,汉宣帝许他第二日进宫。“默默,有劳您带路了。”这一路刘嚣熟悉的很,小时候,他基本在王太后身边度过,英孚默默就在一旁看护。“这是我从南越寻来治腿疼的膏药,您收下吧!”刘嚣从袖子里拿出一罐膏药,递给英孚默默,“用完觉得有效,你再跟我说。”

    “多谢殿下”,英孚默默话中带着哽噎。长沙王刘嚣自七岁起便不常在长乐宫,对待自己还是这般有心。想起王凤的眼神,英孚默默看四下无人,便悄悄提醒刘嚣道,“殿下,你可知道自太子妃小产之后,太后便常常召唤王凤小姐进宫。也真是巧合,每次都会遇见太子给太后娘娘请安。”王凤遇见多了,便不愿进宫,太后的诏令她总是借口称病不来。后来,太后也随她了。

    刘嚣自然知道这桩事,王太后的想法,很有趣。“多谢默默。”

    等到了太液池,刘嚣远远就看见王凤乖巧依偎在王太后身边,搀扶着她。王凤向来不爱走动,难为她愿意出来陪太后四处转转晒太阳。刘嚣又想起今日早晨出门时,李萦在院子里沐浴在阳光下,跟他道声早安。

    岁月静好,现世安稳。又或者,美人乡是英雄冢。

    刘嚣来到王太后跟前,规规矩矩行大礼。

    “我的嚣儿呀,祖母都大半年没见着你了,你又长高了!”王太后欢喜说道,“我可要跟你父皇说说,不要老是把你派到这么远的地方去,祖母我看的怪心疼的!”她对儿子的做法很不满意,也在他面前唠叨好几回。但汉宣帝只是哄着老母亲,总是说快回来了。

    “祖母,您老不要担心我,我好着呢!你想见我,你就给我信,我立刻策马奔腾回来,无论多远。”刘嚣劝慰道。

    王太后乐开花,“我的孙儿净哄我高兴,你啊,油嘴滑舌,都不知道跟谁学的。”想到太子又感叹,如果宽厚的太子能有刘嚣一半就好了。“来,凤儿,你方才有没有跟你嚣哥哥行礼啊?”

    王凤嘟起嘴道,“刚刚我已经行过礼了,刘嚣哥哥眼里只有太后您,都没看我几眼呢!”

    “你这小丫头片子,吃起我的醋来了!”王太后刮着王凤的鼻子,“人小鬼大!”

    王凤嘟喃道,“哪还小!明年都十五了”,十五及笈,女子成年嫁人,生儿育女。

    王太后没听清,可不包括刘嚣。从小王凤就喜欢招惹刘嚣,刘嚣给了几次厉害王凤,王凤就不敢招惹他,反而小心翼翼粘着他。刘嚣一个不痛快的眼神杀过,王凤就乖乖起来。如果李萦这般乖巧,刘嚣就不用绞尽脑汁了。

    王凤的心思,刘嚣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