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中文网 > 超级修真弃少 > 第二千八百六十四章 斗琴

第二千八百六十四章 斗琴

推荐阅读:深空彼岸弃宇宙最强战神龙王殿财运天降花娇飞剑问道好想住你隔壁妖夏总裁爹地,妈咪9块9!

一秒记住【都市中文网 www.dszww.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二千八百六十四章 斗琴

    “听声音,说话的这位似乎也是个姑娘,敢问姑娘有何等本事,才敢对雪依姑娘的琴艺指指点点呢?”

    许多人都对这发起质疑声音的女子开始了口诛笔伐。

    苏白亦是朝着声音传来的方向看去,哪里被一座小型的神阵覆盖着,无法看清发声之人到底是谁。

    听到这周围响起的许多声讨声音,那女子再度开口轻笑道:“听诸位的意思,若是本姑娘的琴艺不如这位雪依姑娘,就没有评价的资格了?”

    一位着着紫金长衫的男子扬手道:“自是如此!若你的琴艺都比不上雪依姑娘,有什么评价的资本?”

    “不过以雪依姑娘的琴道造诣,这世间又有几人可以与之媲美,甚至是超越呢?”

    许多目光都汇聚在那覆盖着小型神阵的雅间之上,觉得此人根本就是在刻意挑事。

    雅间内再度发出轻笑的声音,“小女不才,倒是可以一试。”

    “白帝楼主,本姑娘与你作赌如何?”

    声音落下,引得许多人露出惊愕之色,这口出狂言的女子,竟然直接喊话白帝楼主?!

    虽然白帝楼主消费先祖的做法为许多人所不齿,但其实力却从未遭受过任何的质疑,半步至尊之下,绝对属于顶尖的存在。

    随着女子声音落下不久,空间内一阵涟漪波动,一道穿着白衣的儒雅身影自空间裂缝之中走出,负手而立,身上没有任何的气息波动,但却有一种不怒自威的气势,目光也是朝着那一间雅间望去。

    “姑娘想与本楼主赌些什么?”

    白帝楼主的声音显得很温和。

    女子得意地笑了一声,“赌白帝前辈的一道遗骨,若我的琴艺能够胜过雪依姑娘,楼主便输给我白底前辈的唯一遗骨,若我的琴艺败了,便输给搂住镇魔剑如何?!”

    话音落下,一道凌冽的剑光闪耀而出,随即响起的还有一道长剑铮鸣的声音。

    剑光之耀眼,让许多人都难以睁开双眼。

    当他们再度睁开眼睛的时候,已经有一柄古朴的黑色长剑插在地面之上,入地半寸有余,整柄长剑之上都蕴含着滔天的魔气,如同随时都能将周围的人都给吞噬一般!

    而且,这还是在有着禁制压制的情况之下,否则这些魔气还会更加的惊人。

    这柄长剑所散发的魔气,使得舞台内的许多人都不断倒退,唯有那名为雪依的女子与白帝楼主并未后退,但二人的脸上也浮现出极度震撼之色,盯着那一柄魔气浩荡的长剑。

    同时,神色震撼的还有苏白。

    “这……这是镇魔剑?难道这真是命运的纠缠?”苏白心中十分的震撼。

    他在摇光宇宙的时候,正是镇魔剑丢失的时候。

    如今他来到帝洛奇荒的白帝古域,镇魔剑竟然现身于此处!?

    所以说,那位站在雅间中的存在,便是窃走镇魔剑之人!?

    苏白定睛盯着那插在舞台之上的镇魔剑,虽名为镇魔剑,但却魔气滔天,剑身之上有着一层层仿若神环般的禁制都难以压制住其中的魔气,仿佛要撕裂禁制而出,让许多人都生出了深深的忌惮之心。

    对于像苏白这般知晓镇魔剑来历之人,所带来的震撼还要更加巨大。

    除此之外,这镇魔剑上的气息,还给苏白一种莫名的羁绊之感,这种感觉由何而来,难以判断。

    只是苏白不清楚,此人将镇魔剑从北斗七域之中窃走来到此处,到底是为了什么?

    苏白盯向那白帝楼主。

    或许,很快就会有答案。

    他无意之中,竟是又陷入旋涡之内。

    雅间内,再度响起那位女子仿若空谷幽兰般的声音,“如何,白帝楼主可敢赌上一场?”

    女子的声音,似乎对自己十分的自信。

    白帝楼主咽了咽口水,收敛了几分眼底的震撼,随即嘴角微扬,说道:“阁下倒是好大的胆子,竟敢将镇魔剑都给弄走,不怕惹火上身吗?”

    雅间之内,声音再起。

    “呵呵,我自有我的依仗,今日便只问一句,白帝楼主,敢不敢赌?”

    话音落下,白帝楼主的眼神中闪过一道精芒,“赌了。”

    “雪依,抚一曲你最拿手的无疆。”白帝楼主的目光望向雪依姑娘。

    闻言,雪依轻轻点头,场中一些恢复镇定之人亦是发出了饶有兴致的声音。

    “没想到,今日竟然有幸可以听到雪依姑娘的无疆绝唱!”

    “百年之前,我也曾得幸听过一次,当时便奉为圭臬,此后一切琴曲,皆无法与之相比,也是养刁了我这双耳朵,没想到今日倒是能再听上一次,也算没有白来此遭!”

    “无疆一出,这世间还有什么琴曲可以与之比较?”

    ……

    听到场内响起的这些声音,饶是以苏白也被勾起了浓厚的兴趣。

    得是什么样的琴曲,才对得起这般高的评价?

    苏白摸着下巴,朝那手抚长琴,面带轻纱的身影看去。

    雪依姑娘将纤纤素手放在琴弦之上,周遭顿时寂静下来,所有人皆不出声,唯恐打乱了气氛,随即琴声响起,没有丝毫的突兀,悠悠而来。

    起初,琴声宛若溪流,平静而和缓,于静中呈现一副祥和的画面,似乎是烟火人间,一位少年与青梅竹马在河畔互诉情话。

    苏白抱肘而立,细细品鉴着。

    雪依姑娘的琴技倒是绝佳,每一个音符都恰到好处,给人一种无法再更该进一步的感觉。

    许多人都沉浸其中,仿佛勾起一些故去的回忆。

    然就在众人为之沉醉的时候,琴音开始升起波澜。

    音调骤然升高,起初显得突兀,但后来伴随着一副金戈铁马踏破山河的画面在众人脑海中浮现而出,却才发觉这一点儿都不突兀。

    战事起,便是这般突然,不会有太多的前兆。

    随着琴音的波澜,少年也再不能与心爱之人过着无忧的生活,提剑上了战场,此后便是戎马半生,琴音时高时低,错落无秩,但却生灵活现地展现出一场场惊心动魄的战事,少年九死一生……